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结尾

      姜嘉好看到床上完全没了生气的简净秋时,眼泪夺眶而出,那样活生生的一个人,被折磨得都没个人样了。
    她蹲在她身边,拉起她瘦骨嶙峋的手,手背上还留着置留针,她不敢用力,只能轻轻拉着她的指头,柔声喊她的名字。
    简净秋半睁开眼,看到姜嘉好时,毫无征兆的,无声的落下了眼泪,两人就这样相对无言的哭泣着。
    “秋秋,你别怕,我带你走,我带你离开这里。”
    “好好……”她声音弱得只有气声,“我活不下去了……没办法活下去了。”
    她使劲摇着头,“不,可以的,你要活下去,你爸妈,小卓都还在等着你,秋秋,你要活下去,要努力活下去……”
    活下去……
    要活下去……
    她的声音在她耳边回想,过往的日子在她脑海里浮现,她眼眸动了动,慢慢蜷缩着指尖,握住了她的手。
    另一边,陆其琛和江屿川扭打在一块,直到儿童房里传来孩子的哭声,陆其琛才冷静下来,起身去房间里看孩子去。
    江屿川靠坐在地上喘气,两人打得厉害,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嘴角还有血迹,他扫了一圈一地房子,不记得是什么时候,陆其琛和他提起过一次,说想要买一套这里的房子。
    这个地方临近新海湾,而陆其琛小时候和他母亲曾在新海湾生活过几年,也许是这样,他才会想着要在这里安一个家。
    姜嘉好出来看到他受伤坐在地上,忙过来扶起他,问他伤怎么样?
    江屿川摇头表示还好。
    姜嘉好松了一口气,带着他去到卧室里,打算把简净秋带走,但陆其琛追着过来,不让他们走。
    江屿川上去拽着他的衣领,把他扯到床边,让他看着她,“再这样下去,她就要没命了,陆其琛,你清醒一点吧!”
    陆其琛顿住,随即江屿川的手一松,他便无力的抱着头蹲了下去,他把她拉入这段孽缘之中,困住自己的心,囚住她的身,如今无止境的纠缠是该结束了,该结束了。
    他独自一人倚在床头,哭声慢慢响彻整个房间,伴随着的还有孩子的啼哭声……
    简净秋被诊断出患有严重的产后抑郁,周岚担心她想不开,日夜不分的守在她身边,陪着她配合医院治疗,她在医院休养治疗将近半年,才出院。
    这段期间,陆其琛没有再出现,像是忽然消失在了她的世界里,直到简净秋决定要出国的前一天他才找到她,再看到他,简净秋只觉得害怕,她紧张地抓着衣角,问:“你又要做什么?”
    他笑笑:“敏敏,我们还没有离婚呢,我是你的丈夫,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他往前一步,她就往后退,直到后背贴在墙上。
    见她害怕,他停住脚步,“听说你要出国了?”
    她拧眉一脸戒备地看着他。
    “我可以放你离开,以后你想去哪就去哪,不用时刻待在我身边,但是我们的联系不能断。”
    “你也放心,我不会经常打扰你的。”
    “如果我不答应呢。”
    “不答应?”他笑了一声,“那我只能另想办法了,在我想到办法之前,你就无法离开这里。”
    “疯子!”
    “敏敏,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你真的都不愿意好好考虑一下吗?”
    简净秋闭了闭眼,从离开医院那天她就担心着,他是个疯子不会轻易放过她,他能等到今天才来,已经是超乎她的意料,长舒一口气以后,她点头说:“好,我答应你。”
    “敏敏!”他兴喜若狂的上前一把把人抱住。
    她使劲推开他,语气不悦:“我可以走了吗?”
    他没回应也没拦她,等她走到门口时,他又忽叫住她,简净秋以为他反悔了,心里不由紧张起来,她没回头,冷冷问他:“你还要说什么?”
    “依依已经会叫妈妈了,老爷子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幼清,你要不要见见她?”
    “不用了。”
    门打开又被关上,他看着那道紧闭的门,一颗心跌到了谷底。
    简净秋出国那天,陆其琛去了,但是他没敢出现在她面前,只是抱着女儿远远地看着她,目送着她离开,怀里的孩子咿咿呀呀的抓着他的衣服,他抚摸着孩子,轻声低语:“依依乖,我们一起等妈妈回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