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花开忘忧

      “你下面这张嘴可真会吸,吸得我好爽。”
    他从身后抱住她,低喘的声音在她耳边回荡,他低头在她肩上吻了吻,下面迅速的耸动着,一下比一下重。
    “呜……别,别那么重,疼……”
    简净秋仰头靠在他肩上,快感中夹杂着痛感,她的喘息声微微发抖,睁着一双失神的泪眼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陆其琛扣着她的肩,狠狠挺动数十下,酥麻的快感直抵腰椎,他闷闷哼出声,埋在她身体里射了出来。
    就在她以为他射出来就能结束时,他又抱起她,让她面对他站着,他抬起她一只脚,对准那个湿濡的小口,又一次捅了进去。
    她腿软站不住,他就让她扶住他的肩,他圈着着她的腰,不留余力的耸动腰肢。
    等他第二次释放时,她已经完全没了力气,失了他的支撑,她一下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她情潮渐退,他却半分要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他微微曲腿,抓着她的头发,使她的脸贴近他胯下的硬物,他恶劣的用那东西去蹭她的脸,她不敢躲,任由他玩弄。
    蹭了几下后,他拍了拍她的脸,声音低哑,语气轻浮:“想让我满意,可不容易的。”
    她听懂他话里的意思,低着眼,抬手扶住那东西,张嘴含住顶端舔弄。
    他拨开粘连在她脸上的发丝,扣着她的后脑勺,往她口中挺进几分,一次比一次深,他也舒爽得长叹了一口气。
    而简净秋却受罪了,性器太粗太长,她的喉咙被迫撑开,生理性的泪珠一颗一颗的落了下来,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时那人及时退了出去。
    还没等她稍微缓过神,那人绕到她身后,捞着她的腰,让她跪趴在地上,从后面进入。
    她不记得他到底折腾了多久,只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散架了,膝盖上一片绯红,身下传来一阵阵的刺痛,她失神的躺在沙发上,感觉到那人从她身前走过时,她微微睁开眼,伸手去抓了一下,手指完全使不出力,只轻轻拉到了一下他浴袍的边角,他一走动,衣角就从她指尖滑落。
    陆其琛瞥了一眼她伸出来的手,弯腰从桌上接起了那个振动了半天的手机。
    看清来电人姓名时,他不悦地皱了下眉,语气也有些不耐烦:“什么事?”
    手机那边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你在会所干什么?”
    他嘴角一勾:“能干什么,带个人过来玩玩呗!”
    “小叔叔若是没事,也可以过来坐坐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才再次开口:“陈建勇怎么回事?”
    “被我带来的人教训了一下,放心吧!留着他狗命的。”
    说完,他也不等那头的人再说什么,啪的一下挂了电话。
    他把手机放回桌上,转身要去换衣服,女孩的手却再一次伸了出来。
    她抬眸,眼神带了些祈求的看着他,弱声说:“我想要身衣服。”
    她的衣服已经完全没法穿了,身上半挂着的吊带睡裙根本没法穿出去。
    男人盯着她那只白皙的手,手腕上青紫的指痕十分显眼,但他只是浅浅看了眼,就没什么表情的移开了眼,没理会她的请求,转身去换了衣服。
    她的手悬在半空,没支撑多久,就无力地垂了下去,眼皮也耷拉下去,没几秒,便完全闭上了眼。
    她真的太累了。
    等她再次清醒过来,房间里已经看不到那人的身影,身上被随意丢了一件黑色针织连衣短裙,手机也还了回来,完好无损的放在桌上。
    她慢慢从沙发上坐起,眼神茫然的环视了一圈,失去意识前的场景迅速的在她大脑里回放了一遍,原来不是梦,她以为她做梦了。
    简净秋收拾好自己走出会所时,已经接近九点,这个时间正是会所门口人开始多的时候,本该只恰恰包住腿根的裙子,将她的大腿遮了一半,让她像是一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不合身的衣服和腿上的伤痕让她在人群中十分显眼。
    那些人的目光像刺一样扎在她身上,她低垂着头,不敢多停留一秒,匆匆打了车离开那个地方。
    她先去了商场买了一身能够将自己完全包裹住的衣服,又急急忙忙的辗转两家药店,买了避孕药和一些止疼止血的药,随后找到了一家花店。
    她站在店门口看着店名有些失神。
    ‘花开忘忧’
    真是个好名字啊!
    希望来年春天花开的时候,她也能将现在的一切忘却。
    其实她是一个不太会记得苦难的人,就像那段往事,其实她已经记不起太多了,只是有时候会毫无征兆的被一些碎片化的记忆侵袭,她不觉得痛,只觉得头皮有些麻麻的,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生活。
    简净秋走进店里,老板正在整理一些花束,看到有人进来,立马起身问她:“你好,需要买点什么花呢?”
    “玫瑰花。”她说,“我想要几束没有剃刺的玫瑰花。”
    “带刺的玫瑰花吗?”
    老板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店开得不久,还没有人和她买过不打刺的玫瑰花。
    她“嗯”了声。
    确定了她的意思,老板弯腰翻了一下,拿了一把红色的玫瑰花出来:“这个还没打刺也还没有醒过,拿回家需要自己弄剪根打刺醒花,不然存活时间会变短。”
    “需要现在帮你弄一下吗?”
    她摇头:“不用了,谢谢!”
    老板顿了下,点头:“好的,需要几束呢?”
    “四束。”
    老板从那把花递到她面前让她自己选,她伸手随便拿了四束,就在她拿到花时,店里的播放的歌曲刚好就唱出了:“这是给,你的花,花的名字叫忘忧草……”
    她愣了下,不由喃喃道:“忘忧草……希望真的能够忘忧吧……”
    “我想可以的。”老板笑着回应她。
    简净秋没什么表情的和她说了句谢谢,付了款,转身离开了花店。
    走到一个有些暗的巷口时,她停下脚步,看了眼,走了进去。她靠着墙,低眼看着手里还没有完全盛开的花,出了神。
    突然间,她倏地拿起来就往脸上狠狠擦过,几条血痕印在她红肿的右脸上,随后她挽起袖子,朝着手上上下刮蹭,花瓣在她的动作中散落在地,刺上也沾了些她的血。
    钻心的疼令她不由得皱眉,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没有血色,额头上的细汗渐渐打湿了她的鬓发,她的呼吸也变得沉重。
    手腕上的痕迹太重,她刮蹭了许多下才勉强遮盖住一点点,为了让自己一会的谎言更真实些,她又连另外一只手弄伤。
    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罗阿姨。
    她接起电话,罗阿姨有些焦急地问她:“敏敏,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手机还关机?”
    “你去哪了?”
    她平静的解释道:“对不起罗阿姨,我和朋友出去玩,手机没电了,我马上就到家了。”
    听到她的话,罗阿姨松了一口气,嘱咐她要注意安全。
    她乖乖的应声答应。
    挂了电话,她仰起头看着漆黑一片的夜空,这样差的天气里,看不到一颗星星,她叹了口气,手里的花掉落在地,她觉得自己好累好累,整个人疲倦得像被剥掉了一半的灵魂,而那剩下的一半也快要支撑不住她了。
    她表情麻木的贴着墙蹲了下来,打开自己买来的药,随意洒在那只没能完全遮住青紫痕迹的手腕上,又扯了一节纱布包上。
    做完一切,她站起身出了巷口,地上沾了血的玫瑰花瓣,被一阵冷风吹散开,落到一旁的污水里。
    ——
    连更了这两章后,小E要和大家请几天假,可能要等一号才能继续日更了,如果忙完了的话会提前,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