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淫_御书屋

      “呜精液……射进去了,进去了,不要,出去啊!”
    她满脸泪水哭的好可怜,纪承怎么能放过她,将所有精液内射堵了进去。
    “射进去不好吗?这样熊熊就能怀上我的孩子了,我们结婚,选个时间宝贝,明天就想跟你结婚。”
    她抽噎的哭着,被他抱在了怀里,双腿分开垂在他腰侧,两个人的下身还紧紧相连,毫无力气可以反抗,简直像被他当成玩具一样。
    哭的厉害,上气不接下气,纪承叹了口气,抱着她去了卫生间,清理着她下身。
    “再哭眼睛就要肿了,别哭了,听话。”
    他的手指掏进去将精液抠挖出来,熊谣抱住他的脖子,半躺在他的双腿上,分开大腿任由他折腾。
    清理完后,他抱着去了卧室,陌生的环境让她极其不安,熊谣抓住他的手指,哭哭啼啼道,“不,不要把我,呜关起来,不要。”
    “熊熊这么可爱,我怎么舍得让别人看到呢。”
    她哭的更大声了,“不要把我绑起来,我不要一个人在这里,呜啊。”
    男人勾着嘴角笑了,俯下身子抱住她柔软的身体。
    “好,不绑你了,安心睡吧。”
    她闭上眼睛都在抽噎,纪承躺到她身边,好不容易才把她给哄睡,握住柔软的腰肢,紧紧贴上自己身子。
    细嫩的手腕上有个玉镯,拇指摩擦着柔软的手背,抬起来放在嘴边亲吻,眼中的光芒锋利而灼热,凝望着那张哭软软的脸,真可爱。
    睡醒过来,大腿酸痛,熊谣转头看着窗外,却发现自己这一侧的床头有一捧玫瑰,火红的颜色烧灼一样热烈,清香味顿时漫入鼻腔。
    身边没了人,她撑起胳膊,头发散落在瘦小的肩膀上,冲着门口沙哑的声音叫喊着他的名字。
    不过一会儿,脚步声急促的走来,门开了。
    熊谣撅起小嘴,惹的他一阵心痒,过去将她抱了起来。
    “以为我走了?”
    她趴在他肩膀上不语。
    她以为就剩她一个人了,害怕又孤独。
    “玫瑰喜欢吗?”他问道。
    “为什么给我玫瑰?”
    “我以为你会喜欢,毕竟昨天你问过我。”
    她只是随口问了一句他家里枯萎的玫瑰而已。
    熊谣窝在他怀里点头,“喜欢。”
    “那今天熊熊能不能跟我去领个证呢?”
    突然不吭声,纪承握住了她的手,熊谣不敢睁开眼睛,趴在她的怀里就装作没听到。
    指尖上突然传来冰凉的硬物,缓缓的推入指缝中。
    她发觉了不对劲,急忙睁开眼睛低头,看到自己手指带上的钻戒,晶体的钻体闪着璀璨,吓得想将手指缩回来。
    “我不要!”
    突然动作顿住,纪承拧起了眉,凝目注视着她,语气明显不悦。
    “不要?”
    “熊熊,你在逼我生气吗?”
    熊谣咬住下唇,咬到苍白。
    “纪承……我还没准备好,我没有想好,能不能给我点时间,拜托…”
    “你不需要想,乖乖听我的话就够了,要是你敢把戒指摘下来,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她好像完全是被逼着来,纪承掐住她的下巴,吻上她,狂妄的扫荡着她的口腔,令人窒息的吻,压抑的无法呼吸,带着暴戾的狠劲,将她舌头亲吻的麻木,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流,滴落在被子上。
    男人沙哑的在她耳边呼吸,带着警告,“我给你的,就不准说不要,我不管你在担心什么,你都是我的人,除了我谁都不能指染,你只能嫁给我,不需要时间去思考,因为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我。”
    委屈的眼泪流了出来,被掐着下巴抬起头,带着戾气的眼神直视的逼近她,亲红的唇,娇滴滴快要流血,他痴迷的表情带着近乎的病态,问她。
    “熊熊,你爱我吗?”
    眨了眨眼睛,蓄满的泪水涌了出来,染湿浓密纤长的睫毛,张开口就要说话。
    “嘘。”
    他制止,浓密的剑眉稍稍上挑,皮肤有着过分的白皙,笑容带上警告。
    “说不爱的话,可是会把你这张嘴巴缝起来哦。”
    “呜……”
    熊谣被吓哭了,气息不稳的上下抽噎起来,哭声越来越大,眼泪滴答滴答往下掉。
    纪承哑笑,用外套裹着她裸体的身子抱起来往外走。
    “大清早上的哭可不是个好习惯,乖一点先吃饭,熊熊想要什么,我给熊熊买好不好啊?”
    “我要回家,回家呜。”
    “熊熊又在惹我生气了呢。”他眯着眼笑,低头看着她,“想在早上来个白日宣淫吗?”
    哭声刹那间戛然而止,她把头埋在了他怀中,拼命的咬住自己下唇,眼泪淋湿他的灰色毛衣。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