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他小气

      自那件事后,林景朝一连几天都没再出现在学校,学校里关于他的流言却没停过,流言大多围绕他的家庭展开,说他的母亲曾在某个场所从事着见不得人的工作,而他的父亲忍受不了,冲动之下杀了他的母亲,才去坐的牢,现在出来了,自然不愿意放过林景朝。
    也不知道那些人是从哪里得知的,一个个张口就来,说起来也不管其中逻辑,仿佛自己亲眼看见了一般。
    更甚者,竟然扒出了一张老照片,说是林景朝的童年照,还将照片贴在了学校公告栏。
    照片上是一个十多岁的男孩,他身形孱弱,衣衫褴褛,赤着一双脚,眼神毫无生气的看着镜头,根据背景里的行人的衣着,大概可以猜出,应当是入了冬的时节。
    姜嘉好因为这个事,和一个男生大打出手,那男生一口咬定照片上的人是林景朝,说林景朝小时候是流浪狗,长大了是杀人犯的儿子。
    姜嘉好嘶声竭力的反骂回去:“你就是嫉妒林景朝,他一来抢了你的第一,让你沦为万年老二,你就是存了私心报复他!”
    “比不过他,你就使这些下流手段来抹黑他,你这个臭不要脸的狗东西!”
    男生似是被戳到神经,握着拳头就要上去打她,姜嘉好丝毫不惧,昂着头:“你今天敢打我一下试试!”
    男生的拳头悬在空中,咬着牙,没敢落下来,瞪着她看了一会,伸手使劲推了她一把,姜嘉好倒在地上,不服气的爬起来,朝着男生脸上狠狠抓了一把。
    男生恼羞成怒,也不再客气,抓着她,抬手就要朝她脸上扇去,还好余声阳及时赶到,从男生身后锁喉将人弄翻在地。
    简净秋扶住将要摔倒的姜嘉好,焦急地问她:“好好,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姜嘉好一看到她,一下失声痛哭起来,哭得整个人都在发抖,简净秋紧紧抱着她,眼眶也跟着湿了。
    那张照片,简净秋看过,她看不出照片上的人像不像林景朝,但是姜嘉好说是他,那个小男孩看人的眼神和林景朝一模一样,她不会认错。
    据她了解,照片是一位摄影爱好者很多年前的照片了,如果根据林景朝的年纪推算,那时候他应该和照片上的男孩差不多大,也确实有可能是他。
    为了防止姜嘉好再因为林景朝和同学起冲突,简净秋劝她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等流言过去,也刚好可以调整一下她的情绪。
    姜嘉好这次很听她的话,请假回了家。
    姜嘉好请假在家,简净秋就拜托余声阳帮她整理老师上课的重点笔记,每天定时定点的发给她,让她在家也不要落下学习。
    余声阳觉得自己的笔记完全没有用,她坐在教室都不学习,还能指望她在家学?但能和简净秋的联系多了一些,他还是坚持着给姜嘉好整理笔记。
    简净秋欠了余声阳一个人情,就想着送他点什么东西作为感谢。
    趁着周六,她提前到了弟弟上绘本课的那个商场,去看了一圈,但没什么收获,她实在不知道送男生什么东西才算好。
    等她逛了一圈,一看手机才发现弟弟已经下课快二十分钟了,她匆忙往绘本馆赶。
    等她到了那,教室里还有几个小朋友,老师坐在小朋友身边陪着,而她的弟弟身边坐着陆其琛。
    她站在外边深吸一口气,才抬手敲了敲门,有些抱歉的对老师说:“张老师不好意思,有点事耽搁了一下,我接一下简均卓。”
    老师笑笑,叫了一声小卓,说姐姐来接他了。
    陆其琛不知道和小卓在玩什么,小卓跑到她脚边的时候,还在咯咯笑。
    她看了眼他,弯腰抱起弟弟,弟弟问她:“姐姐,你去干什么了呀?”
    “抱歉,下次姐姐一定准时。”
    简净秋没有回答弟弟的问题,以一个随时可能毁约的约定转移开。
    小卓不懂,奶声奶气和姐姐说:“姐姐晚一点也没关系的,小卓会乖乖等姐姐的。”
    “今天哥哥陪小卓玩游戏了。”
    他扭头看向陆其琛。
    简净秋低声和他说了声谢谢,他漫不经心的回了句不客气。
    猜不到他到底想干什么,她就也没和他说话,抱着弟弟安静走着。
    “简净秋。”
    他忽然喊她,她停下脚步看他。
    他眸光微眯,似笑非笑地问她:“我很小气吗?”
    她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怀里的小卓突然开口:“姐姐,你误会哥哥了,哥哥不小气,他说送给小卓的玩具他不会要回去的。”
    听了小卓的话,简净秋才明白过来,她硬着头皮狡辩:“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简净秋,你怎么在小孩面前还撒谎?”
    “我……”
    她有口难言,撒谎从来不是她的本意,每一个谎言,都包含了她太多的无奈。
    她选择沉默,那人却一副不饶人的模样,继续追问她:“你在小孩面前造我谣,你说要怎么办?”
    “你想我怎么做?”
    陆其琛直勾勾地盯着她,眼里含笑,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知道他什么德行,简净秋匆忙捂住小卓耳朵,急道:“你别乱说。”
    她抱着弟弟转身走向不远处的一个小型儿童乐园,给弟弟买了票,让他在海洋球里面玩一会,自己转身重新走向他。
    她叹了口气,低着眼和他说:“对不起,我本意不是……造你谣,只是想让小卓知道不能随便拿别人东西。”
    陆其琛呵了声,知道她在撒谎,但他不想浪费口舌去戳穿她,想起上次的事,他还有点不爽,他敛眉:“以后听懂我意思再做事,别自己瞎琢磨。”害他丢脸。
    “听明白了吗?”
    她不明白他莫名其妙的话,只想快点结束这个话题,然后各走各的。
    她轻轻应声:“明白了。”
    “对了,过段时间……”
    “敏敏?”
    陆其琛的话被打断,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叫的还是小名,简净秋心凉了半截,甚至没法快速反应过来这是谁的声音。
    她僵硬着脖颈,不敢回头,倒是陆其琛朝声音响起的地方偏头看去,见一个带着红色帽子,穿着深蓝色棒球服的女生向他们这边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