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吃软不吃硬

      第二天,陆其琛早起等着那人来,但是等了一大早,都不见她来,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的耐心也被熬没。
    他拿出手机打电话质问:“简净秋,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不是,现在赶紧给我滚过来!”
    电话那方传来她清冷平淡的声音:“我现在带着小卓在上乐高兴趣班的体验课,下午过去可以吗?”
    她毫无起伏的话语显得他太在意她来没来这件事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涌了上来,陆其琛敛眉沉默了一会,问她:“在什么地方,地址发给我?”
    “你要来?”她语气终于有了点起伏。
    他嗯了声:“看看我的小卓弟弟。”
    简净秋握着手机的慢慢缩紧,“你病还没好,先好好休息,我下午会过去的。”
    “一分钟,地址发不过来,想好后果!”
    说完,他一下摁断电话。
    他的威胁起了作用,简净秋很快给他发了位置,陆其琛快速的换好了衣服,打电话叫来了司机。
    到了她发的位置,他又坐电梯上了七楼,转了好大一个圈才看到她人,她和一群家长一起站在教室外,隔着玻璃看着里面的小朋友们上课,时不时抬起手机拍照。
    他走过去把人拉了出来,动作强势,直把人往自己怀里揽。
    她穿得厚,又是羽绒服又是围巾的,裹得像个小企鹅似的,不好抱。
    “有这么冷吗?”他揪了下她羽绒服的帽子。
    她低低嗯了声。
    应完声,她抬起头问:“你感冒有好点吗?”
    面对她的关心,陆其琛挑了下眉,说:“简净秋,你怎么一下变得这么会讨好我?嗯?憋着坏的吧!”
    “那你对我的讨好满意吗?”她目光柔柔,带了几分期待亦或是讨好的看着他。
    他第一次感受到她这样温柔的眼神,竟有些不习惯的移开眼,看向了别处,语气漫不经心:“还行吧!”
    “那……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他呵了声,果然,来和他做交易来了。
    她没管他的态度如何,继续往下说:“我的辅导课新增了好几节,以后没有那么多时间随叫随到,如果你之后要找我,可不可以等到周末?”
    “给我一个答应你的理由?”
    “以后你的要求,我都会尽力做到。”
    “哦?比如?”
    “做饭,下周再见面,我会学会的。”
    他不语,只是看着她,似在衡量她给出的理由。
    简净秋也像是怕他不答应,补了句:“你不是一直要我给你做饭吗?”
    他顺着她的话点了点头,一抹戏谑的笑在他脸上浮现,他说:“你亲我一下,我就答应你?”
    她的眉头几乎立刻就皱了起来,陆其琛对她的这个反应不太喜欢,让她亲他一下怎么了,你来我往,这么简单的交易都做不到,还想他答应她那个破提议。
    “不亲算了。”
    他转身要走。
    简净秋在他转身之际拉住他,一咬牙,在大庭广众下,踮起脚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一下他。
    “可以了吗?”她问。
    陆其琛不算很满意的点了下头,“差不多吧!”
    “你答应了?”
    “嗯。”
    得到他的最终答案,她的情绪依旧很平,脸上甚至看不到一点喜色,只是淡淡的和他说了句:“小卓,快下课了。”
    说完,她人就抬脚走了。
    陆其琛看着她走远的背影,并没有立即跟上去,她的反应太平了,他预期中,她至少也该对他笑一个才是,他都满足她的条件了,她怎么还是那个死样子。
    她应该就像之前那个谁一样,他不记得名字了,只记得他只要答应她一个小愿望,她就高兴的挽着他的手臂,靠在他肩上,说着甜蜜的话哄他开心。
    他找女人不就是为了这种时候,给他一个情绪价值,供他消遣的吗?
    他忽觉得心里有点堵,但是却发泄不出来。
    小卓出来看到陆其琛时高兴得直叫哥哥,还要他抱着。
    简净秋没法态度强硬的不让他抱,委婉的提了几次无效后,她也就没再多说。
    接了小卓,陆其琛要送着两人回去,简净秋依着他,没有说任何推辞的话。
    车上,小卓坐在陆其琛腿上鼓捣着手里的玩具,简净秋侧眼看着弟弟,而他看着她。
    她眼睫低垂着,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小孩的身上,目光柔软,清丽白皙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一缕碎发落下,她抬手挽到耳后,完全没有注意到身旁人注视的目光。
    之前,他从来没有一次认真的看过这个自己一时兴起强留在身边的人,其实以她的模样扔进盛宁的人堆里并不起眼,加上她性格沉闷,压根不会引起别人过多关注。
    但她偏偏就闯入了他的视野,并迅速勾起他的欲望。
    他难得的回忆起了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他已经有些不记得那时的心情了,但记得她抓住自己手的感觉和看向自己的眼神,迫切的将他看作最后的希望,只可惜他从来不做渡人的事。
    胡思乱想了一堆,他撇开眼看向窗外,感冒还没有完全好,现在头还隐隐作痛,她买的药他就随便吃了点,没多大用。
    一路上,难得没有听见他吭声,简净秋觉得心里都清静了许多,车停在小区外,她打开车门刚要下车,那人却叫住了她,随手扔给了她一个礼品袋。
    他说:“拿走。”
    她怔了一下,说了谢谢。
    带着小卓下了车,她也算客气的和他说了再见才离开,而那人看起来没什么精神,闭眼仰靠着,低低应了声。
    车开走后,简净秋抱着小卓聊着天往家走,她有意遮挡了小卓的视线,在他不留意的时候,将那人给的东西丢进了垃圾桶。
    他的东西,她从来都不需要,更不稀罕。
    晚上,她都要准备睡了,那人又发了消息来,抱怨她买的药没用,吃了跟没吃一样,她装作没看见,过了好一会才回复,打下去医院三个字后,她又稍稍犹豫了一下,改成了:去医院看一下吧!
    加了字和语气词,整句话变得有温度了些,果然那人语气缓了下来,和她说:这药没用,以后生病了记得别买了。
    她回他:知道了。
    不想再和他继续下去,她立即又给他发了句:睡了,明天要上课,早点休息。
    陆其琛吃软不吃硬,她这一套对他尤为受用,他没再打扰,简单回复了一个嗯,便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