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2500珠加更)

      第二十四章:手指
    那根手指还是在陈斯绒确定地说出“可以”之后,才动了起来。
    但也只是蜻蜓点水般地在里面转了一圈,就取了出来。
    陈斯绒不知道主人的意思,但她很快察觉主人再一次将她往上捞了捞,似是准备再一轮的掌掴。
    陈斯绒难忍地舔了舔嘴唇。
    第一个落下来的巴掌并不重,中等力度。
    但是陈斯绒很快领教到了主人的厉害。
    他开始在每几个巴掌之中,重重地揉捏她的阴唇。
    有时候巴掌会忽然落重,她尖叫着,他就开始重揉她的阴蒂。
    于是尖叫混杂着呻吟,呻吟又迭加着尖叫。
    主人的巴掌密集,左右轮扇,摁上她阴蒂的手指绝不手软,打圈揉捏,叫陈斯绒的身体不停地扭动,想要摆脱主人的控制。
    但只要陈斯绒不说出那个安全词,那只固定在她腰上的大手就是一次又一次把她捞回来、紧紧地禁锢在他的腿上。
    如此反复,陈斯绒的性欲被极端地迭加,然而却又是断断续续的,他从来不肯在她呻吟声最大的时候继续,总是将她高高抛起,又急剧地落下。
    陈斯绒的眼角溢出生理性的泪水,她几乎再承受不了这样的玩弄。
    最后一次,主人在结束密集的巴掌之后,手指隔着内裤深深地陷入她的阴唇之间,陈斯绒着尖叫着、呻吟着高潮了。
    透明的泉涌并没有喷出来,而是顺着内裤缓慢地溢流了出来。
    流到他的手指上,流到他的西裤上。
    而陈斯绒则还在高潮的余韵之中,丧失了所有的方向。
    主人掀起她的内裤边缘,无声地将她湿淋淋的内裤褪下了。
    这一次,她的臀部才算是完完全全地、没有一丝遮挡地呈现在他的面前。
    大片的红色从皮肉的深处浮上来,他双手温柔地抚上去,而后开始用力地揉捏,这样她第二天的臀肉才不会淤青、疼痛。
    他的手掌温度很高,熨贴在陈斯绒的皮肉上。
    痛感大大的减轻,陈斯绒逐渐从高潮之中找回神思。
    安静的卧室里,只有她偶尔还急促的呼吸。
    但是除此之外,一片安宁。
    柔软的红丝绒床单贴着她的脸颊,主人的手很温柔,帮她减轻着臀肉的钝痛。
    膝盖同样深陷在柔软的床单之上,陈斯绒轻柔地阖上了双眼。
    她确认此处安全、舒适,她可放心地休憩。
    呼吸逐渐变得悠长,但是很快,陈斯绒觉得另一个人的呼吸逐渐沉重、急促了起来。
    黑暗之中,一切感官都被轻易放大。
    陈斯绒听见主人克制的、却难以掩饰的沉重呼气。
    那双放置在她臀瓣上的手,好像已变换了刚才的动作。
    他像是已结束了按摩与抚慰,重重的揉捏之后,目的地变成了分张的臀肉。
    主人在一次次地将她的臀肉抓紧、而后用力地分张。
    她柔软的、红彤彤的臀肉被两只大手用力地分开,从上往下的角度,她的一切一览无余。
    因紧张而微微皱缩的后庭,不远处,就是两片湿淋淋的、略显肿胀的阴唇。
    外力作用的缘故,那两片阴唇张开着。陈斯绒不自觉地用力收缩,却更像是难耐的欢迎光临。
    再往里看去,甚至能隐约看见颜色更深的、椭圆形的深洞。
    而他刚刚,已获取过权限。
    主人的手指无声地在陈斯绒的阴唇处轻轻地摩挲、滑动。
    陈斯绒身体紧绷,期待着主人的到来。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主人到来的不是一根手指。
    而是叁根一起,没入最深处——
    尒説+影視:ρ○①⑧.red「Рo1⒏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