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赵千凡出轨 nvrensh u.co m

      最近的一段时间,陆其琛折腾她折腾得厉害,还不做安全措施,避孕的药接着接着的吃,她心里恼得厉害,可无论她怎么发作,他都如此,过了又腆着脸跟她道歉,她厌烦又恶心他那副嘴脸,便直接找了借口回家去。
    可没回去两天,他就追着去了,简父以为两个人闹了矛盾,不免有些担心,就单独找了陆其琛谈话,陆其琛巧舌如簧,不往自己身上揽错,也没说简净秋的不是,总归就是生活上的一点小分歧,几句话就把她爸打发好。
    简净秋心里无奈,也不想把事情牵扯到家里去,就和他回去了。
    陆其琛看她实在恼得厉害,也不敢再对她做什么,她是个好脾气的人,被他惹急了,也不会对着他破口大骂,只会紧紧蹙着眉头生闷气,那模样有些可怜也有些可爱,所以他有时还会故意逗逗她,见她蹙了眉头便收,然后不要脸的凑在她身边,明着是道歉,其实只是他借着机会亲近她。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i yu z haiw u .x yz
    简净秋常常被他弄得无可奈何,除了沉默再无其他,这种看不到头的日子,让她的情绪一直都比较低落。
    清明那天,陆其琛突然说要带她去看望他母亲,早上下了雨,所以他们是下午才过去的。
    墓地在半山腰上,等他们到那的时候,天又下起雨来,小雨不算大,他撑着伞牵着她的手,走了好多级台阶,又朝里面转了好几个弯才到。
    到了墓前,陆其琛跪下去给他母亲磕了三个头,磕完他没有立即起身,而是对着墓碑上的照片说起话来。
    他说:“饶锦珍我已经帮你弄死了,马上就到陆廷了,你放心,我绝不让他死的轻松,一定是你痛苦的千倍万倍。”
    听到他说的话,简净秋震惊之余抬眼看了看墓碑——苏柔,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其中的纠葛她并不好奇,只是那照片上的人,将她的目光吸引了去。
    经历过风吹日晒的照片变得不太清晰,但还是能看出来女人的样貌,淡淡的微笑配着她精致的五官,一双杏眼生得很漂亮,只露出一点衣领的衣服像极了校服,她不禁疑惑地皱了下眉。
    这个时候,陆其琛刚好站起身来,瞧见了她的疑惑,但没急着解答,地上的雨水弄湿了他膝盖处的裤子,手上也沾了些,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帕子擦了擦后,才说:“这是她高中时候的照片,我去她学校找来的,她以前很优秀,学校里留有她很多照片。”
    简净秋的目光移向他,他的眉眼既像母又像父,只是一点没有她母亲眉眼里透着的善,只像他父亲,除了阴狠,别无其他。
    她低下眼,不再看他。
    陆其琛母亲的旁边还有两座墓,属于他外公外婆,同样是两位慈眉善目的人,离世时的年纪不大,若不是与陆其琛牵扯了那么多恨,她要是哪日从这墓前经过,也是会为这一家人叹息一声的。
    地上积水多,陆其琛也没让她跪拜,但出于礼貌她还是给三位长辈深深鞠了一躬。
    回去的路上,陆其琛不知是真头疼还是假头疼,非要躺在她腿上,司机就在前头,无论简净秋怎么推他,他说不起来就不起来,还硬拉着她的手放在他脸上。
    “陆其琛,你别装了。”她无奈地说。
    “敏敏,我真的难受。”
    说着,他还往她肚子上贴。
    她轻轻叹息一声,扭头看向车窗外,不再与他辩驳是真是假。
    陆其琛确实是觉得头疼,但也没那么疼得厉害,他只是逮着机会想要占她便宜,贴在她腹部,他又不禁想,什么时候这里才能有他们的孩子,什么时候她的心里才会有一点点他。
    这样想着,他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二十多分钟的路程,他做了一个短小的梦,梦里他们有了一个孩子,是个调皮的小男孩,拿着她的画笔在他的文件上涂鸦,被她说了两句便哇哇大哭起来,她心软看不得孩子伤心,就把孩子抱了起来,温柔地告诉他不可以在爸爸的文件上乱涂乱画,小家伙吸着鼻子点头答应。
    比起她怀里的孩子,她说这话时的样子更让他心动,温柔美丽,这世上,他再也找不出比她还好还温柔的女人了,仅此一个,仅属于他的敏敏。
    “敏敏……”他在睡梦中呢喃了一句。
    简净秋闻声低眼看了他一眼,抬手推推他的头:“到了,你可以起来了。”
    他缓缓睁开眼,梦里的人近在咫尺,他直起身一个没忍住,伸手摸着她的后颈,快速的在她唇上吻了下,她脸刷的一下红了,眼神瞟了瞟前方的司机,见司机面不改色,她怨怨看他一眼,打开车门也不等他,大步向前走去。
    他忙下车追了上去,“敏敏,我错了,不生气,下次不这样了。”
    她依旧是不理他,他也习惯了,厚着脸皮去牵她的手,一摸到便紧紧握着,不让她甩开。
    晚上,陆其琛在餐厅定了位置,说是那家餐厅出了一个新品很受欢迎,想带着简净秋去尝尝,她不想去,他就给韩昭下死命令必须把人接到,韩昭没有办法,她也没有办法,为了不让韩昭为难,她便妥协了。
    说是新品,可也不过就是个菜,简净秋一点胃口没有,看着一桌子的菜有些犯恶心。
    陆其琛倒是心情极好,耐心的哄着她,想让她多少吃点,他唠叨得厉害,简净秋听不下去了,才稍稍吃了一小口。
    饭到中途,许茉莉突然打来电话,电话里还哭个不停,像是喝了酒,一边哭一边说,简净秋也没听明白个什么,就一直问她在哪里?是还在榕城还是已经回陵川了?
    电话那头的人又哭了好一会,才说自己已经回陵川了,在她们之前常去的那家酒吧里。
    “我去看看她。”
    挂了电话,简净秋起身收拾东西就要走,陆其琛赶忙跟着站了起来,说:“我跟你一起去,她喝醉了,多个人有照应。”
    她顿了顿,点头同意。
    两人到那里发现许茉莉和酒吧的人起了冲突,一个人面对着几个男服务员,吵起架来也丝毫不落下风。
    陆其琛上去和几个服务员说话,简净秋就去把人扶出去,许茉莉看见她,又开始哭了起来,她扶着她上了车,她坐在车上抹了一把眼泪,吸了吸鼻子,扭头对她说:“敏敏,赵千凡出轨了,我跟他完了。”
    “什么?”
    简净秋瞠目盯着她,不敢相信赵千凡会出轨,她心里甚至想问她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可眼前的人,她了解,她会跑回来,那就意味着她已经百分百的确定了。
    许茉莉喝的不多,意识也是清醒的,就是哭了许久,眼睛肿得厉害,这会又强忍着眼泪,看着状态不太好。
    陆其琛打发好酒吧的人,出来后,便自觉坐到了前面,吩咐司机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