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境_御书屋

      因为学校举办画展的事情,把他的课往后调了几天,专心在办公室处理教学方案,敲打着键盘的手指越来越跟不上想象的速度。
    不久,他皱起了眉头,烦躁的往后一靠。
    几个教授进来跟他总结教学方案,看他一直心不在焉的。
    “纪教授今天中午没吃午饭吗?”
    “没。”
    有气无力地应着,思绪早就不知道飞哪去了。
    金教授摸着下巴,“我听办公室的老师说,纪教授的女朋友是从事特殊教育吧?”
    关于熊谣的话题,他的思绪猛地回神,眼神逐渐有了聚焦,嗯了一声,点开黑屏的电脑,“刚才说到哪了?”
    金教授笑了笑。
    “那从事特殊教育的话,我记得泷市好像只有郊区儿童福利院旁边那里的学校。”
    “嗯,怎么了?”纪承抬眸看着他,见他一副犯难。
    “我好像想到了点什么,怎么就是记不起来呢。”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索性头疼的不想了。
    “算了算了,想起来再跟你说吧,不过我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他本来就不愉快的心情,变得更加烦躁。
    熊谣吃午饭的时候,跟几个老师扎堆坐,她的吃饭速度很慢,总是细嚼慢咽,可因为是在学校也不得不加快速度吃饭,她总觉得自己一个人吃饭会不安。
    对面的老师频频扭头往后看,对她说了一声。
    “熊老师,那个潘富友是不是最近一直缠着你啊?我怎么感觉,他老是在盯着你?以前可从来不到食堂吃饭。”
    旁边坐着一个年轻的男老师嚼着馒头,嗯嗯了两声,“我也发现了,熊老师你小心点,他可是有过前科的,就你一个手语老师在教室里,我们也不能帮到你,多注意一下。”
    熊谣咬着勺子点头。
    上课的时候,她站在讲台上用手语和口型教着孩子们,眼睛瞥着窗户,就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潘富友。
    眼睛不怀好意的朝这边盯过来,对上她的视线后,还大大方方地裂出了一个笑容,肥腻腻的感觉,让她十分作恶。
    下课,她拿着水杯出去接水,便迎面在走廊上遇到了他。
    “熊老师,讲课讲的不错啊!多亏了有你,那些孩子才能受到教育啊!”
    “你想做什么?”她攥紧了手中的杯子,发誓如果他再敢上前一步,就把杯子里的热水直接泼到他身上。
    熊瑶从来没像现在一样这么坚定过。
    潘富友笑得贼兮兮,眼睛看到她脖子上的痕迹,呦呵了一声。
    “这是你男朋友弄出来的吧?上次我也看到你男朋友来接你了,开的那么好的车,是租来的还是暴发户啊?现在的小女孩啊,很容易被骗的,特别是你这种单纯又可爱的。”
    她皱着眉头,已经准备把热水泼到他身上了。
    “熊老师!”
    身后跑过来一个男老师,对她笑了笑,“有点事想问你,能方便过来一下吗?”
    他又看了一眼潘富友,“副园长还有什么事吗?”
    “哦,没事没事,你们有什么事你们聊,我就过来巡逻一下。”
    估计是心虚,双手背在身后,转身便走了,熊谣对他点头道谢。
    “不用客气,还是多加注意一些,毕竟熊老师你长的有点孩子气的可爱,看起来比较容易欺负,他就越是特寸进尺。”
    一周放学以来,纪承每天都会准时在校门口等,她也是每次第一个冲出学校门口的人。
    等了一周,发现了两次那个肥胖的男人往学校门口看,他情绪也越来越逐渐不耐烦,再发现一次,绝对不会让他好过。
    周六的画展,纪承早上送她到学校,大学的导师催促着让他来帮一下忙,人手不够。
    “有什么事直接给我打电话,11点我就过来,直接进去找你。”
    她惊讶的唉了一声,“为什么直接进来找我?”
    “不放心。”
    他只要想起那个恶心的男人,就恨得直接把他给弄死,感偷窥他的东西,活腻了!
    眉头就没松懈下来过,几个导师看他沉着脸,避之不及,谁也没先敢跟他搭上话。
    他弯腰在桌子上整理着横幅,钉子咔咔的往木板上钉去,锤子每一下落的速度都是他在发泄心情。
    “那个,纪教授啊,要不这些我们来做吧,大门口那边好多学生过来帮忙了,你要是接女朋友的话,你先去?”
    他怕待会儿这横幅直接被他给锤烂,可没时间再去买别的了。
    他扔下锤子,闷气的深呼吸一声。
    “那行,先交给你了,我等一下就回来。”
    还没走出办公室,门突然被打开,他反应及时地往后退了一步,才没让那门撞在自己脸上。
    进来的人是金教授,手里攥着手机,火急火燎,看到他后急忙说道。
    “我想起来了,上次跟你说的事情!那个特殊教育机构有个副园长,是个暴发户,多家媒体举报他恋童癖,被抓去询问了好几次,就是没找到证据,又放出来了,看,我刚找到这个新闻。”
    他眉头拧紧的快拧死一只苍蝇了,拿过他手中的手机,看着上面的照片,过于肥胖臃肿的男人,油光满面,恶心极了,正是他看到虎视眈眈,盯着自己东西的人。
    他把手机扔给了他,二话不说的冲了出去,金教授急忙侧身让路,举起双手吓了一大跳。
    门口几个路过的老师抬手跟他打招呼,却见他黑如煤炭的脸色,吓的呲牙。
    坐上车拿出手机给熊谣打电话,那边接通了。
    “怎么了?”
    是她熟悉的声音,松了半口气,不可拒绝的命令道,“你现在走出学校门口等我,我马上就过去!”
    “啊?可是现在才十点半啊,我还在教课呢。”
    “现在给我快点马上出去!你在教室,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熊谣转头看着,面前只有一张小桌子,两三个孩子坐在那里搭积木。
    转过头,却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窗外站着的人,秃顶的油光满面反亮着太阳光,冲着她一笑,脸颊上的肥肉拧到一块,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
    她心生不妙,往后推了一步,抓紧桌子的边缘。
    “纪承……你,快一点,快点过来。”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