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重逢

      陆其琛在国外那几年,认识了一群玩赛车的朋友,闲暇之余,就和那些人玩玩车,剩下的时间,他一心扑在了学业上,也是这样他提前完成了学业,早别人两个多月毕业。
    留学期间,他仅仅在第一年回了一次国,还是因为老爷子突然生病入院,嚷着说自己活不久了要见他一面,他才回去的。
    回去一趟他还把自己弄感冒,脑袋昏沉的回来,收拾东西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把那个名牌放进了行李箱里,东西掉出来的时候,他怔了下,也叹了口气。
    想扔仿佛又舍不得,犹豫不定之下,最后,他把它放回了行李箱。
    但似乎从带这个名牌过来以后,他总是会想起她来,在每一个睡不着的夜晚,简净秋三个字不断侵蚀着他的心,让他无法忘记她,让他就算隔着千山万水也想知道她的近况。
    他听说她考上了陵川师大,以后毕业了要去当老师,想起她那脾气来,他觉得她去当老师,怕是要受学生欺负的。
    想过后,他又骂自己有病多管闲事,多骂几次后,他自己也清醒了几分,不再去关注她的任何事,直到今年毕业回国。
    老头子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却操心着要给他和陆承颂张罗婚事,有陆承颂这个大龄单身人士在前边顶着,到他这火力小了很多,但也足够让他头疼。
    比如今天非嚷着让他去接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小姐来家里吃饭,他不去还不行,老头子闹得慌,他爸也给他施压,还让人亲自带着他去,他没办法,只能去接一趟。
    车上已经准备好了礼物和鲜花,就等着他见到人把东西送出去,陆其琛坐上车,把东西扔到副驾上去,无聊的拿出手机给江屿川发了几条消息,问他什么时候回国,那边没回,他放下手机,问司机:“去哪接?”
    司机说是去陵川师大的时候,他马上想起她来,其实算起来,他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想起她来了,忽然这么提起与她相关的来,他竟有些心潮起伏。
    到师大门口时,恰逢是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校门口人有些多,陆其琛双手插兜,靠在车边,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半点少年气,取而代之的是透着稳重气息的成熟男人,五官相比之前也更加俊朗,简简单单的一身灰色常服就引得许多女孩子频频回头。
    等了好一会,还不见人来,他有些心烦,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人已经迟到快二十分钟了。他冷着脸把手机揣回包里,一抬头,就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从校门快步走了出来,那一刻,他心跳漏了半拍,脸上覆盖的寒冰立即融化,转而是震惊和喜悦。
    他的目光追着她移动,她穿着白色的吊带裙,背着一个蓝色的小书包,手里拿着手机,时不时低头看上两眼。
    他看着她朝自己这边走过来,又眼睁睁的看着她从他面前走过,两人近到他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拉住她,近到他可以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可她偏偏硬是没有注意到他半点,目不斜视的大步往前去,微风吹起她的长发,牵引着他加速跳动的心。
    陆其琛再没忍住,抬脚追了上去。
    到达那家咖啡店,简净秋扫了一圈也没看到赵千凡那家伙,正要转身出去,他又忽然出现,一下拽着她的手臂,“敏敏,你就告诉我茉莉在哪好不好?”
    “你先放开我。”她伸手推他。
    赵千凡厚着脸皮说什么也不放。
    前天,因为赵千凡爽约,害许茉莉一个人站在电影院门口等他,他也没打电话和她说一声,直到她等得不耐烦了自己回去。
    许茉莉被气得够呛,回去后把他所有的联系方式都给拉黑了,然后来了个消失,他这会才知道着急的来找人。
    简净秋肯定不会告诉他,他这次是真的做得过分,茉莉那么要强的性子,给她打电话的时候,说话都带了哭腔。
    “赵千凡,你每次都这样,茉莉都原谅你多少次了!”
    “我真的知道错了,敏敏,你帮我和茉莉说说情,求你了。”
    简净秋不理他,挣扎着要走,赵千凡拖着她的胳膊不让她走,“敏敏,你帮我这一次,等以后你结婚,我给你当伴娘,我说到做到。”
    她叹了口气说:“不需要。”
    而那追着来的人,关键的没听到,就听到结婚两个字,还看到他一副死缠烂打的模样,二话不说,上去就把人拉过来,狠狠朝脸上揍了一拳,然后将人护在身后。
    简净秋还没反应过来,她匆匆看了一眼这个陌生的身影,就赶紧越过他去扶跌坐在地上的赵千凡。
    赵千凡一站起来就指着他骂:“你他妈有病啊!上来就打,你谁啊?”
    简净秋这才顺着他的手看清对面的人,见是他,她眼中闪过一丝震惊,随后脸色冷了下去。
    陆其琛却带着笑意看她。
    他们这边动静不小,一下把咖啡店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服务员忙过来问情况,简净秋说了句抱歉,拉着赵千凡就往外边去。
    赵千凡不干,硬是要打回去,简净秋一边推着他往外走,一边问他:“你还想不想见茉莉了?”
    那他肯定是想的,可也不能不明不白的白挨一拳,他扭过头去骂陆其琛孙子,嚷着要和他约架。
    陆其琛笑里藏刀的走上来拦住简净秋,“敏敏,你这位朋友需要我再帮你教训教训吗?”
    简净秋把脸撇朝一边压根不想看他。
    赵千凡听陆其琛喊她敏敏,反应过来两个人认识,想着刚才应该是误会,他一下笑了起来,“敏敏,遇见老朋友了就叙叙旧呗。”
    说着,他拿过简净秋的手机,自顾自的拉着她的手把手机解开,对着手机录了一个视频。
    他捂着脸卖惨,喊着许茉莉的名字,说自己被人打了,让她来救命,录完以后把视频发给许茉莉后,又把手机塞回简净秋手里,动作之流畅,一看就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
    赵千凡拍拍简净秋肩膀,说:“敏敏,你别生气,下次我请你吃饭,你们先聊,我就先回去等茉莉消息了。”
    他说完,看了一眼陆其琛,抬脚就离开了。
    简净秋也不想多待,转身就要走,但那人又快速的走到她前面拦住她。
    她抬眼看他:“你什么意思?”
    “来回答你四年前问我的那个问题。”
    “什么?”她皱眉。
    “你问我是不是喜欢你,我现在来回答你。”他认真的看向她,“是,我喜欢你,简净秋。”
    陆其琛以为他说完这话至少能在她脸上看到一点惊讶,可什么都没有,她只是平静的看着他,几秒后,挪开眼,像是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般,越过他就大步离去。
    他想再次追上去,但被赶来的司机拦下,司机说人已经接到了,并提醒他这是他父亲交代的,不可以就这样一走了之。
    司机的话对他并没有任何威慑力,他看着她上了出租车,就这样头也不回的离开,心里的失落感一点点吞没他,他瞪了一眼司机,扭头就走,完全不再管自己出来这一趟是为了什么。
    ——
    和大家说一下更新时间,以后就隔天晚上十点更新。
    新的一年即将到来,小E祝大家平安顺遂,财源滚滚,也祝我自己一切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