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对不起_御书屋

      十八岁的曹郁并不是谁都容易亲近,她不是爱管闲事的性格,只是那次会议室偷听事件让她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无意中听了人家的八卦,还多嘴逼逼了两句,搞得有点尴尬。她一直都想找机会跟齐魏道个谦。
    刚好他准备干坏事,就当日行一善,看起来齐魏也不是不领情。
    直到俩人喝光了曹郁买的六瓶啤酒,也没有再谈起那小药丸和看起来就不像好人的几个朋友,当然,也没人主动提起齐魏跟他妈在会议室里的争吵。
    好像,就这么揭过去了?
    俩人酒量都不错,脑子清醒,走路直线,也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就是齐魏坚持要把曹郁送到家门口,也成吧。虽然男孩看起来沉默了点,但还是很绅士的。
    就在曹郁想着没白伸手的时候,她家到了,齐魏却第一次主动开口问了一个问题。
    “你妈妈爱你吗?”
    曹郁满眼问号,还没等她回答,齐魏像是自言自语道:“我妈妈很爱我。”
    两个人站在她家小区的花坛旁边,路灯把他的无措照得一览无余,男孩子低着头,她在等他继续说。
    “她很爱我,却还是决定离开。”
    齐魏搓了一把脸,喝了酒他脸有些泛红,夏天的夜晚带着点凉气,又冷又热地有点难受,不知道怎么就很想找人说话。
    曹郁走累了,一屁股坐在花坛边,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他坐下。齐魏停顿了一下,走过去,跟她隔了些距离坐下了。
    “她爱不爱你,跟她选不选择离开,没有半毛钱关系。”
    “嗯。“
    见他似乎没听懂,曹郁接着说道:”她离开的是她已经坏掉的婚姻生活,并不是离开你。”
    “她从家里搬走了,收拾了很多东西,”他咽了一下口水:“看起来像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爸妈他们感情很好。我妈第一次发这么大火。”
    曹郁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果然看起来很好的感情下面都是千疮百孔。
    “但离开并不能解决问题,不是吗?”齐魏扭头看了她一眼,“我知道她还爱我爸。”
    “爱情和婚姻是两码事。”曹郁看他抿了抿嘴唇,想要说什么,但并没有出声。
    “爱情可以任意而为,但婚姻不行,原则上应该容不下第三个。更何况,不仅你爸妈之间进了第三个人,你家还有了个不是她生的孩子。你不介意嘛?有个不是你妈生的弟弟?”
    “我没什么感觉,我从来没见过他们。”
    “哈哈哈。”曹郁有点想笑,不知道他是天真还是愚蠢,“你还真可爱。”
    “不是很多人的家庭都是这样的吗?像你家…”他没把话继续说完。
    曹郁挑眉看了他一眼,“很多人家都是这么过的,不代表你妈就要这么选择。很多人都这么过,也不代表你就要这么过。“
    她看着他在路灯下清澈的眼睛,那里充满了困惑,突然就有点理解他为什么问了这么多愚蠢的问题,“你是不是从来没喜欢过一个人?”
    “嗯?“齐魏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
    ”等你喜欢上一个人,你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
    “独占欲。”曹郁说完想想可能也不能太绝对,“当然,也有的感情是可以共享的,都不一定。不过,等你有了喜欢的人再说吧。”
    “嗯。”
    “喂,抽烟喝酒就算了,别的不要碰。”她最终还是忍不住鸡婆的想要阻止他,虽然他们俩并不熟。
    “好。”
    “那你回去吧,很晚了,我回家了。”曹郁站起身来要走。
    走了两步她听到身后传来一句:“对不起。”
    她连头都没有回,却很清楚他为哪般而道歉:“没事,你说的是事实,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人叫小三的女儿了。”曹郁停了一下,声音又轻快起来:“很快就不是事实了呀。”
    *
    跟十年前一样,俩人沉默的喝着酒,彼时他俩不熟,也没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
    但今日状况不太一样,持续沉默下去,曹郁怕会发生可怕的事情,只好没话找话。
    “对了。”曹郁想起来自己是真有正事儿找他才答应了续摊,“我其实一直想找机会单独约你谈谈研究院的事。现在正好。”
    “我下班之后不谈工作,而且今天是周五。”
    “所以呢?”她以为总裁都是不休的。
    “我们聊聊我们。”齐魏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俩人挨得很近,不超过半米的距离,男人身上的体温渗透到她的周围,没来由的让曹郁觉得有点热。
    “我们有什么好聊的?你现在是我老板,我们不聊工作能聊什么?”她尽可能的把关系摁死在这层上面,并不想面对俩人曾经的牵扯。
    曹郁有点心虚,眼前男人毕竟不是十年前的男孩子,他已经有了身为男人的侵略性,这个认知在她一踏进齐魏的房子的时候就有了觉察。
    她一点也不想感知到这一层,可就是怎么都不能忽略。
    男人把半个身子都趴在吧台上,手撑着头,扭着身子看她,“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刚才饭桌上该说的都说了,还有,你请我回来之前不也把我调查个干净,现在来问我好不好?那我再说一次,我挺好的。”
    “我知道你挺好的,我只想你问我过得好不好。”
    齐魏这话说得让人心肝一颤,曹郁不可置信的转过头看他。齐魏还是懒洋洋的撑着头在吧台上,眼睛被天花板上的光线打下来,瞳孔又黑又亮,像有什么要呼之欲出。
    她有些害怕听到答案,觉得他的答案可能不太妙,所以她闭着嘴不出声。
    沉默了好久,男人像是忍不住了,盯着她握住玻璃瓶的手,轻声说道:“我过得不好,”他停顿了一下,坐直身子盯着她的眼睛,“因为你总是在我眼前跳来跳去,尤其是晚上。”
    她不可抑制的想起了一些不可言说的画面,尤其是晚上夜深人静容易想歪的那种,她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急急忙忙地打断了他:“你是不是醉了?”她不想听到什么不该听的,她怕自己也会有反应。
    “你冷?”齐魏没回她,却问了一句不相干的。
    她摇摇头。
    “那你抖什么?”
    她紧了紧衬衫的领口说道,“你真的变了好多,以前不会说这么多话也不会说得这么直接。”
    “你跟以前没什么变化。”跟以前一样引人犯罪而不自知。这句话他没说出口,起身换了个位置,走到她对面坐下,正对面,能看清她每一个表情动作的位置。
    “你当年,为什么不告而别?”
    她就知道齐魏在这里等着她呢,但她真没打好什么腹稿,她知道只要她跟齐魏再有什么瓜葛,这个问题他早晚会问出口。却不想是在这样的情境下,孤男寡女,还在他家里,很容易一冲动就干柴烈火了。
    “不知道该怎么告别。”她说得很直接也很诚实,她当年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好好跟他告别,在明知道俩人会各奔东西的情况下,却还在床上大战了三天两夜。
    真是非常曹郁的回答了,齐魏知道她从来都是这样坦荡的人,但这个答案还是让他挺难受的,她是真的从没把他当一回事。
    “那你想不想知道,我早上醒来发现那个三天前还在我身下颤抖高潮的女人却不知所踪,连个字条都没留,我是什么感受?”他问得咬牙切齿,她都能看见他眼里淬出的亮光。
    她被他吐出的生动形容词弄得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觉得有点热,还有点冷。
    “有想象过。”她低下了头喝了一口手里的酒,“我事后也觉得自己当初做得不是特别妥当,想找你来着,但又怕自己处理不好。”
    她没说完,就又被他的质问给打断了:“索性把联系方式全换了?让谁都找不到你?”
    她那时候的困境,也没什么必要跟他解释。当年本来就是定好要走的,她妈妈跟她一起,为了防止她爸爸那边闹起来,走得干净彻底,也就没处理这个插曲。
    “对不起。”她除了道歉,并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我觉得你这句道歉应该跟当年以为自己被仙人跳了的那个男孩说。”他故意不去看她的眼睛,这话说出来有损他男性尊严,“这些年他跟女人在床上时,总是以为自己下一秒就会被甩下。”
    说完,齐魏猛灌了一口酒,捂住了眼睛,他有点没眼看这样的自己,为了报复都开始没脸没皮了。
    ……
    错了错了,下章是肉,明天。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