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来信

      姜嘉好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稍稍整理之后,便恢复如初,不用人多说什么安慰的话。
    放学的时候,她拉着简净秋说要请她去吃蛋糕。
    在甜品店里,姜嘉好又和她说了,她第二个朋友是如何喜欢上林景朝的,她觉得自己仿佛受了什么诅咒似的,她和谁处朋友,谁就会喜欢林景朝。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有再和谁多来往,一直一个人。
    姜嘉好吃完蛋糕,趴在桌子上,哀嚎了一声:“怎么办,我妈明天要带我去一个饭局,我不想去,一点也不想去!”
    “一想到可能会遇见江屿川那个脏东西,我就恶心。”
    听到江屿川名字时,简净秋怔了下,她抬眼看了眼对面的姜嘉好,随即又低下眼去,心不在焉的吃着蛋糕。
    江屿川,那个和陆其琛一起在King酒吧的人。
    “哎,对了,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姜嘉好拿过一旁的书包翻找起来,但翻了好一会都没找到她要给她看的东西,她皱起眉来,嘴里念叨着:“我记得明明放在历史书里的呀!怎么和书一起不见了呢?”
    “什么不见了?”简净秋问她。
    她叹了口气,放下书包,“我把我和林景朝的照片放在历史书里,但是现在书不见了,照片也跟着没了。”
    “是不是放在教室里忘记收书包了?”她提醒。
    姜嘉好想了想,忽然一个激灵,“我想起来了,今天中午我拿着书去了环湖小路那边。”
    “别着急,我陪你回去找找。”
    她应了声好,收好了书包,简净秋陪着她返回了学校。
    看着放在长椅上,被风吹起翻动着的书,姜嘉好跑过去一把拿了起来,仔细翻找她的照片,但依旧找不见照片,她不死心的使劲抖动着书,“哪去了?”
    简净秋围着周围找了一圈,也没看见有什么照片,她走到她身边安慰她:“可能是风大吹走了,我陪你去重新打印几张吧!”
    姜嘉好一头扑进她怀里:“秋秋,你真是太好了!”
    简净秋又陪着姜嘉好去打印了照片,为了防止丢失,她打了一大堆,迭起来都快赶上那本历史书的厚度了。
    在外边陪着她跑了一圈,简净秋回到家已经快接近六点半了,她刚放下书包,却又接到一个电话,让她下楼取快递。
    挂了电话,她回想了下,自己最近似乎没有网购,难道是妈妈买了什么寄回家里了?
    疑惑着,简净秋快速下了楼。
    从快递员手里接过包裹,她不解地打量了下手里的东西,像是信件,她一边往回走,一边将包裹拆开,里面的确是一封信,用一张牛皮纸包着。
    打开看到写信人时,她蓦地止住了脚步。
    ——写信人是喻舒云。
    开头还是那句对不起,简净秋没有犹豫将信纸揉成一团,走到垃圾桶旁边就要扔,可抬起手来,却没能松开。
    她叹了口气,收回手,将信重新打开。
    ——简净秋,对不起。
    ——我知道,我的对不起毫无意义,可是我除了说对不起,没法为你做任何事。
    ——从我对这个世界有记忆开始,痛苦占据了我绝大多数的回忆,自我父亲去世后更是,很长一段时间,我只能靠着幻想幸福来度日。
    ——直到我遇见他,我以为我的苦难结束了,他会成为我活下去的支撑,可是现实给了我当头一棒,连同那些曾经幻想的幸福,一同破碎。
    ——我为了一个毫不在意随时就能将我舍弃的人,毁了你也毁了我自己,我咎由自取,却害惨了你。我践踏了你的善意,让你的善良成为一个笑话,我不配你对我好。
    ——可是,简净秋,我还是想谢谢你,谢谢你对我伸出的援手。
    ——谢谢你……
    看完,简净秋面无表情的重新将纸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她就不该打开,无论是感谢还是愧疚的话,她都不需要,她写下这封没有意义的信,大抵是她为减轻她自己所谓的负罪感,让她在放弃自己生命时多一份释然。
    而她却要继续承受着她施舍善意而带来的代价。
    她快步朝前走着,她的家教她妈妈已经给她找好,上课的时间也已经定了下来,今天晚上家教老师就会来,她需要想的是如何提高成绩,而不是那些已经成为过去式的人和事。
    学校已经开始在筹备今年的运动会了,姜嘉好对此表现的很激动,因为不用上课了,她甚至想拉着简净秋报上一两个项目,但简净秋丝毫没有什么体育特长,便拒绝了她的提议。
    没有人陪她,她一个人也就不想参加了,只想到时候去凑个热闹。
    周末上完辅导课,简净秋按时去接弟弟回家,她站在绘本馆外边看着里面认真听老师讲故事的弟弟,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肉嘟嘟的小团子,听到令人激动的桥段,便兴奋的抬起自己的小肉手挥动。
    她笑着拿出手机,隔着玻璃将弟弟憨态可掬的模样记录下来。
    没多久,活动结束,小朋友们在老师的组织下有序的到了家长的身边。
    小卓一出来看到姐姐,高兴得不行,立马就扑到她怀里求抱抱。
    简净秋抱起弟弟,依旧是那些老问题,问他今天上课开不开心,问他老师讲了什么故事。
    小卓在她怀里,努力的回想着老师讲的故事,然后讲给姐姐听。
    “今天小卓讲的故事很精彩,姐姐可以给小卓一个小小的奖励。”她笑眯眯地看着怀里的弟弟,“想要什么呢?”
    “想要……”小卓认真思考起来。
    她将弟弟放下,蹲在他面前,帮他一起想,她提示:“糖果?小汽车?乐高?”
    “简、净、秋?”
    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她的笑容霎时僵在脸上,她缓缓站起身,将弟弟拉了藏在自己身后,才回头去看那人。
    那人拿着一支球杆,倚靠在台球厅的门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她脸上没什么表情,问他:“有什么事吗?”
    “几天不见,你就不想我吗?”
    说着,陆其琛朝她走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