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通话

      他看见一张如他所期待的、没有任何标记或者特色的白色墙面。房间的灯明亮,她每个动作都尽收眼底。
    摄像头晃动了几下,她找到固定点架好了手机。
    她背靠着白墙跪坐在米黄色的地毯上。
    画幅卡在她胸口朝下的位置,看不见她的脸。
    “这样可以吗?”Grace问。
    她声音有些漂浮,或许是太过紧张了。
    但是电话那端,C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陈斯绒看不见镜头那端人的表情,黑色的长方形方框,限制了她对主人的判断。
    于是只能认为他是希望自己继续。
    陈斯绒于是拿来自己刚刚用过的玩具,先用湿纸巾仔细地擦了干净。
    “那我开始了?”
    她把吮吸玩具放到靠近镜头的地方,另一只手甚至展开挡在玩具后面防止曝光。
    陈斯绒在一瞬间轻轻笑了出来随后又立马收敛。
    她觉得自己像一个在直播间认真售卖小玩具的主播。
    短暂的笑意冲破了陈斯绒心里隐隐的紧张,而C依旧没有开口,其实也叫陈斯绒的心理压力小了不少。
    情绪于是顺势缓和,陈斯绒从跪姿变成了张开双腿坐在屏幕前。
    她的膝盖曲起,最大可能地分开。身子微微前倾,柔软的乳房就会被膝盖挤压。
    “这样可以吗?”陈斯绒问,
    屏幕上,她的整个阴唇完全地展示。微凉的空气于是更多地侵入,陈斯绒不自觉想合拢双腿,但她克制住了自己的动作。
    C依旧没有开口说话。
    但是这样羞耻的动作已经叫陈斯绒重新湿润了。
    他总是知道怎么样的事情对她来说算作惩罚。
    因为无法承受来自上司的压力,于是他知道“给上司买咖啡”对她来说一定很难。
    因为时常从自慰中获得快感,于是他知道限制高潮对她来讲更是一种折磨。
    而陈斯绒甚至只是在C观看的情况下张开双腿,她的小腹处就已开始无法控制地酸涩与瑟缩。
    她确定他在注视她,但她又找不到他的方位。
    像是某个巨大的房间里,他坐在黑暗处,而唯一的一束光仅仅打在她的身上。
    陈斯绒丰富的幻想在此刻愈发强盛,也叫她嘴唇克制地抿起,好叫自己别在刚刚开始就溢出声响。
    她开始专注于自己。
    房间里的光线很好,好到能看见她丰满而柔软的两瓣阴唇。她一直都有剃毛的习惯,因此叫她的秘密花园没有任何的遮掩。
    镜头里,看得见她下方的所有。
    微微张开的阴唇,像是她为C打开的半扇大门。
    陈斯绒不喜欢做美甲,一是在意大利保持常年美甲对她来说是一种奢侈,二是不方便。
    不方便像她现在这样,干净、纤细的手指重重地按在阴蒂上。
    身体即刻有了反应,她控制住自己,缓慢而持续在阴蒂打圈、揉捏。
    陈斯绒最开始还能盯着屏幕确认自己的动作,慢慢地,她闭上了双眼。
    双腿紧绷到无以加复,只能靠双肘将其撑开,确保自己不会合上。
    唇齿间已无法克制地溢出声响,陈斯绒在自己思绪尚且清明时,拿起了小玩具。
    她长按打开,调到了低档位。
    她习惯慢慢来。
    然而吮吸头还未靠近阴蒂时,屏幕那端传来了声音。
    “请用最高档,在我说可以停止之前,不要松开。”
    陈斯绒无声地倒吸了一口气。
    C的声音再次传出。
    “提醒,不允许高潮。请开始吧。”
    C的话音刚落,陈斯绒似乎再也感受不到房间里任何其他东西的存在。
    她像是真的置身于那个巨大的黑色房间,他就坐在离她不远的黑暗处,观察着她。
    而她必须听从他的命令。
    小玩具于是调到最高档,陈斯绒听着“嗡嗡”声变到最大,然后义无反顾地靠上了自己的阴蒂。
    脚趾、小腿、大腿、小腹、手臂,在一瞬间绷紧。
    她口中溢出无法控制的、彻底放弃抵抗的声响。
    “啊……”
    陈斯绒紧紧闭上了双眼,用仅剩的意志确保自己的双腿大大地分开。
    剧烈的吮吸把快感无限放大,她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口中的呻吟也变成破碎的声响。
    小腹处开始翻涌出滚烫的错觉,陈斯绒感到有丰盈的、温热的液体缓缓地从阴道流出,流到她的后庭。
    不,这不算是高潮。
    只是她太敏感。
    身体在剧烈的吮吸中变得无法无法控制,陈斯绒的双腿开始失控般的想要合拢,她只能用手臂紧紧地分开。柔软的乳房因此被剧烈地挤压,像是男人的双手覆于其上。
    镜头里,她身子几乎染上绯红。
    呻吟变得无意识,于是愈发大,愈发强烈。
    她的声音很好听,柔软、婉转,像是哭泣也像是小猫在叫。
    四肢纤细,身体敏感。
    雪白的乳房圆润而挺翘。
    阴唇已变得湿漉漉、水灵灵。
    比最开始时丰润上太多。像是拿出来就会不停晃动的布丁,没有人能忍住上手蹂躏的冲动。
    而她纤细的手指紧紧握住小玩具,一刻也没有松开。
    很听话,Grace。
    手机上的时钟走过五分钟。
    C的声音从屏幕的那端传来:“可以停止了。”
    而他的声音刚刚结束,一道透明的、汹涌的水柱直直地冲向了摄像头。
    陈斯绒哭了出来。
    小玩具滚落到了一边,她的身体无力地侧卧在了地面。
    黑色的长发变成自由生长的藤蔓,将她轻柔地包裹了。
    她的身体还在不自主地颤抖,大腿处泥泞得很糟糕。
    陈斯绒大脑一片空白,在哭泣中重新找寻自己的理智。
    她哭了很久,最后,慢慢平复。
    陈斯绒背过脸去,坐起来。
    手机上,C没有挂断电话。
    “感觉好点了吗?”C问。
    陈斯绒点头:“嗯。”
    “哭是因为委屈、羞耻还是空虚?”
    陈斯绒抱着膝盖,低声道:“不知道。”
    “应该不是空虚,空虚是你高潮后一段时间才会感觉到的,”C分析道,“因为羞耻吗?”
    陈斯绒摇头,又立马说到:“不是,我不对主人感到羞耻。”
    “那就是因为委屈?”
    “不,”陈斯绒声音还带着泣音,“我接受主人的惩罚。”
    电话那端,C重新进入沉默。
    陈斯绒也没有任何动作,她只是抱着自己。
    漫长的一段空白,C重新开口:
    “我们之前说好不会面调,这是我的原则。”
    “是。”陈斯绒声音很低。
    “所以很抱歉,我没办法对你进行事后安抚。”
    “没关系。”陈斯绒的眼泪重新溢出来。
    “但是作为补偿,我愿意告诉你一件事。”
    陈斯绒停止流泪,睁大双眼看着屏幕。
    “在刚刚打开视频时,我已确定要结束我和你的关系。看着你做完惩罚,只不过是我需要对我说过的话负责。”
    陈斯绒的身体在瞬间僵硬,她心脏剧烈的皱缩涌出酸而涩的潮涌,嘴巴却问不出一句“为什么”。
    “理由我不方便告诉你,”C沉声道,“但是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
    修了一下结尾,嘿嘿。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请给它投珠珠,非常感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