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取了扔了

      简净秋等了将近二十分钟左右那个人才到,黑色的车停到她面前,那人打开车门跨步走到了她面前。
    看她把自己捂得只剩一双眼睛,陆其琛笑了声,问她:“等很久了?”
    她摇摇头:“没多久。”
    顿了几秒,她把手里提着的东西递到她面前,撒谎:“这是茉莉妈妈做的饺子,她让我给你拿了一份,你要尝尝吗?”
    陆其琛的视线下移到她手上,她的整只手都藏在袖子里,白色的塑料袋从她的袖子里延伸出来。
    他挑了下眉,接过饺子,还没有开口说什么,就有听见她问他:“你还生气吗?”
    “上次在医院,你生了很大的气。”
    “亏你还想得起来。”
    他悠悠转了转手里的袋子,打量盒子里装着的饺子,家里老头子生了病,在医院里住着,他这几天都在陪着,老头子没啥大事,无聊得很,一天拉着他说些有的没的。
    “还有上次,谢谢你。”她语气淡淡。
    闻言,陆其琛撇了下嘴角,他回眼看她,却发现她正抬眸看着自己,目光全然不同以往,他愣怔了下,不知道她这个眼神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眼眸微眯,问她:“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她撤开眼:“没什么,快走吧!”
    他盯着她看了会,想不出个所以然,也没多问,一个眼神而已,他没必要想那么多。
    上了车,简净秋把围巾取了下来,迭好放在腿上,而陆其琛则偏头看着她的每一个动作。
    想起助理调查来的那些关于她的过去,陆其琛望着她的眼神渐渐变得深邃认真,周岚提供给警察的照片他也看过了,虐待她的人,害怕被发现,每次下手能让她痛,但是却不会轻易留下证据,而且多数可能还是用的述词里说的针。
    他倒是完全没有想过她还会有这么一段过去,想着,他开了口:“杭立生来找我了。”
    “什么?”简净秋眉头立马皱了起来,扭过头看向他这边,语气紧张:“他……他找你做什么?”
    “他说他想见你。”
    听到这个答案,她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以后如果他还去找你,你别听他说什么,直接撵走就好。”
    “不想我帮你出口气?”
    她看他一眼,心里大概猜到他已经知道自己和杭立生的关系,还有那段过往,她抿唇:“不用。”
    陆其琛笑了:“你倒是大度,比起你妈……”
    他话说一半就不说了,以为她会追问点什么,但她只是低着头,手指捏着围巾边角,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没问,他也就没有兴趣告知她,她的母亲对这位前夫可谓是恨之入骨,短短几天,动用了自己所有的人脉,让能借钱给杭立生的人,乖乖捂紧了钱包,轻松断了他的后路。
    这会,杭立生应该只能坐在家里,哦不,他的房产早就抵押了,现在应该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坐等公司破产。
    而简净秋保持沉默,只是不想和他说起任何关于那个人的事,她知道她妈妈会让那个人重新消失在她的生活里,至于具体的,妈妈不说,她也不会多问。
    车里安静下来,陆其琛回复着手机上陆承颂发来的消息,老爷子醒过来不见他,心里不爽快,就折腾陆承颂,陆承颂找到他这来,要他赶紧回去。
    他又不傻,回去了,老爷子还能放他出来?
    “今天是冬至,这一年马上就要结束了。”
    她轻而缓的声音落在他耳中,他摁熄屏幕,看向她,她依旧低着头,像是自言自语的说出了这句话。
    似乎是感受到他的目光,她抬起头,侧脸看向他,和他对视,重复了一遍:“就要结束了。”
    陆其琛嗯了声,神情如她一般平淡,说:“不问问我这几天去哪了吗?”
    她顺着他问:“你去哪了?”
    “在医院,家里老爷子生病,非要拉着我在医院陪着。”
    “严重吗?”
    “不严重,差不多可以出院了。”
    她点点头,没再说话。
    ——
    周末,简净秋按照陆其琛的要求到了他的公寓,但是没见到人,只有一位阿姨在打扫卫生。
    阿姨人很热情,自来熟的和她搭话,她有一声没一声的应着,在手机上给陆其琛发了消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她盯着手机,希望那人有事情回不来,那她也就可以不用待在这,更不用见到他。
    “你是小陆的女朋友?”说着说着,那阿姨突然这么问了一句。
    简净秋淡淡的摇摇头:“不是。”连朋友都不是。
    从那个阿姨口中,她大概听出,她是陆家的保姆,是看着陆其琛长大的人,今天过来,也是陆其琛爷爷的吩咐。
    她坐在沙发上,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他回过来的消息:半个小时后见。
    简净秋沉了口气,从书包里拿出试卷来做,厨房里忙活的阿姨见了,笑着夸她爱学习,还说要是家里的儿子有她一半努力,什么大学考不上。
    她没说话,低头做着卷子。
    半个小时后,陆其琛回了公寓,阿姨高兴的接他进门,和他说厨房里炖着的汤如何如何。
    他把手里拿着的礼品袋递了一个给阿姨,阿姨笑呵呵的说着感谢的话,随后传达了几句陆其琛爷爷的话后,便收拾东西离开了。
    陆其琛把东西放在一旁,直直地坐到了她身边,简净秋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忽拉过她的手,挽起袖子,露出那条手链。
    他眼眸微眯,目光扫过她的脸,浅浅的讽笑:“什么时候余声阳成你妈了,嗯?”
    “戴着它和我做会更爽吗?嗯?”
    她愣了下,眨眨眼:“我是怕你生气,所以才没说实话。”
    “撒谎。”他松开她的手,“你知道这个手链在这个系列中代表的含义是什么吗?”
    她摇头。
    “永恒的守候。”
    她依旧沉默着看着他,没因为撒了谎而有半点心虚,对上她豪不生怯的目光,陆其琛在心里笑了声,她很少像现在这样与他对视,很多时候都是低着眼皮,以至于他都没认真看过她的眼睛,她是很明显的内双,眼尾微垂,眼瞳圆亮,看着人的眼神平静柔和。
    这样讨好的看着他,看来她是真的怕他生气了,要不是老爷子非要让他给他那些姨妈们挑礼物,他还真不知道,她身边那个舔狗竟然是翎扬的二公子,他家旗下的珠宝公司,今年年末推出的这个系列可谓是炙手可热。
    良久,他偏过头轻飘飘的说:“取了扔了。”
    简净秋也没多说,乖乖把手链取下放进书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