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欲_御书屋

      他的性欲很强,两个人同居来,几乎每天都要,说了拒绝,可没有一次把她的话听进耳朵里,要么是哄骗着她来,要么就是直接压在床上,拿住领带把她的手绑起来。
    身下的哭成泪人求他不要,纪承温柔的抚摸着她身体,一边安慰着让她舒服。
    高潮她是很舒服,可每次的插入抽插都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崩溃,第二天早上醒来总是大腿疼得打颤。
    有时候他需要工作,看她不停恳求的可怜,会大发慈悲的放她一马,或者就让她用嘴帮他。
    精液每次射在她那张清纯软嫩的脸蛋上,总有一种强奸未成年的罪恶感,伸出小舌给他舔干净,擦完脸可怜兮兮的趴在他怀里嘟囔着嘴巴酸。
    叫他怎么不爱。
    纪承去上课,熊谣会在他的书架上拿一本看不懂的数学论题去研究,几乎每本书上都有他的标注,偶尔在最后一页看到上面写着一段废话,那是她的名字。
    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书了,很多都是,自然流畅的写下熊谣两个字,好像是无聊发的牢骚,又像控制不住的思念。
    她悄悄的把书放回原位,装作从来没有发现过这个小秘密。
    担心她在家里憋的难受,随口问了一句,“熊熊明天想跟我去学校吗?”
    “想。”
    脱口而出的回答,她眼神都兴奋的发光,想出门总担心他会生气,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她怎么会放过。
    一次新奇的体验,大清早跟着他来到办公室,一些老师拿着早饭匆匆进来,抱怨着昨天的教课和几个扣学分的学生,给他说尽好话的想把学分补回来。
    几个老师正聊的火热,便看到一个纪教授位置上竟然坐个小姑娘,眨着双眼也在看他们,皆是愣了一下,熊谣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
    纪承从食堂里买了早餐回来,就看他办公桌前围着不少人,八卦是不分年龄段的,特别是他们这些工作枯燥的教师。
    “唉,纪教授回来了啊!今天来这么早,怎么把女朋友一个人丢在这里啊。”
    “去买了早饭。”他将红豆馅的包子和豆浆放到办公桌上,“在聊什么?”
    熊谣打开豆浆便喝了起来,眯着眼笑的很开心。
    “在聊你平时在学校都是什么样子。”
    一旁的年龄偏大的女导师便开始跟她讲,“冷冰冰的啊,几个学生求着别扣学分,纪教授当着他们的面都扣上了,过个平安节办公桌上堆满了苹果,他一口都不尝。”
    “哈哈哈对,要不是我们替他吃了,那苹果都得放的腐烂招苍蝇再扔了。”
    从没听过的一面,她听得津津乐道,知道了他从不带研究生,只有一些其他教授拜托他,才会勉为其难的去帮他们辅导一下。
    熊谣也很好奇,问起他这个问题,他说麻烦。
    上午有他的一节课,等他走后,那个金教授坐着椅子滑到她面前分享八卦。
    “纪教授之所以不带研究生,是因为之前带过两个学生,一男一女,听说那位女学员喜欢纪教授,处处动手脚,男学员比较爱惹事,给他闯了不少祸,所以这两个人最后都被开除了,他就再也没带过。”
    “哦,原来如此。”熊谣恍然大悟的点头。
    金教授看到了她手指上的戒指,挑了挑眉,恍然一笑。
    下午他还有两节课,熊谣混进教室当了一次学生,看他教课时一本正经的样子,黑色大衣格外斯文败类,不言苟笑,耳边挂着麦,磁性声音传入到各个角落。
    说起来有些枯燥,她听不懂,撑着下巴发呆的盯着他,一举一动都像慢动作似的在眼前重放,脑海竟想到他在她耳边,满脸性欲,低声粗喘着叫着她名字的模样。
    殊不知,讲台上的人也被她盯的很难受,抬头就能看到那双水灵灵的圆眼,眼睛都不眨的看着他,知道她是在发呆,可他讲课的声音都变得沙哑,不停的拿着茶杯喝水,平复下自己急躁的内心。
    为什么带她来学校,没事找事给自己找罪受。
    看他们要走了,金教授及时叫住,从抽屉里拿出来一瓶不知名的洋酒递给纪承。
    “什么东西?”
    “上次你帮我辅导几个学生的礼物!就当作给你们的喜酒,回去先尝尝啊,记得一定不要喝太多!”
    他笑的不怀好意,金教授家里有个酒厂生意,时不时的带酒给他们分享,纪承到没想太多,脱口而出的拒绝,他直接就把酒塞给了一旁的熊谣,转身就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熊谣抱住酒吓了大跳,抬头看了一眼纪承,他叹了口气。
    “算了,拿着吧。”
    那酒瓶是个紫色的瓶子,淡紫色的很有情调,标志上有个爱心穿过箭的图标,好像是俄语,她也看不懂,不过至少颜色很让满意她就是了。
    她太好奇了,问他可不可以打开。
    “我记得你酒量不好。”
    “唔就想尝尝。”
    他斜视看了她一眼,嘴角勾笑,“回家再尝。”
    可她在车上就忍不住把酒瓶拧开,里面飘出来淡淡的葡萄味。
    “葡萄酒唉,闻起来好甜。”
    纪承修长的手指敲着方向盘,琢磨着什么。
    一般闻起来很甜的酒,都不是什么好酒。
    他在厨房做饭,趁他不注意,熊谣盘腿坐在沙发上,抱住酒瓶就咕咚喝了一口,香味实在是太诱人了,她口水都快流了下来,可喝下去的第一口,嗓子直接燃烧,火辣辣的痛!
    急忙放下酒瓶去喝水,厕所漱口了好几遍,不停的咳嗽。
    听到声音的男人急忙放下手中的菜跑过去,“怎么了?”
    熊谣趴在水槽边缘呜咽起来,“那个酒有毒,嗓子好痛,我会不会要死掉了。”
    “过来我看看!”
    他走进浴室,熊谣站直身体转头,头晕目眩双腿猛地弯曲下,纪承眼疾手快搂住她柔软的腰肢。
    “怎么回事?”
    他语气也有些着急了,捏住她的下巴抬头,看到她脸颊突然爆红了起来,柔软的红唇轻启,气喘吁吁的呼吸起来,心跳有些不稳。
    她清楚的觉得自己没醉,可不知道为什么脑袋好晕,身体也变得不协调,见他如狼似虎的眼神,顿时一激灵。
    “不,不!你别动我,我没醉,我想喝水,别动我!”
    纪承突然一笑。
    “我不动你,可你自己好像没办法走路。”
    “我能!你放开我!”
    她软着一张脸闷吼,气喘吁吁的推开他,力气竟然有些大,纪承还是松开了她。
    熊谣推开他就要走出去,扶着墙跌跌撞撞,歪七八扭着身子要去客厅。
    他还没跟上,便听到外面咚的一声。
    “熊谣!”
    突然看到她脑袋着地,双手双脚张开,整个人趴在冰凉的地板上,舒服的笑了起来,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着急的把她从地上抱起来,看她额头有没有事,除了有些红外松了口气,把她抱去了卧室的床上。
    他还没那个如狼似渴到,趁着她醉酒强上,重新拐回去做饭。
    不过做到一半,便看到她从卧室出来,撑着墙壁在那里傻兮兮的冲他笑着,呆萌呆萌的眨着眼睛,嘻嘻嘻的呲牙咧嘴。
    就知道没这么简单了。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