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帮不了一点 po18vs.com

      周一的升旗仪式上,姜嘉好缩着脑袋在下面和余声阳窃窃私语。
    近来,姜嘉好明显感觉到林景朝对她有点不一样了,她想,大概是他终于忍不住对她这个绝世大美女动心了。
    可他那脾气要是没人推他一把,肯定不知道他还要原地踏步多久,她等不及了,所以想要让余声阳做那个推他一把的人,让他有点危机感。
    她打听到林景朝最近在一家餐厅做兼职,她就想带着余声阳去他眼皮子底下转一圈,看看他的反应。
    “这个忙你到底帮不帮?”
    姜嘉好的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毕竟从校长还没开始吧啦吧啦讲的时候,她就开始和他“商量”了。
    结果他油盐不进。
    气死她了。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rou wennp.m e
    “帮不了一点,我把你当兄弟,完全无法对你做出任何亲昵的动作,你找别人去。”
    余声阳和她说着话,目光却落在隔着众多人的简净秋的身上,即使只能隐隐看到她的身影,他还是看得认真。
    他知道,她在走神,并没有听台上校长的讲话。
    不记得从哪天开始,他总能看见她一个人站在或坐在某个地方,眼神空空的发呆,他上前和她打过几次招呼,但她很快从那个状态里出来,让他什么也发现不了。
    她这样,以至于他一直有一种错觉,觉得她有时候笑得并不开心,无论是在面对他还是姜嘉好的时候。
    她有心事,一个不愿意对任何人说的心事。
    “我会叫着秋秋一起去。”
    姜嘉好亮出了最后的底牌。
    余声阳将视线撤了回来,看向她,张嘴犹豫着还是问了她一个问题:“你觉不觉得她有时候状态不太对。”
    “谁?”
    “秋秋?”
    “状态?”
    姜嘉好疑惑着思考了一下:“她状态不一直都一样吗?天天为了学习焦虑。”
    “可我觉得不太像。”
    “所以秋秋怎么了?”
    “不知道。”
    “……”
    听了一堆废话,姜嘉好没了耐心,直催他:“你到底答不答应?”
    “我想想。”
    “有什么好想的,没义气!”姜嘉好气呼呼地抬手锤了下他。
    余声阳不太想再搭理她,拢了拢衣服,继续往简净秋那方看了过去。
    中午,余声阳约着简净秋和姜嘉好在食堂吃了饭,他仔细注意着她的神情,轻松平淡,完全不像有什么心事的人。
    他又有些怀疑是自己想多了。
    回到教室,姜嘉好抓着他找茬,说早上发的试卷她的少了几份,硬是扒着他的桌柜找来找去。
    他拎着她的衣领,忍不住吐槽她:“没在就没在了,反正你又不做。”
    姜嘉好正色:“试卷可以一张不写,但是绝对不能少一张。”
    “你去给我找回来!”
    余声阳翻了一个白眼:“不去,谁叫你睡大觉,不收好的。”
    她瘪嘴看着他,委屈极了,好像试卷不在全是他的错。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带着些想逃离的意思,起身去给她找试卷。
    学委说剩下的试卷已经送回办公室了,如果还差的需要自己去找老师拿。
    他只得又去给她跑腿拿。
    出了教室,余声阳漫不经心的往办公室去,不经意瞟了一眼楼下,他一眼就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简净秋一个人坐在楼下的长椅上,抱着一本书像在看书又像在发呆。
    那么冷的天气,也不知道她怎么坐得住的。
    想着,他赶紧跑下了楼。
    简净秋还在出神,身边突然间多了个人,她被惊到一下:“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还是一如既往,她很快的把自己藏住,快到他来不及观察到她眼里的忧伤。
    他笑笑:“看见你在这过来和你说个事?”
    “什么事?”
    “姜嘉好说明天晚上请我们吃饭。”
    “晚上吗?”简净秋考虑着,“可是明天晚上我要上课。”
    “我会让她早点时间过去,不会耽搁你的。”
    她思索了一会,点头说:“好吧!”
    余声阳看着她还是忍不住问她:“你是不是有心事?”
    他的话让简净秋瞬间警惕起来,她笑:“心事?怎么会这么问?
    他很认真的看着她:“因为觉得你不开心。”
    “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没有不开心,只是这学期快要结束了,成绩还是提不上去,有时难免焦虑了点。”她依旧保持着笑容,“是不是我的情绪影响到你们了。”
    “抱歉啊!”
    “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简净秋瞬间失了笑容,心里不由得害怕起来,她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让他发觉了,但她面上依旧故作不懂,怔怔地啊了声。
    她否认:“没有,我和他挺好的。”
    “我就怕他欺负你。”
    简净秋低低笑了声,带着几分紧张过后的放松,她说:“别担心,他对我挺好的。”
    左右都是一句挺好的,余声阳没有再追问她,陪着她坐了好一会,最后和她一起上了楼,送着她到了教室,才去给姜嘉好拿试卷。
    余声阳猜测的话还萦绕在简净秋心头,学习焦虑一直是她情绪外露后的借口,可说多了,好像可信度就变低了,尤其是余声阳心细,不会轻易被她的话误导,可能还会从她的话里找到她的漏洞。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那人还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在一切崩坏之前,她需要赶紧斩断与他的牵扯。
    姜嘉好得知余声阳答应自己了后,立即就预约了餐厅的位置,打算美美打扮一番上阵。
    为了表示“合作”的诚意,她提前告知了余声阳简净秋爱吃的几个菜,还各种教他要怎么做,五十秒的微信语音连发了六七条。
    余声阳听完第一条就没耐心了,他回了她一句:姜大师这么厉害,怎么追着人家屁股后面跑了大半年,还一无所获。
    消息刚回过去,几条语音接着就来了,他没敢点开,想想都不堪入耳。
    到了时间,三个人一起到了餐厅,刚一进门,姜嘉好就看见了林景朝的身影,她迫不及待的挽起了身旁余声阳的手。
    余声阳表情别扭的由她拉着,到了预定好的位置上。
    简净秋知道姜嘉好要做什么,看到两个人这样,觉着喜感十足,她低着头偷乐。
    上菜的时候,余声阳特地把糯米圆子和狮子头放到了简净秋面前,和她说是店里的招牌菜,让她尝尝。
    两道招牌菜恰好都是她喜欢的菜,她心领神会的说了谢谢。
    姜嘉好没注意着这边,她正目不转睛的观察着林景朝,只要看见他一出现,她就各种表演,瞥见他朝她们这边过来后,立马拿起筷子塞到余声阳手里,要他喂她吃东西,余声阳一脸嫌弃,百般不愿的夹了一块姜片喂到她嘴边。
    姜嘉好咬牙瞪眼看着他,悄悄伸手去在他腰上掐了一把,余声阳痛得吸了口气,赶紧给她换了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