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之下(大修改重写版)

      江理的表情并无异样。
    只是简单寒暄了一会,Ryan便被长辈寻了回去。
    他们匆匆挂断电话。
    陈宁并未多想,随口问她:“谁啊?”
    “一个学生。”
    “外国学生吗,我听着还是个英文名嘞,”她妈似是自言自语,不经意间流露出自豪,“也是,像你们这种好学校,是该有很多国际学生……”
    “欸,晨安的女朋友还是S大研究生呢,是叫,叫……清悦,林清悦,江理听说过嘛?”
    “阿姨,姐姐只教本科生,何况清悦跟姐姐不在同一个校区。”
    后视镜里,夏晨安望了江理一眼。
    陈宁一拍大腿,没注意他们两人之间的暗流涌动:“害,我一下子拎不清啦。”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即使江理再过于冷淡,气氛也不曾冷场,就这么一路唠到夏宅。
    独栋的欧式洋房大门前是一小片露天花园,种满了玫瑰,鹅软石小路尽头是木制小亭台,被昏黄的晚霞笼罩。
    穿着白色连衣裙的长发女孩坐在石墩上,扬着明媚的笑容跟他们打招呼。
    她长相跟乖巧,杏眸眼,微笑唇,单看长相就不难让人猜到她和夏晨安是一对,站在一起很有夫妻相。
    “刚到?”
    “嗯。”
    但他们的关系……江理莫名觉得很冷淡,至少夏晨安应该去接自己女朋友,而不是让对方打车。
    陈宁去准备吃的招待林清悦,夏父还在回家的路上。
    客厅只剩他们叁人。
    林清悦倒是与她很熟络,亲密地贴着江理。
    沙发还有很大块的空位,她和夏晨安却分的极开。
    怪异爬上江理心头,她疑惑地看了眼正在低头玩手机的夏晨安,一回眸,林清悦正饶有兴致地看她。
    “江老师?”
    他们先前做过自我介绍。
    当着陈宁的面,她喊她姐姐好。
    而此刻,她睁着那双美眸。
    “江老师,我认识你。”
    很熟悉的称呼。
    Ryan也是这么称呼她的。
    可两者给她的感觉完全不同,这个称呼在林清悦口中念出来,江理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怪异感,比起问好,这句话更像挑衅。
    她不想理会。
    与夏晨安,夏家,有任何关系的人和事,她都没有心思去理会。
    江理只冷淡地给了她一个眼神。
    带着些嘲弄。
    对面的夏晨安,见此情景,也不为女友出头,明明江理做了非常不礼貌的举动。
    他嗤笑了一声。
    气氛瞬间剑拔弩张——林清悦与夏晨安之间。
    江理心中浮现一个荒唐的念头。
    在夏父到家,几个围着桌子落座,开始家庭聚餐时,她的念头被证实了。
    “清悦家里是哪的,也在S市嘛?”
    “对的,我也是本地人。”
    “那很好啊,听说清悦是在S大是嘛,我们江理是在S大任职。”
    “我对……姐姐,印象很深。”
    “是嘛,如果认识那就太好了,江理多照顾照顾清悦,毕竟是你学生。”
    “那就谢谢姐姐啦。”
    “……”
    一双脚灵活地勾上她的腿。
    像一条蛇一样,缓缓向上攀爬,顶弄她的腿窝。
    林清悦直勾勾望着她。
    这种事情没办法拿到明面上来说。
    太荒唐以至于没人会信。
    夏父和陈母即使知道了也只会指责她丢了夏晨安的面子。
    交的女朋友是个同,多让人笑话?
    江理卯足了劲,狠狠踹了她一脚。
    她疏离地保持微笑。
    面对林清悦,声音很冷。
    “不用谢,不在一个校区,照顾不到。”
    只有江理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力,起码能让对面的女人腿上青个十天半个月。
    林清悦脸色果然变了。
    僵了一秒,便显得楚楚可怜地低头扒拉自己的饭碗,没敢多说一句话,像被江理欺负的很惨。
    桌面之上,矛头指向江理。
    没人知道灯光之下发生的腌赞事。
    夏父脸上失望与不耐烦已经遮不住,陈宁偷瞄夏父的脸色,站出来数落她。
    “你看看这孩子怎么说话!”
    只是这也拦不住夏父拍桌:“快叁十了还是孩子?”
    他上了岁数,一生气,脸涨的通红,褶皱痕迹加深。
    在外人面前被驳了面子,这已然算是在他头顶作威作福。
    陈宁见形势不好,只能劝他,为江理说好话。
    “小理也不是那个意思,老公你消消气……”
    “我看她就是被你宠坏了!”
    “唉,是。”
    还是夏晨安出面缓和。
    他面上摆出一副温和的模样,语气也透着些无奈:“姐姐平常不在家里就会这样,多回回家走动就好啦。”
    见状,林清悦也附和。
    像是急于在江理面前表现一样。
    “姐姐说的没错啊,确实是照顾不到我,而且我是成年人了,能照顾好自己,叔叔不用担心。”
    两人一唱一和,硬是把夏父又哄好了。
    连声夸他们懂事。
    江理默不作声抬眼。
    她妈正用一种失望的眼神看着她,仅仅只是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
    江理食髓知味。
    菜都是好菜,吃得她犯恶心。
    她低头,整张脸敛在阴影之中,隐形人一般,如她所愿,被所有人忽略。
    晚餐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呢?
    江理的四周像隔了一层屏障,模糊了所有人的交谈声。
    印象里只有夏父走之前狠狠瞪了她一眼,她妈也跟着给了她同等的责怪。
    这样的眼神江理见过很多次。
    夏晨安和林清悦想找她说些什么,被她拒在门外。
    晚上,又有人敲门。
    “是我。”
    陈宁喊她名字:“江理,是我。”
    江理才打开门,却堵在门口,没有允许她进来的意思,于是陈宁皱眉推她进房间,反手关门。
    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台灯。
    母女二人面对面站着,陷入暗光里。
    江理听到陈宁问她,语气平静。
    “你今天怎么回事?”
    陈宁没有一上来就指责,江理心里有了个期盼,突然想尝试下为自己找回些什么。
    “林清悦桌子下碰我腿,是那种碰……”
    她试探性地说着,眼眸幽光涌动,想透过黑暗看清妈妈的表情。
    陈宁压低了声音,却忍不住火气,没了往日里贤妻良母的模样。
    只有在江理面前,她似乎才有展现真实努力喘息的时刻。
    “我是问你为什么在夏明远面前不懂礼数!”
    “……”
    “你自己好好反省!你妈走到今天不容易,能不能懂点事?!”
    “……”
    江理说不出话了。
    那寸光即刻被陈宁熄了个透灭。
    她垂着眼眸,脚下像生了钉子,一动不动站着,所有情绪被她藏进了心底。
    等待陈宁摔门而去,才抬起眸,没有一丝情绪地盯着她离去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