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媚惑

      送走程夫人,黎愿拍了拍衣服上飘着的面粉,回了自己房间。
    房门打开,看到程劲川穿着家居服悠闲地坐在沙发上,拿着书随意翻看着。
    黎愿顿住脚步,前几天一起睡了两晚,他还算有点良心,知道她生理期,没有提什么太过分的要求,无非就是抱着她捏一捏,揉一揉,一些流氓行径罢了,她算是彻底见识到这个男人衣冠禽兽的一面,好在后面几天他都没再回来,没想到自在的时光如此短暂。
    余光早就知道某人在门口站着,一动不动的,程劲川合上手中的书放桌上,抬头看去,唇角微勾,向她招了招手。
    “过来”
    黎愿往后退了退,摇头,“我想起来还有点事没忙完。”说着就要转身开门。
    “过来”男人幽幽开口,说话的语气明显加重。
    黎愿不情不愿转回身。
    不知他什么时候从沙发站起来了,转身就看到他向她走来,他腿长,没走几步就到了,站在与她一臂之隔的距离,双手怀胸,居高临下看着她。
    高大的身影挡住她面前的光,黑影将她笼罩,他似乎很喜欢这个角度看她,黎愿放在两侧的手不由紧了紧,抬头与他对视。
    面前这个小姑娘,自从那晚之后,每次见到他就跟小猫见到狮子似的,想反击,他一示威又会认怂。
    她今天编了低马尾辫,黑色长发浓密顺滑有光泽,有几根不听话的发丝垂下,水灵灵的眼睛与他对视,秀气的眉头微微皱着,仿佛这样就可以让自己显得不那么软弱可欺,可她的脸颊和鼻头都粘着面粉,这下更像小猫了。
    程劲川抬手擦掉她脸上的东西,见她刚刚还下意识躲了一下,他特意将指尖沾到的面粉展示给她看,嫌弃地吐出两个字,“脏死了。”
    黎愿抬手在脸上擦了擦,可能是回来的路上拍掉衣服上的面粉,不小心蹭到脸上了。
    撇了撇嘴,心里腹诽,嫌脏还碰。
    紧接着脸颊传来微微痛感。
    男人一脸坏笑,“在骂我?”
    黎愿抬手揉着被他捏过的地方。
    不回答便是默认了,程劲川也不生气,上下打量她穿着的黑白色套装,这是佣人统一穿的制服,不过又不一样,自从前段时间有个佣人的女儿代替老佣人过来打扫,刻意在他身上泼水,试图对他上下其手,只记得她穿着暴露实在有碍观瞻,自此他勒令所有佣人只能穿长裤,如今他所嫌弃有碍观瞻的裙装穿在她身上,别说,还挺好看......可爱又有独属于她自身散发的媚感。
    黎愿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只见他从上身看到她的下身,最后在她腿上停留,她不自在把裙子拉低了些。
    这套衣服是之前让管家给她准备的,程夫人这几天来得勤,既然她演了开头就得继续演下去,她又何尝不是在撒谎。
    因为已经没有多余制服,其他制服又太大,最后只剩这套裙装的勉强合身,她硬着头皮就穿了。
    “女佣当上瘾了?”
    黎愿犹豫几秒才回道:“……还行”
    程劲川点了点头,对她的自我牺牲精神表示赞赏“行,那可以继续当下去”
    黎愿声音放软了些,试探性问了句,“既然我有其他任务,以后是不是就不用再......那个了?”说完脸颊不由有些热。
    程劲川看到她耳根和脸颊透着淡淡绯红,一下就知道她的意思,挑了挑眉,“哪个?”
    “陪......你睡。”
    程劲川一脸好笑地看着她。
    “陪睡是你的本职工作,当佣人是次要的,别主次不分。”
    “我都选择当佣人了,为什么还要陪你?”
    “你当不当?”
    “当了有什么好处吗,例如有没有工资拿,或者,或者三个月的期限缩短些?”
    “想什么呢,算盘都要打我脸上了,没好处,不过是看你当得挺过瘾,满足你而已。”
    “……”
    “谢谢你的好心,其实我觉得,当个闲杂人也挺好。”
    “行吧,我没意见”说完转身回了主厅的沙发,还不忘提醒她一句“去洗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