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索吻

      简净秋她妈妈给她请了好几天假,让她在家里好好养病,其实她已经恢复一半了,脸上的伤都已经落痂了,气色也恢复得不错,身上那些伤痕穿衣服刮蹭到也不会痛了,只是手腕上的伤还没好,她一直穿着长袖衣服藏着。
    她怕因为请假课程落下太多,所以在家里也跟着学委发给她的笔记,有些吃力的自学着这几天老师上的新课。
    她一在家,小卓也不愿意去幼儿园,天天守在她身边,一会给她倒水,一会给她准备零食水果,她学习久了,还要给她捶肩捏腿,伺候得那叫一个周到。
    罗阿姨打趣他,是姐姐的小骑士。
    小卓高兴的吼着嗓子喊道:“那我要快快长大,当姐姐的大骑士,打倒恶龙。”
    简净秋捏捏弟弟的小脸蛋,唇角微扬:“有小卓在,姐姐就什么都不怕了。”
    她的家人,是支撑她抵抗痛苦的力量来源,她清楚的知道,她要结束的是飞来横祸带给她的痛苦,而不是她的生命。
    所以,她会成功的,成功让一切回到原点。
    傍晚,简净秋刚要下楼洗手吃饭,手机响了起来,是陆其琛的电话。
    她沉了口气,接起电话:“喂。”
    电话那边是吵得耳朵发麻的音乐声,她什么都没听到,或者是他压根没说话。
    “我听不清。”她说。
    电话被挂断随即微信消息跳了出来,是King酒吧的定位和房间号。
    简净秋拿了一件外套穿上,下楼和罗阿姨撒谎说自己要去和姜嘉好吃个饭,就不在家吃了。
    罗阿姨不放心,外面刮着风,她再出去跑一圈,要是病情加重了怎么办?而且小卓抓着她,也要和她一起。
    她有些头疼,撒谎一旦开了头,就需要无数的谎言来填补,简净秋编了一堆理由来说服了罗阿姨,小卓更是好解决,她两句话就哄得他乖乖在家等她回来。
    离家打车去的路上,有一瞬间,她自己都恍惚觉得她是真的要和姜嘉好去吃饭,这个谎,撒得她自己都快要相信了。
    再次进入这个地方,简净秋已经能神态自若的上楼找到房间号,推门进去。
    与上次不同,这次房间有十多个人,凑了两桌,围在一起不知道在玩什么。
    令人眼花的灯光和震耳欲聋的音乐,她站在门边适应了下,微微眯眼,看到了坐在沙发上,正与人喝酒喝得开心的陆其琛。
    她走过去,站在他面前,他没有看她,搂着怀里女人和江屿川碰杯,她站了会,自觉的为他空了的酒杯续了一杯酒,连同他的女伴一起。
    陆其琛抬眼看向她,哂笑一声,瞥她一眼:“我叫你来可不是来当服务员的。”
    说着,他推了推怀里女人的肩膀,女人站起身离开,他朝她勾了勾手指。
    简净秋坐到刚刚那女人的位置上,但并没有靠到他怀里去。
    他递给她一个酒杯,她把倒在他杯子里的酒又倒了出来,他说:“你倒的酒,你自己喝。”
    她没有犹豫,抬起来仰头一口就喝了。
    “收拾一顿,果然乖多了,没白费。”
    陆其琛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带着人靠到自己怀里,一股洗衣液的味道替代了他鼻腔里的烟酒香水味,他侧眼看了她一眼,又继续将注意力投到酒桌上。
    她低着眼,乖顺的由他揽着腰,耳边吵闹的声音一直持续着,吵得她心里有些发慌,她暗暗沉了口气,思绪渐渐漂浮。
    江屿川手气一直很好,不管是划拳还是摇色子,反观陆其琛,一直偏居下风,连喝了好几杯酒,桌上的人玩嗨了也是丝毫不客气,每次都给他满杯。
    突然间,桌上一个男生插了句嘴,起哄要让简净秋帮他喝一杯。
    陆其琛没说话,偏头看向她,见她竟然在走神,就捏了一把她的腰。
    简净秋回过神来,发现桌上的人都在看着自己,有些不知所措,陆其琛把酒递到她面前,她也没多问什么,依旧是仰头一口气喝干净,桌上起哄的人声音一下沸腾起来,来劲的又让她帮他喝了一杯。
    她能喝酒,就是酒量不太行,也幸好他们喝的酒度数不高,这几杯下肚,她并没有什么感觉。
    游戏继续着,那人放在她腰上的手却不安分起来,他顺着衣摆探了进去,覆上她柔软的胸,一下重一下轻的揉捏。
    简净秋神经一下紧绷起来,她偷偷去看桌上的其他人的反应,可他们依旧还沉浸在游戏中,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这边,又或许注意到了,只是习以为常了。
    她觉得有些难堪,又不敢反抗,只能低着头,任由他胡来。
    包里的手机忽然嗡嗡振动起来,她拿出来一看是她妈妈打来的,她一下慌了神,胸上作恶的手还在继续着,她硬着头皮赶紧摁掉。
    不过一分钟,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她捏着手机的手心发起冷汗来,犹豫着,她伸出手肘戳了戳那人的胸口,等那人偏头看她,她给他看了来电显示。
    她一脸紧张,看着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祈求,他勾唇笑了下,“想回家了?”
    她点头。
    陆其琛做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说:“今天表现不错。”
    他话音刚落身旁的人噌地一下站了起来,手中的柔软也随之离开,只听见她说再见。
    再什么见,他一把将人拉了回来,“还没让你走。”
    “可是……”
    她无奈地看着他。
    他说:“表示一下再走。”
    简净秋看着他,心里也是着急,也没多想,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随即起身就跑。
    陆其琛被她搞得有点无语,没来得及抓住她,他是让她喝一杯再走,没和她索吻,他陆其琛什么时候需要和别人索吻了?
    桌上的人看到这幅场面,又是一阵起哄,江屿川推开自己身边的女伴,凑了过来,俨然一副八卦的模样。
    他问:“你认真的?”
    陆其琛皱了下眉看他:“什么?”
    “你对那女的啊?”江屿川脸上有些嫌弃,“还索吻……”
    陆其琛抓着手里的空酒杯作势要打他,他躲了一下,继续说:“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陆少爷,沦陷了?”
    “呵!”陆其琛笑了声,“新玩意,觉得有意思,多了点耐心而已,倒是你一直吃一个口味,不腻吗?”
    他看了眼他那个身材火辣的女伴,话里带了些揶揄。
    江屿川撇撇嘴,不以为意。
    陆其琛又补了句:“你是怕以后结了婚,吃不到吗?”
    “也是,姜嘉好那个臭脾气,可不会让你偷吃的。”
    “她?”江屿川嘁了声,“那是她妈腆着脸非要倒贴的,我妈现在早就不当回事了,我更是从来没承认过,又蠢又笨,看着就烦。”
    “而且我就多问了句,你至于刺我那么多句吗?你怎么这么容易破防!”
    陆其琛给了他一记刀眼,“废话多,喝酒吧你。”
    江屿川没好气的瞥了眼他,端起桌上的酒,一口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