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破碎

      一早,陆其琛赤裸着上身站在窗台边,看着床上拱起的一小团,听着那边的人汇报情况,他轻轻嗯了声,嘴边勾着一抹笑,没死就好,一个不需要掂量就可以随意践踏的筹码,他可舍不得一下就弄死。
    他放下手机,躺进被子里,从后面抱住她,她动了动,有几分抗拒的意思,但她似乎很快反应过来,便没再有动作,任由他抱着。
    简净秋迷迷糊糊的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余声阳浑身是血的躺在街边,路过的行人被他的样子吓到,他们观望着他,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帮帮他。
    她心里好着急,想跑过去看看他,可她跑了很久,还是在原地打转,她急得哭了起来,喊着路边围观的人,想让他们救救他,但是没有人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呼喊。
    她一直喊一直喊,直到惊醒。
    然而,一睁眼就对上一双阴沉沉的眼睛,她侧过身去不看他,耳边传来他的讥笑:“做梦都在哭喊,怎么?他死你梦里边了?”
    她没说话,他看了她一眼,起身进了浴室。
    水声响起,简净秋慢慢坐了起来,脑袋昏昏沉沉的有些痛,她想抬手揉揉太阳穴,一抬手却发现手上的戒指不见了,她忙起身下地去找,但找了好几圈也没有找到,她明白是被他取走了。
    她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安安静静坐在床边等他出来,她要她的戒指,也要他放人。
    听到浴室传来的开门声,她倏地站了起来,目光直直的盯着那方,陆其琛湿着头发走出来,一抬眼就和她的目光对上,他拿着毛巾擦了擦头发,问她:“饿了吗?先去洗脸,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她站在那没动,问他:“我的戒指呢?”
    “扔了。”
    她愣了好一会,张口想问他扔哪里了,想到他不会告诉自己,她就问:“余声阳在哪里?”
    “现在……应该已经回去了吧。”
    回去了……她灰暗的眼眸忽地亮了起来,目光在房间里四处扫过,没有看到她想要找的东西,她又问:“我的手机呢?”
    他没回答她,走到她面前,“人我已经放了,你现在要做的是乖乖待在我身边,别想一些有的没的。”
    “我要确认他没事。”
    陆其琛不屑的呵了声,简净秋没管他,走到窗边,把窗帘全部拉开,在床头柜下边找到了她的手机。
    手机已经被关机,她开机第一件事就是给余声阳打了电话过去,但依旧是无法接通,她抬眼看他。
    “可能还没醒吧。”他悠悠说了句。
    她皱了下眉,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姜嘉好打过来的,她侧过身接起电话——
    “秋秋,你在哪里啊,小余哥找到了,你快来啊!”
    心里升起一丝喜悦,简净秋问她在哪,她马上过来。
    “市医院,在市医院急诊科!”
    “医……医院?”喜悦瞬间被夺走,她一下愣住。
    也许是察觉自己情绪太激动,姜嘉好怕她着急,深吸了一口气,缓着语气和她说:“没事,就是受了点小伤,他这会嚷着要见你呢。”
    简净秋一听就知道她撒谎了,余声阳如果受了伤到了医院去,第一个念头就是要瞒着她,怎么还会想她去呢。
    她讷讷的应了一个好,内心渐渐被不安填满,她问陆其琛:“你对他做了什么?”
    他一脸无所谓的抬抬眉:“我又不是什么大善人,当然要给他一点教训,不然什么阿猫阿狗都来跟我抢,我岂不是要累死。”
    她已然没有精力再与他多说什么,她越过他,进了洗手间,简单洗漱过后,陆其琛提出要送她过去,并不准她拒绝,就这样,他这个始作俑者送着她到了医院。
    可半路上,他又带着她说要去吃什么早点,她哪里有胃口,迫于他的压力,她忍着吃了几口,这样一耽搁,等她到医院已经十点多了。
    简净秋不想他跟着上去,就和他商量自己会很快下来。
    他心里明白她快不了,但还是点了点头。
    简净秋和姜嘉好打着电话,按照她说的路线,疾步前去,距离慢慢拉近,她的心也跟着怦怦乱跳起来。
    远远的,姜嘉好看见了她,立马朝她跑了过来,却是来拦着她,不让她往前,她说余声阳正在观察中,让她等等再过去。
    她等不得,一秒钟也等不得,眼睛直直的望着走廊的尽头,她撇开姜嘉好,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余声阳的家人都在,他妈妈靠在他哥哥肩上哭泣,他爸爸坐在一旁,脸色十分难看。
    她瞥了一眼亮着的门牌——重症监护室,她一步作两步垮了过去,隔着玻璃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余声阳,他身边摆满了各种仪器,告诉着外边的人,他是有多么的严重,简净秋瞬间身体犹坠冰窟般,颤抖起来。
    余声阳他妈妈看见她,猛地就站了起来,她把她推开,哭着说都是因为她,说这一切的祸事都是她招惹来的。
    他妈妈情绪越来越激动,推她的动作也越来越用力,她被推了跌坐在地上,姜嘉好急忙过来扶起她。
    姜嘉好不满余声阳妈妈的态度,说:“怎么就是跟你解释不清呢,警察都说了,余声阳是被几个毒虫报复了,关秋秋什么事?”
    “关不关她的事,你自己问问她。”他妈妈指着简净秋,“我小阳可怜啊,被人折磨得体无完肤扔在医院门口,医生说在晚一步到医院,人就要断气了。”
    “医生还说,我小阳可能醒不过来了,我那么好的小阳,他还那么年轻啊……”
    余声阳妈妈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哭声响彻整条走廊,而简净秋却哭不出声来,只有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她胸口像是被插满了刀子,又像梗了一块大石头,令她喘不过气来,只是一瞬,冷汗就爬上她的额头,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白纸。
    她的样子吓到了姜嘉好,她扶不住她,只得任由她慢慢的从她手里滑落,跌到地上,失去意识。
    “医生,救命啊……”
    她扭头看向四周,恰逢拐角处走来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她忙大声喊道:“医生,这里有人晕倒了,快救救她啊!”
    那名医生快速跑了过来,问她什么情况。
    她焦急地说是受了天大的刺激。
    医生看了眼她,欲言又止,看着医生这种时候还吞吞吐吐,反应慢半拍,她有些生气,“你快看看她啊!”
    医生蹲下身,察看了一番,将人抱了起来,对姜嘉好说:“别担心,跟我过来。”
    医生说简净秋是急火攻心导致的晕倒,挂两瓶水,等醒了观察两个小时就可以回家了。
    听到她没事,姜嘉好松了口气,她坐在病床前,看着脸上毫无血色的简净秋,心里难受起来,她不知道,要是小余哥真醒不过来,她家秋秋要伤心成什么样。
    想到这,她气不打一处来,管他什么毒虫、害虫的,她要给她小余哥报仇!
    ——
    大家的愤怒我都有感受到了,到目前为止大家可能会觉得小秋懦弱,不该一味哭泣,觉得她应该反击回去,但现在并不是一个合适的反击点,她想要余声阳活下去,也想要保全他,而且小秋在童年受过伤害以后,是在父母的保护下长大的,陆是她从未见过的恶,且是无法预估的恶,她没法对抗这种恶,所以请大家给她一点时间。
    大家也不用担心,余声阳不会死的。
    最后说一个不好意思的事,我预支了个调休,想请个假,周末想出去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