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误会就误会了呗

      见她离开,陆其琛抬脚想要跟上去,兜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他一看是陆承颂的助理,立马就给挂了,但很快,陆承颂本人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这次,他不耐烦地接了起来:“什么事?”
    “你动了梁青和的弟弟?还是两次?上次买毒也是想用在他弟弟身上?”
    陆其琛嗤笑:“你陆承颂厉害,一声招呼传下去,整个陵川没有哪只毒虫敢卖给我。”
    “我知道你和梁青和走得近,怎么?你要给他的废物弟弟讨个公道?”
    陆承颂沉默下来,好半天才有开口说:“陆家给你铺的康庄大道你不走,非要做些地痞流氓的行径,是吗?陆其琛。”
    “陆承颂,我喊你一声小叔叔是给你面子,但我陆其琛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更何况,要不是陆廷出那档子事,说不定我现在还真是新海湾的小混混呢。”
    “是,你不用我来教训,我只是想提醒你,做事须有下限,别到了不可挽回的时候,才来后悔。”
    后悔?陆其琛不屑的挂了电话,嫌弃他老古董一般的说教,他陆其琛做过的事,从不后悔!
    ……
    姜嘉好提着各种口味的粥和汤回到病房,病房里空空如也,她以为简净秋去看余声阳了,过去又没见到人,倒是余声阳他妈,一脸警惕的盯着她,不让她靠近。
    她回病房的路上给她打了电话,电话接通,简净秋解释自己出去走了一圈,现在回来,就在病房里,她松了一口气,回到病房确实见到了人。
    简净秋气色十分差,也不肯吃东西,时不时的还要背过身去偷偷抹眼泪,姜嘉好看得心疼,她下定决心要好好教训一下打伤余声阳的人,给她家秋秋和小余哥出一口恶气。
    早一会,她已经联系了她的一位发小,让他帮忙调查,只是这会还没有消息。
    她找了个借口说是去外边给她买点其他吃的,简净秋不让,说太麻烦了,她是真的没胃口,等想吃了,会告诉她的。
    姜嘉好没听她的,执意要去,她也拦不住。
    一出病房,她就打了电话过去催,蒋时俊说查到了,帮手他也集结完毕了,就等她过去了。
    她也没耽搁,二十多分钟的路程,她硬是十五分钟就到了。
    在蒋时俊家酒店门口,她还看到了江屿川,但她现在没时间搭理他,就当做没看见上去和蒋时俊说话,两人像三岁小孩一样,当着一堆人却还小声小气的“密谋”着,自以为很小声,身边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去打架,你就带一群小屁孩去?”
    江屿川看不过去,插了句嘴。
    他们七八个人,一个个瘦得跟个猴似的,打他一个都废力,去到外边,还不吃大亏。
    蒋时俊不服气,“屿哥,你可不要小看人,我大二了,去年就已经成年了的。”
    姜嘉好瞥他一眼,没好气的扭过头。
    “这事啊还得看你屿哥。”
    江屿川的话是说给蒋时俊听的,人却绕到姜嘉好面前去,目光落在她脸上,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装模作样。”
    姜嘉好嗔他,心里却是有些明白,能把余声阳弄成那样,对方的实力肯定是不小的,而且可能还是些不要命的毒虫……
    她没说话,江屿川对着电话那头吩咐了两句,挂了电话,得意的朝她挑眉。
    她白他一眼,扭头走到蒋时俊身边去。
    江屿川其实看不顺眼蒋时俊得很,原因在于当初他和姜嘉好闹掰以后,这小屁孩很快就取代了他在姜嘉好身边的位置,曾经有一段时间,他还以为姜嘉好喜欢他来着。
    江屿川打完电话,没过多久就有三辆车停在了酒店门口,第一辆车上下来三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他们客气的和江屿川打招呼。
    姜嘉好看着那三人,光那气势就够吓人,她吞咽了一口,没说话,乖乖跟着江屿川上了车,把蒋时俊扔在了酒店门口。
    蒋时俊帮她查到的是余声阳上一次在悦府宾馆被人陷害嫖娼的事,嫌疑人是悦府宾馆的老板陈七。
    半路上,姜嘉好收到了蒋时俊的一条消息,是医院门口一辆车的监控截图,虽然不清晰,但还是能勉强看清副驾驶上是一个光头男人。
    蒋时俊说就是这辆车把人扔在医院门口的,还说她的朋友应该得罪什么厉害的人了,这张照片是他在监控被破坏之前,花了大价钱买来的。
    姜嘉好想不到余声阳会得罪什么大人物,她也不想去考虑这么做的后果,只想先把这帮人收拾了,再去找那个死光头。给余声阳狠狠出一口气!
    悦府宾馆的大门紧闭着,于是,光天化日之下,一群气势汹汹的人,拿着铁棍,硬是把人门给砸得稀碎,闯了进去。
    姜嘉好走在前头,扫了一眼这个并不大的宾馆,一楼前台没有人,她带着人往楼上去。
    三楼被改造成棋牌室,窗帘紧闭着,天花板上的白炽灯灯光微弱,导致整个三楼光线并不好。
    楼上的人应该是听到了楼下的动静,密密麻麻的脚步声传下来,姜嘉好扭头盯着楼梯口。
    不过一分钟,十多个人从楼梯口冲了出来,把出口堵住,一个相貌丑陋的男人摸着自己的光头,从最后走了出来,他迎着姜嘉好骂道:“哪里来的臭丫头,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不想活了?”
    看到光头的模样,姜嘉好讶异的拧了下眉,她才要还口,江屿川忽地一把把她拽到身后去,他上前一步,拽着光头的衣领子推着人往后去,光头看清他时,脸色骤然变了,他扯着笑刚要开口喊人,却见江屿川阴沉沉的低声威胁道:“别说认识我!”
    他立马收住笑,眼神讪讪的点了点头。
    “他怎么得罪你了?”
    江屿川一眨眼,表情变了变,回头问姜嘉好。
    “他陷害余声阳嫖娼,害他再也不能当警察了,而且还有可能是毒虫头头,为了报复余声阳,把他打得只剩一口气扔在了医院门口。”
    说着,她把那张监控截图递给他看。
    江屿川皱起眉来,把陈七和余声阳联系起来,他大概猜到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陈七原来是夜幕会所的打手,也算是陆家养在夜幕的打手之一。
    后来,陆其琛的叔叔陆承颂接手夜幕以后,十分看不惯陈七等人的行事作风,就找了借口将人赶了出来,没想到被陆其琛养在这里。
    如果姜嘉好知道这层关系,以她的性子,他肯定又要被牵连了,当初答应简净秋不把她和余声阳的事说给陆其琛,也是怕出了事后,她迁怒他。
    而且现在听她这么说,陆其琛是把人往死里搞,这下,他想置身事外都没办法了,只能瞒一时是一时了。
    陈七瞥了一眼她的手机屏幕,赔着笑说:“不知道陈七是如何得罪了大小姐,能让大小姐这么的兴师动众。”
    姜嘉好问:“余声阳认识吗?”
    陈七连连点头:“知道知道,就是前两天带了两个妓女来我们宾馆的小警察。”
    说着,他叹了一口气,“就因为他,我们现在还停业整顿呢。”
    “所以你们为了报复他,把他折磨得命都快没了?”
    陈七震惊:“误会啊,我们哪敢啊,一定是误会!”
    姜嘉好哼了声,不想再听他狡辩,那照片虽不清晰,可她也不瞎,她扫陈七一眼,说:“误会就误会了呗!”
    说完,她扭头朝后边的人招了招手:“上。”
    ——
    今天码字嘎嘎顺,不出意外,晚一点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