吻痕_御书屋

      熊谣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午后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眼皮颤抖的睁开,突如其来强烈的光线,急忙闭上眼睛。
    缓和片刻,她身上尽是酸疼不像话,试图想要动一下身子,大腿根疼的让她眼泪流了出来。
    好酸,根本不能动,好难受啊。
    房间里已经没人了,只有她一个人躺在床上,放眼看去,小小的房间里周围被收拾的很整齐,走了一个月积累的灰尘,明显有被打扫的痕迹。
    她忍着强烈的酸痛起身,拉开被子,看到自己胸前有些红色的吻印,难以置信,大腿上也全都是,裸露的胳膊,平坦的腹前,白嫩的皮肤上几乎到处都是他留下来的吻痕。
    “变态!”
    熊谣快气哭了,裹着被子蜷缩,她又不是他的私有物,凭什么这么做!这明明是她自己的身体。
    好一会儿,难受的情绪才有了缓和,她穿好衣服,跌跌撞撞的下床去卫生间,酸疼的腿发颤,差点没跪在地上。
    看着镜子,脖子上密密麻麻的吻痕,红色的痕迹遍布,她瞪大了眼睛,纤细的手指滑过那些痕迹,都能感觉的到一阵刺痛。
    呜……为什么这么对她!
    吻痕遍布的好吓人,她一秒钟都不想再多看,翻箱倒柜的找着药膏,几乎把自己全身都涂了一遍,一边抹着,嘴里边小声嘀咕。
    “变态变态,我恨死你了!为什么要吸吻痕,为什么啊呜!”
    身子被玷污了,仿佛全身上下都不是她自己的。
    放下药膏,看到茶几上放了一个银色的U盘,她一愣。
    谁的?她没有这种东西。
    拿起来仔细的看着,没找到任何标志,那就只会是他的。
    桌子上的手机响了,是那个变态打过来的。
    她撅着嘴巴,咽不下这一口气,接了下来。
    “熊熊,你醒了吗?”
    声音有些慌张,让她一时间把情绪给放平了。
    “什么事。”
    “我收拾东西的时候把U盘落在你那了,今天有节课很重要,资料在U盘里面,我来不及过去拿,要麻烦你送过来了。”
    “是银色的U盘吗?”
    “对,就是那个,你能起来走路吗?不行的话……”
    “我能!”她红了脸,又气又羞“你把地址给我,我给你送过去。”
    立即挂断了电话,不给他一丝再说话的机会。
    泷市大学,熟悉的学校,如果没出意外,她也会在这所大学里毕业。
    熊谣下了出租车,冬天的风刮在脸上很疼,她裹得很厚,特意勒了一个厚重的围巾,把自己身上的皮肤都遮盖的严严实实。
    校园大门口十分气派,还挂着寒假回校欢迎学生的横批,许多学生来来往往的走过,围巾围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水灵灵的圆眼观察着四周,走到里面看着指示牌,找着数学系。
    绕了一大圈,她看着时间一边着急,问了好几个学生,才终于找到了对应的教学楼,大腿酸疼的发颤,还是咬着牙拼命上楼跑。
    到了二楼,她往左拐,便从窗户里看到坐满学生的阶梯教室,吓了一大跳。
    她上学那会只见过开学典礼和毕业典礼能把位置坐满的,没见过听课都这么多人,没一个空位。
    直到看见讲台上站着的男人,白衫黑裤,长腿笔直,袖子卷到腕处露着结实的小臂,撑着课桌看着桌子上的电脑,眉间紧促,额前碎发下那双深情的柳叶眼情绪不明,引人遐想。
    不用想,他一定是没了U盘在发愁。
    原来不是听课,是来看帅哥的。
    熊谣低头弯腰,做贼一样的走到前门,把自己半张脸蒙起来,伸出小手拍了拍铁门。
    哐当的几声,成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全部的目光朝她看去,纪承瞧见她把自己裹成了熊一样蜷缩在哪里,胆小如鼠,偏偏有点傻,顿时就笑了。
    迈着长腿大步走出去,熊谣尴尬的收回手,把U盘扔在地上,二话不说的往远处跑,纪承捡起东西,三两步的就追上了她。
    “跑什么?腿不疼了?”
    她捂着脸通红的脸想要挣脱他,“你你先上课!教室好多学生,我不要在这里待着!”
    他嗯了一声,知道她脸皮薄,“吃饭没?”
    “没…”
    “那去隔壁教室等我一个小时,等下一起去吃,乖。”
    一个小时……她不如自己去吃。
    “知,知道了,松手!”
    得到命令的人松开爪子,她头也不回的往隔壁空荡的教室跑。
    熊谣坐到凳子上捂住自己发烫的脸,低着头想钻进地里。
    她拿着冰凉的手机啪在脸上想要降下温度,结果手机的振动把她吓了一大跳。
    是园长打来的电话,问她什么时候来上课。
    “我,我请的是年假,最近不会去上课了。”
    “年都已经过完了还有什么年假啊!熊老师,你不能为了自己一己私利这么任性啊,学生们还等着你回家教呢,那不然这样,我再给你加一倍的工资,明天来行不行?”
    熊谣皱着眉头,“园长,你答应过我的事做到了吗?除非你让副园长走,不然我不会去。”
    “你也知道我是个园长,那你觉得,是你一个老师的官大,还是副园长的官大?我会让他走吗?”
    “那既然这样,我辞职。”
    “熊老师你别给我开玩笑了!我们现在特殊教育学校多不景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走了这些孩子谁来教?”
    “一年能招聘到的老师不超过十个,我工资都已经开的这么高了,你还不满意吗?你这是张大血口吃人啊!你就舍得扔下这些孩子?”
    熊谣眼睛一红,吸了吸鼻子,满腔委屈,成功说到了她的心坎里。
    她咬着牙,“再有下次,我报警。”
    “行行,这你说了算,那就明天回来上课,说好了啊。”
    威胁的话都说的那么软,能起到什么作用。
    马园长扔下手机,指着面前的人,恨气道,“你啊你!别再给我折腾了,我好不容易招过来的人,都让你给我弄没了!”
    对面站着一个大腹便便秃顶的男人,搓着手笑着赔不是,“你放心,我收敛点就是了,大不了我给她开两倍工资,这工资从我这给她扣!”
    园长看了他一眼,哼声一笑,“这可是你说的啊。”
    “啊是是,我说的我说的。”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