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小日常

      依依不知道,爸爸怎么又惹妈妈生气了,反正妈妈已经好久没有到家里来过,也没有去学校接过她了。
    餐桌上,依依生气地盯着爸爸,两条眉毛一皱,筷子一摆,抱着手说道:“爸爸,妈妈都已经好久没回来过了,你就一点也不想把妈妈哄回来吗?”
    陆其琛放下手里的筷子,迎着女儿生气的目光,说:“爸爸不是正在努力中吗?”
    “你要不要帮帮爸爸,让妈妈早一点回家?”
    依依转了转眼珠,“我要怎么帮?”
    陆其琛笑笑:“你想想你平时怎么做,妈妈能最快出现在你面前,你就怎么做?”
    怎么做?能怎么做呢?依依一想,那就只有在学校犯错的时候了,或者生病……
    不对!
    忽然间,她觉得爸爸给她挖了一个大坑,想让她故意犯错来引妈妈回家,如果她那样做了,妈妈就不是生爸爸的气了,而是她的了。
    “爸爸!”依依提高声调喊了他一声,“有你这么害人的吗?”
    依依生气地起身上了楼。
    陆其琛忙追着上楼,但被关在了门外,他隔着门和依依道歉:“依依,爸爸跟你开玩笑呢,爸爸怎么可能让你去骗妈妈,别生爸爸气了。”
    “依依。”
    他叩了两声门,里面还是没有声音传来。
    他顿了顿,继续说:“爸爸跟你保证一定把妈妈哄回来。”
    他说完这句,房间里传来了声音:“时间?”
    “三天。”
    “一天!”
    “……”
    “好。”
    随着他的应声点头,房门被打开,刚才还生着气的人,现在笑眯眯地看着他,随后牵过他的手,不解地问:“爸爸,你到底为什么惹妈妈生气?”
    依依拉着他往房间里去。
    可他不好说是因为自己动手打人了,打的还是她妈妈的同事,所以才惹得她妈妈不高兴的,于是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为了能够把答应女儿的话实现,陆其琛早早的就在简净秋工作的杂志社外边等着。
    时间看了一遍又一遍,还是没有看到她人出来,他不想干等下去,正打算下车,却又看见她走了出来,身边还有一个眼熟的人。
    就是上次被他打了的人。
    虽然简净秋说两个人只是普通的同事,但那个人可没把她当普通同事,上赶着做小三,破坏他家庭的垃圾。
    烦躁之余,他心下不由一颤,两眼直勾勾地看着那人,也看着她,看着她对着他展露笑颜,那样轻松的笑容,她对着依依都很少有,却对着他……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他没有冲动的上去就给人两拳头,而是装作大方的样子,下了车,也很规矩的靠在车上等着她过来。
    脸上的假笑能装出来,可那想要杀人的眼神,他却藏不住。
    那人很快察觉到那道不善的目光,抬眼看了过来,简净秋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来。
    陆其琛几乎是在她扭头的一瞬间,立刻转换了眼神,变化之快,让那个男人不由得疑惑地歪了一下脑袋。
    ——变脸真快啊!
    和同事简单作别后,简净秋朝他走了过去。
    “有什么事吗?”她问。
    他讨好地笑了下:“依依说想你了,想让你回家看看她。”
    “再说吧,这两天工作忙。”
    他听后哦哦两声,“那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
    她直接拒绝了他,也不等他再说什么,提脚就走。
    走出去几步,她又忽然想起什么来,皱着眉走了回来。
    见她返回,前一秒还满脸愁容的人,立马喜笑颜开起来。
    简净秋忽然想起来,今天中午依依钢琴老师给她打电话,说依依已经旷了好几节课,她在微信上和依依爸爸说过,但没得到具体的回复,就来问了她,但她这段时间和他没联系,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陆其琛解释:“依依说她想学跳舞,我让韩昭给她找了舞蹈老师,这几天在学舞蹈。”
    简净秋眉心依旧紧皱:“那她学了一半的钢琴怎么办?”
    “我看她更喜欢跳舞,钢琴她不喜欢的话,就不学了。”
    “不学了?”她讶异地看他一眼,“别教她做什么事情都三分钟热度。”
    “好,我回去就说她。”
    “还有别什么事都对她千依百顺。”
    “好。”
    他乖乖应声点头,简净秋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陆其琛有很多时候都不知道怎样才不算溺爱依依,他心里想的是,依依是他的女儿,他肯定是要把最好的东西都给她,把她的开心放在首位,只要她开心了,怎样都可以。
    对,怎样都可以。
    于是,他当着简净秋答应回去会如何如何“教训”依依,到头来还是换了个办法惯着她,让她为所欲为。
    也正是知道他是这样的,所以回到家的简净秋还是挂念着这个事,看了看时间,左右也还早,她就回去了一趟。
    可能因为她来时知会了一声,所以她到的时候,依依乖乖的在一楼练钢琴。
    父女俩都是会做表面功夫的主。
    见她来,依依立马粘着她,和她说自己最近一段时间在学校的表现。
    她认真听着,等她说完了,才提她学钢琴和跳完舞的事,让她没想到的是,依依说她下定决心了,两样一起学,并一定会学出一个成绩来。
    她的本意并不是一定要她学成一个成绩来,而是希望她能够学会认真的去对待自己作出的每一个决定。
    但依依这次执拗的坚持要这么做。
    简净秋没再劝她,只是告诉陆其琛多注意她的状态,别累着她。
    六月份,依依参加了一个中型的钢琴比赛,获得了一个二等奖的奖杯,她不太高兴,觉得如果自己再努力努力是有可能得一等奖的。
    简净秋觉得她已经很棒了,在没有落下舞蹈的同时还能在钢琴上有一个小小的成就。
    她的依依真的很棒了。
    依依见妈妈高兴也立马要了一个奖励——她要妈妈陪她过端午。
    简净秋也不想扫她的兴,当即答应下来。
    端午那天,一家三口对着平板上的教学视频,一边学一边包粽子。
    简净秋和依依厉害一点,陆其琛手笨半天了还没成功做好一个。
    依依让妈妈帮一下爸爸。
    于是,简净秋几乎是手把手的带着他从第一步开始。
    很难很难,她能离他这么近,陆其琛眼里心里哪里还有手上那个破粽子,满满都是她了。
    他们都三十几了,已经在慢慢变得不年轻了,再过个十几二十年,依依也长大了,有了属于她的家,那个时候皱纹和白发都会找上他们,然后慢慢的他们就会变成老头老太太。
    再然后,这一辈子就结束了。
    有点短暂啊……
    这辈子有她陪着的时间太短暂了。
    他想,他要早一点,早一点把依依培养好,等她一接手公司,他就有很多时间能和她在一起了。
    “陆其琛?”
    “嗯?”他眨眨眼,回过神来看她。
    见他不认真,简净秋微微拧眉,拉着粽子还没绑好的线,问他:“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他点头。
    “那妈妈说了什么?”
    依依在旁边给他补了一刀。
    他说不出来,讪讪一笑。
    简净秋沉了口气,把还没有打结的绳子在他手指上绕了一圈,打算撒手不教了。
    他见状,忙腾出一只手来,拉住她的手腕,“敏敏,我错了,你最后教我一次。”
    说完,他倾身忽地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陆其琛!”
    简净秋有些恼的往后退了一步。
    依依看了,心里小小的激动了一下,她笑着耸耸肩,背过身去。
    简净秋看了一眼依依,又看他,那眼神在无声的斥责他没分寸。
    她说:“以后别这样了。”
    他扬眉笑了起来:“再有下次,我自己滚出去。”
    说着,他连手带粽子往她面前一伸,简净秋盯着他的手看了两眼,抬手把那个粽子的结打好。
    粽子做的还算成功,出锅的时候,屋子里都有一股粽香味。
    吃晚饭的时候,依依提出来说希望十一岁生日去夏威夷过,而且是要一家三口去。
    依依说完以后,简净秋沉默了好一会才点头答应。
    依依高兴坏了,起身跑过去抱着妈妈不放手,简净秋揽着女儿笑了笑。
    看着母女两人抱在一起,陆其琛想,以后的每一天要是都能够像今天这样幸福就好了。
    那他此生就真的毫无遗憾了……
    ——
    姜嘉好怀孕那会,妊娠反应不严重,就是情绪变化很大,想的也多。
    她情绪一上来就喜欢把自己捂被窝里哭,江屿川也不敢强行把被子给她掀开,就坐在一边哄她。
    “嘉嘉,快出来透口气再进去。”
    他轻轻拉拉被角。
    “江屿川。”
    她在被子里喊他。
    “我在呢。”
    “我今天做了一个梦。”
    “梦见什么了?”
    “梦见我生了一个丑娃娃。”
    “有多丑?”
    她一把掀开被子,直起身来看着他,非常认真地说:“超级无敌丑!”
    她眼睛红红的,睫毛上还挂着点泪珠,脑门上都已经捂出汗来了。
    江屿川替她擦了擦汗,安慰道:怎么会?我老婆这么漂亮,生的孩子那也是最可爱的。”
    “那要是随你怎么办?”她摸着他的脸说,“我现在看你越看越丑。”
    “……”
    他一时不知道怎么接她的话,怕接错了,她下一秒就把离婚协议甩给他了。
    简单思考过后,他说:“梦都是反的,我们的宝贝一定最可爱。”
    这话算是安抚住姜嘉好了,她转转眼珠,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但她心里还是不太放心,就让江屿川回家去把他小时候的照片全部找了来,并让他陪着她一张张的看。
    她这么一看,倒是觉得江屿川小时候还是怪可爱的,黑溜溜的大眼睛,肥嘟嘟的小脸,看得她都想捏一捏了。
    翻到他六七岁和十多岁的照片时,那胖瘦对比尤其明显,整个人脱胎换骨了一般,她也想起来他们上小学四年级那会,他不知怎么的非要减肥,问他他也不说。
    那时候她还以为他就是说说而已,结果他是认真的,天天跟吃草一样的,减的可猛了。
    “哎,你那会为什么减肥啊?”她问。
    江屿川盯着她的眼睛,抿唇说:“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帅一点。”也为了能保护你。
    姜嘉好嘁了一声,但也不得不承认,江屿川这个家伙有几分颜值,胖的时候可爱,瘦下来帅气。
    她留了一张江屿川三岁时候的照片,太好奇以后孩子长什么样的时候,她就拿出来看看,想着她的小宝可不能被他爸给比下去。
    怀胎十月,终于,两个人都把这个孩子给盼来了。
    但是孩子生下来那天,护士抱过来给她看的时候,她一下就哭了,那哪是什么可爱的小宝贝,就一个皱巴巴的小老头,她受了那么大的罪,竟然生了个小老头。
    姜嘉好难受得都不想多看。
    江屿川安慰她:“多养养就能看了。”
    关于孩子的名字,一大家子人,各有意见,姜嘉好她爸说孩子生的时候刚好六斤六两,六六大顺,就叫江顺好了。
    她妈嫌弃土,不准她爸再瞎发言。
    江屿川她妈则列了一大堆,想让孩子自己抓,但江屿川看了眼,梓涵、子轩、浩然、奕霖……
    眼前一黑。
    他自己给孩子取了一个,叫江晟。
    晟有光明、兴盛的意思。
    意义好,简单又顺口。
    如江屿川所说的养养就好了,现在孩子六个月,那小脸长得白白胖胖,一双眼睛和他爸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江晟乖,除了饿了会哭几声,其他时间就睁着眼睛乐呵呵地看着他爸她妈,惹得姜嘉好心喜,把他当洋娃娃似的抱着宠着。
    江屿川从公司回来到家,已经很晚了,他轻声上了楼,看了眼已经睡下的孩子,才回到房间去。
    姜嘉好还没睡着,听见他开门的声音就坐了起来,看他脸色疲倦,整个人恹恹的,好像很累的样子,她拍拍床边,示意他坐过来。
    她问:“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晚?”
    江屿川坐下,拉起她的手亲了亲她的手背,说:“新项目事多,过了这几天就能回来早一点了。”
    “江晟今天乖不乖?”
    她点头:“很乖。”
    彼此沉默了会,她问他:“是不是你爸又骂你了?”
    他没点头也没否认。
    大概能猜到他爸骂的有多难听,姜嘉好沉了口气,勾唇笑笑,伸起手来去抱住他,“没关系的,我老公最厉害,无论什么时候,你记着你在我这里都是最棒的。”
    他靠在她肩上,沉闷的脸色慢慢舒展开,他轻声说:“谢谢你嘉嘉,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她笑了声:“不客气,谁叫我人美心善呢。”
    在卧室昏暗光线下,两个人依偎在一起,静谧安静的气氛,格外令人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