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k

      第二十叁章:Spank
    主人用湿纸巾温柔地擦干净了陈斯绒的嘴巴和下颌。
    而后,用手拍了拍她的膝盖。
    陈斯绒立马领会了主人的意思,她扶着主人的双腿,慢慢地跪了下去。
    地板上铺满了柔软厚重的地毯,因此膝盖一点也不觉得难受。
    肩膀处于主人分开的两腿之间,陈斯绒静静地等待着主人的下一步动作。
    那只大手慢条斯理地将陈斯绒的头发捋到了身后,而后,慢慢地下滑,停在了陈斯绒乳房偏上的位置。
    陈斯绒等了一会,主人却没有下一步动作。
    一会,那只手绕过乳房,又一次停在了乳房的外侧。
    这一次,陈斯绒明白了主人的意思。
    他在请求抚摸陈斯绒乳房的权限。
    “主人,您可以。”
    陈斯绒的声音微微虚浮着,刚刚紧紧吮吸主人的手指就已经叫她魂不守舍了。
    陈斯绒的话音落下,那只大手轻轻地抚上了她的乳房。
    陈斯绒没有穿内衣,而主人的手还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
    他并没有要伸进来使劲揉搓的意思,而是时而用手掌、时而用手背轻轻地摩擦着她的乳头。
    两边轮流,陈斯绒的乳头很快敏感地挺立了起来。
    她双手不自觉扶住了主人的膝头,以保持自己身体的平衡。
    但是主人的抚摸没有停止,他像是极为耐心,也绕有兴致。
    观察她透过白色裙身凸起的乳头,观察她在乳头被摩擦时紧抿的双唇,观察她溢出难忍呻吟时抓紧的双手。
    他的Grace。
    他的陈斯绒。
    每一个表情、每一句发声、每一次颤抖,都是因为他。
    是他的Grace。
    是他的陈斯绒。
    下一秒,陈斯绒叫了出来。
    因主人的手指收紧,重重捏了一下她的乳头。
    痛感伴随着快感,陈斯绒的胸膛剧烈地起伏。
    她身子几乎完全靠在主人的双腿之中,看不见的双颊上,早已红成透烂的玫瑰浆果。
    身体失去力气,被主人抱起的时候更是配合。
    陈斯绒的身体被抱到了主人的膝盖之上,而后主人的手穿过她的小腹,将人完全地翻了过去。
    陈斯绒的上身伏在主人左手边的床榻上,膝盖以下则贴着主人右手边的床榻。
    置于主人膝盖之上的,是陈斯绒紧绷的、高高翘起的臀部。
    陈斯绒的所有期待在这一刻登顶。
    是她最喜欢的姿势——OTK(over  the  knee)。
    房间里的灯光并不十分明朗,但也已足够他完全看清他的陈斯绒。
    他此刻极度乖巧的、温顺的陈斯绒。
    安静地趴在他的膝盖上,等待着他的一切。
    或许,他早已这样说过。
    但请允许他的中文词汇太过匮乏,因他还是想说:
    他的Grace……太美了。
    此刻从上往下看去,她的腰肢在收紧的裙身下显得细极了,纤长的小腿并拢躺在他的右手边。
    手掌于是自然而然地率先握住了她的脚腕。
    她身体的每一分紧绷都被他悉数知晓。
    向上滑动的速度很慢,像是要慢慢地、仔细地品尝她每一寸皮肤的味道。
    姿势的缘故,原本可以遮到大腿中央的裙摆现在堪堪遮住她的臀部。
    右手缓慢地、贪恋地在她的大腿上摩挲、揉捏、按压。
    看见淡淡的红色聚集而后消散,手指便一次又一次地将她的腿肉捏起。
    而他的Grace很乖。
    声音始终克制着。
    左手顺着她的腰部下滑,来到了陈斯绒的胸下。
    但他并没有抚摸陈斯绒的乳房,而是手臂稍稍用力,将陈斯绒的身体往上托起,叫她的臀部更高地置于他的面前。
    一个极尽羞耻的姿势,把自己的臀部完全地、毫无抵抗地展现在了主人的面前。
    陈斯绒的身体早就烫得几乎冒烟,她嘴唇难耐地张着,等待着主人的下一步动作。
    那双手似乎喜欢极了她的大腿,他手掌摊开抓住陈斯绒的腿肉,用力捏紧,而后又松开。
    如此反复了好几分钟,陈斯绒终于感觉到主人的手慢慢地继续往上移了。
    但是陈斯绒的裙摆并未被立马掀开,主人反而仔细地将陈斯绒的裙摆拉撑,而后服帖地铺在她的臀肉之上。
    他耐心地隔着裙子抚摸着。
    抚摸着。
    而后,猝不及防地落下了第一个巴掌。
    陈斯绒被突如其来的巴掌惊吓到,叫出了声。
    但其实并不很痛,更何况还搁着内裤和裙摆。
    而主人似乎也只是热身。
    而后,速度均匀的巴掌轮番落在陈斯绒的臀肉上。钝钝的、带着怜悯的巴掌,叫陈斯绒舒服地溢出呻吟。
    主人很快也停止了巴掌。
    他隔着裙子,用力揉捏着陈斯绒的臀瓣。
    而后,手掌停在了陈斯绒的大腿之上。
    柔软的裙摆早在巴掌拍打之间慢慢地挪去了上方,虽然没有完全露出臀部,但已经露出了纯白内裤的边缘。
    贴身的内裤边缘,将陈斯绒挺翘、富有肉感的臀部微微勒住,形成轻易引人犯下罪恶的浅浅沟壑。
    右手不自觉地伸到了裙摆边缘,而后,向上完全地掀开了它。
    微凉的空气瞬间接触到陈斯绒刚刚被打得稍稍发烫的臀肉,她些许紧张地动了动身子。
    裙摆被仔细地堆迭在腰部,露出完整的臀部。
    从上往下看的视角,几乎是一剂强度极高的春药。
    他的右手在内裤的边缘反复地、缓慢地抚摸、揉搓,以镇定自己内心此刻沸腾的血液。
    而后,清脆的一声巴掌将陈斯绒的紧张等待打成无可控制的尖叫。
    没有了裙摆的缓冲,肉与肉的接触变得原始而直接。
    主人没有收力,第一个巴掌就要陈斯绒几乎灰飞烟灭。
    但她知道,她无路可逃。
    因第二个巴掌很快到来。
    陈斯绒呻吟着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
    有时候,他速度均匀地轮番扇着她的左右臀肉,陈斯绒熟悉之后能勉强忍住口中的尖叫。
    有时候,他听见她好久不叫,就给她的一侧臀肉扇下十数个巴掌。
    陈斯绒的膝盖在被子上剧烈地挪动,却被他另一种大手紧紧地卡住。
    有时候,他又怜惜万分地缓下动作,用手掌揉搓着她滚烫的臀肉,缓解刚刚所有的痛感。
    快感于是铺天盖地地朝陈斯绒袭来,她扭动着身体,口中释出难耐的呻吟。
    她的内裤早就湿透了。
    他怎么会看不见。
    两只大手揉搓在红彤彤的臀肉之上,只是轻轻向外拉扯,就能看见那薄薄的白色布料,早已经变成通透度极高的欲盖弥彰。
    她肉红色的阴唇被潮湿的布料轻易勾勒出形状,最中间的一条缝深深地吸在她的两腿之中。
    他没有再落下任何的巴掌。
    而是缓慢地揉散她臀肉上的每一丝痛意,确定她平缓了呼吸,确定她回复了思绪。
    另一只手温柔地摸住了她的头发,得到陈斯绒痴迷地靠近。
    手掌再次摸过她的后颈、肩头、腰部、臀肉。
    而后将内裤边缘收紧,勒在她的阴唇之间。
    陈斯绒的身体微微瑟缩。
    察觉到主人的手指轻轻地停在了她的阴唇处。
    陈斯绒声音细到像是初生的猫咪:“可以……主人。”
    主人的手指满意地在她滑腻的阴唇上来回抚了抚,而后挑起内裤,无声地往阴唇里插了半支指节。
    主人又在等待她的回答。
    可陈斯绒的声音早就被她自己难耐的喘息淹没了。
    但她想,主人应该接收到了她的答案。
    ——因她的阴道正在疯狂地吮吸着他的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