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消失殆尽

      在去见陆其琛之前,那个女人将她带到了另一个房间,扔给她一件墨绿色缎面吊带睡衣,让她好好把自己洗干净。
    简净秋抓起衣服,撑着身体进了浴室,她把沾了血的衣服脱了丢在垃圾桶里,身上一条条血痕交叉遍布在腹部和腿上,后背也有一些,手腕上青紫的痕迹也显现出来。
    她先洗了把脸,右脸已经肿了起来,手掌印夸张的印在上边,她手贴上去,发着烫,那个男人给她灌的东西已经慢慢起了反应,她不敢再耽搁,走进浴室。
    冰冷的水从头上淋下,她的身体不停地发着抖,水打在伤口上更是疼得她打颤,她紧紧咬着牙,眼泪混着水,透过她的皮肤,流到她破碎的心里,让她整个人浸泡在痛苦之中。
    很多年以后,她只要想起来,依旧犹如万只蚂蚁在啃食着她的血肉,痛苦不堪。
    还是来的那件包间,陆其琛长腿交迭,神色懒散的靠在沙发上抽着烟。
    瞥见那人进来,他吐了一口烟,嘴角勾了勾。
    简净秋步履艰难的走近他,墨绿色的吊带睡衣松松垮垮,衬得她身体更加单薄,半干的头发还有些水珠,掉在裙上十分显眼。
    到他面前时,她有些撑不住,跌坐在了地上。
    她伸出苍白的手,轻轻拉着他的裤脚,慢慢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神里是讨好、求饶、顺从。
    见她一副摇尾乞怜的模样,陆其琛抬了下眉,来了兴趣,他直起身,用脚勾起她的下巴,“还以为你多有骨气呢,才多久就把我当你的救命稻草了。”
    “我错了。”她头发散乱,眼睛又红又肿,眼泪还在掉。
    她说:“是我自不量力,以后我会乖乖听话的,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
    “求你,不要那么对我。”
    他呵了声,收回脚,“我陆其琛还不至于缺女人缺到需要去碰别人玩过的。”
    简净秋直起身,往他面前膝行两步,她红着眼哭泣道:“他没有成功,我也洗干净了。”
    她卑微得毫无尊严,任由自己被他践踏。
    她不想这样,可却只能这样,用自己没用的尊严,为自己换一个生机。
    是值得的。
    陆其琛扫了她一眼,嘴角不屑地勾起,他声音沉沉:“简净秋,我愿意给你几分好脸色,只是单纯的心情好,不是你在我这有多少分量。”
    “明白吗?”
    她垂眼低低应声:“明白。”
    他叹了一声,眼眸微眯,浅淡的讽笑:“可是你这样的木头,要怎么才能取悦我呢?”
    “我会让你满意的……”
    药效已经完全起了作用,简净秋呼吸有些急促,身上也没什么力气,她垂下头,一只手搭在沙发边缘,另一只手抓了一把腿上的伤,刺激自己能够保持着一点清醒。
    她缓缓呼了口气,抬起头,往前探身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借着点力,起身跨坐在他身上,伸手解开了他胸前的三颗扣子,并伸手探了进去。
    有些冰凉的手在胸前游走,他神色慵懒靠着,眼神玩味的看着她的每一步动作,心里有些期待,她究竟能自己做到哪一步。
    她凑上来,唇在他颈间轻轻游走,温热的气息打在他的肌肤上,他有些不满她蜻蜓点水般的挑逗,抬手覆上她的后颈:“吻得重一点。”
    她听他的加重了吻上去了力道,并渐渐往下走,但他依旧不满意,抬起另一只手,重重打了她的臀一巴掌,“动起来。”
    她不得不扭着腰肢,隔着衣物去蹭他那处。
    她能听出他的呼吸有些沉,抓着她后颈的手,随着她的动作,加重了些力道。
    可那药实在是猛,她感觉她身下已经湿了一大片,眼神也变得不清明,眼前的人慢慢变得模糊,她已经完全没了力气。
    她停下动作,趴在他胸口上,小口喘息,手往底下去解他的皮带扣,她想早一点结束。
    “就迫不及待的想让我操你。”他抓着她的头发往后一拽,强迫她抬起头看他。
    “我偏不满足你。”
    说完,他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用膝盖分开她的腿,抵着她的腿心磨蹭,随即脱了身上的黑色衬衫,大手覆在她胸上揉捏。
    细碎的呻吟从她口中溢出,她下意识的伸手捂住嘴,可那人却不允许,一把抓过她的手,摁在她头顶。
    “别忍着,叫出来,有多浪叫多浪。”
    简净秋不敢再忍着,任凭本能的发出那些令她羞耻的声音。
    他掀开她的裙子,命令她抱着腿,张开腿心面对他。
    她依言照做,可那人还是觉得不够,附在她耳边说:“求我,求我操你。”
    她没能立即说出这句话,那人便伸手覆上腿心处,指尖摁着那处用力摩挲。
    巨大的快感袭来,她抖着身子伸手去抓他摁在腿心的手,可他不仅没有拿开,还往下探进去了两指。
    他没动,问她:“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不说?”
    她半睁着眼,看向他,脸颊泛着红晕,微微喘着气说:“求……你,操我……”
    说完这句话,她的瞬间眼泪从眼角滚落,她不敢显露过多的情绪,只能麻木的承受着。
    她这辈子积攒的所有尊严,都在这个秋末初冬,在今日,消失殆尽。
    往后,她还能是简净秋吗?
    她不知道。
    男人没有立刻进去,而是掐着她的脖子,快速抽动着手指进出,眼神紧紧盯着她的脸,从她的表情中寻找她身下的敏感点。
    等她高潮后,他才扶着她的腿,一下贯穿她。
    “啊……”
    简净秋别过头,精壮的腰腹不停的用力撞击着她的身下,她整个人被弄了蜷缩在沙发里。
    男人抬高她的腿,往更深处去,她被他撞得意识浮沉,嘴巴无意识的张开,致命的快感快要将她击溃,她带着些哭腔求他:“慢……慢一点……”
    男人没有理会她的请求,依旧用力地迅速进出着,低喘着达到了高潮。
    他慢慢退出,从她体内带出一些体液,他伸手在她身下摸了一把,将体液抹在她胸上。
    随即,他便握着她的腰肢,把她翻了个身,双手压着臀肉,顶胯再次进入。
    “嘶……”
    两个人同时喘息了声,他俯身贴上她有些汗涔涔的后背,从后面握住她胸前的柔软。
    简净秋受不住他的撞击,无力的扒在沙发里,双手难耐的握成了拳。
    甬道里紧致的绞吸让他更加的失控,他直起身,将她的双手钳制在她的腰后,更加猛烈的冲刺。
    小腹剧烈的痉挛,她抖着身子再一次被送上高潮。
    还没等她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神来,那人托着她的腰,让她背对着他坐了上去。
    女上男下的姿势入得更深,才刚进入,她便颤抖着又高潮了一次。
    男人掐着她的腰,不知疲倦的向上顶弄,安静的房间里满是情色的声响,肉体相撞的声音,女孩的呻吟,男人的喘息,啧啧的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