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除夕

      除夕夜飘起了大雪,他慢慢开着车行在风雪中,按耐不住心里的想念,他拨通了她的电话,已经做好打不通电话的他,被她一声轻轻地“喂”,惊得说不出话。
    他强忍着内心的欣喜,镇定地问她:“吃完年夜饭了吗?”
    她轻轻嗯了声,问他:“有什么事吗?”
    “没事,我这边已经结束了,今晚要回家吗?我过来接你。”
    “不回了。”
    “好,那你……”
    “姐姐,我们去那边,那边一会有烟花!”
    手机那边传来小卓的声音,他怔了下,问她:“你在外面吗?”
    简净秋由着小卓拉着她的衣服往前去,她一手撑着伞一手拿着手机,回他:“嗯,在外面。”
    陆其琛沉默了一会,他想问她在哪里,想和她说他想见她,但他知道,她不喜欢听他说那些话,所以他只是嘱咐她外面冷,要早一点回家。
    她也应了一声嗯,两人都没说话后,她先挂了电话。
    车停在路边,外边的雪还再簌簌下着,看烟花,他想如果她要看烟花会在哪里,这几年对于燃放烟花爆竹管控严格,离她家最近的可以燃放烟花的地方就只有东湖广场了。
    她在东湖广场。
    猜到她可能会在那里,陆其琛心脏就怦怦跳了起来,明明他们早上才分开,不过十来个小时,他却像是与她分别多年一般,迫切的想要见到她,而这份迫切不停地挤压着他的心,他再也不想克制着自己,迅速驱车往东湖广场的方向去。
    东湖广场人群密集,他迎着风雪一边走一边找人,可穿过半个广场都没有看到人,他心情跌到谷底,站在雪中不动。
    他今天早上出门穿得单薄,里面一件浅色的半高领毛衣,外搭了也就穿了一件羊绒暗纹大衣,与广场上人人一件羽绒服的穿搭格格不入,但他似乎也不觉得冷,就那样站着,任风雪吹打着。
    “小卓,来这边……”
    忽然,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他惊喜地转过身去,瞧见一大一小的人影就在不远处,她弯着腰给小卓点仙女棒,仙女棒银色的光芒绽开,她也跟着笑了起来,那模样生动而又美丽。
    他怔怔地看着她。
    简净秋没想到他会突然在这里,看到他那一刻,她微微愣了一愣,脸上的笑容也僵在脸上。
    “陆哥哥?”小卓惊讶得眼睛都瞪圆了。
    他笑着应了声,走到两人身边,“路过这边看着很热闹,下来看看,没想到你们也在这边。”
    “好玩吗?”
    说是路过,可他回家的路和这完全是两个方向,就连去公司的路也是,但简净秋不在意他这个人,自然也就不会注意到他话里的漏洞,只是缓缓点点头回应了一下他。
    她牵起小卓的手,和他说:“我们要回去了。”
    意思是你可以走了。
    但陆其琛还不想走,他就说:“我送你们回去,看着你们上楼后,我就离开。”
    简净秋不想和他多言,也就由着他。
    几个人走了没几步,一个小女孩猛然从简净秋身后撞了过来,地上滑,简净秋差点就被她撞了摔倒,幸而陆其琛眼疾手快的一把把人抱住,才免了这一跤。
    陆其琛眼色沉沉地朝着跑过来的小孩家长瞪去,家长不好意思的说着抱歉,也让小女孩给简净秋道歉。
    小女孩四五岁的样子,小手紧张的扣在一起,奶声奶气的和她说:“姐姐,对不起。”
    简净秋蹲下身去,握住她紧张的手,笑着说:“没关系的,有没有碰到哪里?”
    小女孩摇摇头。
    陆其琛看着她温柔安抚小女孩的模样,忽然心底一热,眼里的厉色也随之消失,他想如果他们也有了孩子,她会不会……会不会因为孩子,对他……有所改变呢。
    心情微微激动起来,他目光盯着简净秋不放,一直送着人到了电梯口,见她要进电梯了,他忙上前一步,把她抱住。
    小卓还在身边,简净秋忍着没有把他推开,由他抱了一会,而他却以为她原谅他了,心里高兴得不行,说明天会过来陪她和她爸妈坐坐,她没说话,他也就当她答应了。
    大年初一的晚上,陆其琛把人“哄”回了家,他心里算盘打得响亮,可却也不敢直接把想法透露给她,只能腆着脸哄她,但是简净秋态度很冷淡,他多说了几句,她便低着眼不说话了,他怕她像之前那样不理自己,也就没敢再提,只紧紧把她抱在怀里。
    年后,老爷子的身体出了问题,需要出国治疗,陆其琛送着去了机场,临上飞机了,老头子又拉着他和陆承颂说了一堆不着边际的话,陆承颂还有耐心应他,他是只想把人送上飞机赶紧回家。
    这边还没应付好,公司又出了事,他只能返回去公司,等他处理好事情回到家里,已经十一点多了。
    他在楼下坐了会,轻声上了楼,她已经睡下,本不想打扰她休息,但他还是忍不住想去看看她。
    走到床边,他慢慢蹲了下去,她安静的沉睡着,面容一如既往的温柔恬静,手触碰到她眉眼时,他轻轻勾了勾嘴角,不由感叹,他的敏敏连睡着了也那么好看。
    手抚上她的脸庞,她不适的皱了皱眉,怕再待下去打扰到她休息,他恋恋不舍慢慢把手收了回来。
    就在他手即将离开时,她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轻声细语地说了句:“不要走……”
    陆其琛被她一句话说得心软,他立即握住她的手,她抓着他的手依恋的贴在脸侧,嘴里还在说着不要走,他另一只手抚上她的发顶,柔声回应她:“我不走,敏敏,我不走。”
    而下一秒,他便听她喊了一声:“余声阳……”
    这一声,叫他直接心碎了一地,整个人僵住,久久没能缓过来,握着她的手不自觉地收紧,简净秋渐渐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他阴沉沉的蹲在床边,她被吓了一跳,皱着眉,使劲抽回了自己的手。
    “为什么?”他沉声问她。
    她没理会他,准备翻过身去不看他,而他却猛然欺身过来,将她死死压在身下,她惊恐地伸手推他,被他轻松抓着手腕就摁在了头顶。
    “陆其琛,你做什么?”
    “我做什么?”他脸色冰冷如霜,漆黑的眼眸死死地盯着她,“做我该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