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阋墙(2)

      苏茉轻轻推了推熟睡的赵林:“老公,起来了,小心上班迟到。”赵林握住她的手起身,顺势倒在她肩上,冷峻的脸埋进颈间:“嗯…怎么起这么早?”还未清醒的声音带着朦朦胧胧的粘糊,苏茉抱住他的头:“要不然我们俩一起睡过头吗?快,去洗漱,早饭做好了。”
    赵林郁闷极了,明明每次晚上都弄的她求饶不止,但睡一晚起来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比他还神清气爽。
    一时气闷,拉着苏茉又做了一通。
    下楼的时候赵岩已经坐在餐桌旁和妻子言笑晏晏。用过早餐赵林旁若无人的搂着苏茉的腰亲的难舍难分,直到苏茉红着脸推他才依依不舍的去上班。
    赵岩若有所思:“大哥和嫂子感情很好。”苏茉面色还带着红潮,嘴唇被舔吮的红润水亮,对他笑了笑。
    正值盛夏,就算是清晨也让人感到一丝燥意,苏茉脱去身上的薄而长的外套,赵岩怔住了,外套下是一件米白的露脐吊带,浅色的内衣带都比肩带粗,下身穿了条牛仔短裤,紧紧贴在大腿上。
    她赵岩不动声色的喝了口水,目光流连在她露出的白花花的肉上,苏茉的胸很大,不像白渺渺那样大的离谱,而是饱满至极,腰肢却不堪盈盈一握,臀部也是挺翘丰腴。
    嗯,硬了。
    赵岩低头看了一样裤裆,顶起好大一块。苏茉在他面前擦桌子的时候吊带领口垂下来露出里面极深的奶沟,饱满的胸一荡一荡的,晃的他眼花缭乱。赵岩的桃花眼紧紧盯着她的白肉,面前的水却被人打翻,淋了他一裤子。
    赵岩勾起的笑意味深长,他的裆本来就高高竖起,此刻被水一浇更显的硕大无比。苏茉停住动作,赵岩也一动不动,两双眼睛碰在一起。苏茉平静的眼底映出他含笑的眼神:“小岩,湿了。”
    “嗯,湿了。”
    “我的意思是,”苏茉停了一下,“小岩淫荡的鸡巴湿了。”
    赵岩挑着眉似笑非笑的重复:“淫荡?”苏茉依然平静:“被很多人骑过的,淫荡鸡巴,”苏茉顿住了,赵岩刚想说话就被她打断:“和被很多人骑过的淫荡小岩。”
    赵岩的下身突然大了一圈,硬的发疼。
    苏茉拿起桌上的冷水壶,猝不及防的举到赵岩头顶,尽数浇下,赵岩闭上眼睛仰头,凉水打在他俊美的脸上,潮湿的头发贴在脸上,看上去诱惑而迷茫。
    “小岩,脏孩子要洗干净。”苏茉冷漠的声音响起,公事公办的像在宣读文件一般。赵岩睁开眼睛:“为什么你……”苏茉丢开冷水壶,看着上半身湿透的男人,伸手脱去他的上衣,白皙的胸膛和流畅的腹肌显现出来,她揉了揉胸膛上的肉粒,感受它逐渐变硬:“真淫荡啊,小岩发骚了。”赵岩粗喘着握住她的手:“鸡巴快爆炸了。”苏茉拉下他的裤链,弹出的东西紫红狰狞,马眼溢出前精。
    “嫂…唔…”苏茉握住棒身,撸动了几下,脱下自己的牛仔裤,露出粉嫩的肉穴,阴户上只有零零散散的软毛,赵岩眼睛都红了,伸手就想搂她的腰。
    苏茉轻而易举的推开他的手臂,看着他冷冰冰的:“小岩,我要操你的脏鸡巴了。”说罢便坐了下去,苏茉肉穴中极滑,坐上去的时候还有水的咕叽声,一杆到底。
    赵岩舒爽的闷哼一声:“好水…姐姐,动一动…”苏茉嗤笑一声:“淫荡的小岩和肮脏的鸡巴,真是饥渴。”赵岩乍然看见她脸上的讥讽心底腾起一股难堪,他反讥:“那你呢?还不是在昨天大哥说要和我一起操你的时候浪的要命,今天又来勾引我,荡妇。”苏茉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总比你这个双插头好,来者不拒的骚货,不知道鸡巴有没有病。”
    赵岩霎时间冷下脸:“滚下去。”苏茉抬起臀部,鸡巴突然感受到凉意,对温热潮湿的穴道很是不舍,赵岩恼怒的推开她:“既然觉得我脏就别在我面前做这些小动作,被大哥知道你以为你们还能继续下去?”
    “他知道。”苏茉就这么光着下半身坐在桌上,红嫩冒水的穴正对着他,赵岩愣愣的盯着她,嗓音被勾的有些沙哑:“什么意思?”苏茉不耐烦的一脚踩在他光裸的胸膛上:“字面意思。”
    “他知道你对我……”赵岩突然有些恍惚茫然。苏茉不屑的撇开眼:“哈,真可笑,我可不会对脏东西有兴趣,但是……”
    苏茉话音未落突然软腰后靠滑了下去,肉红的小逼噗呲一下吞进了直直竖高的鸡巴,赵岩猝不及防的进入到紧致火热的甬道,被爽的七荤八素。苏茉扶着他的肩膀,开始上下起伏:“哼啊……但是我现在想要,想要操你。”赵岩无心再管她说了什么,大手托住她的臀,一下一下的往身下撞。
    赵岩的鸡巴和赵林很不一样,赵林的颜色呈现健康的红褐,而赵岩的鸡巴则是狰狞的黑紫色,一看便是身经百战。确实如此,如他这样的情场浪子,有钱有颜当然骗得男男女女前赴后继。
    此刻他那可怖的鸡巴狠狠操干长嫂糜丽鲜嫩的肉穴,如同失去理智的野兽一般:“小逼咬的我好紧,要被吸射了。”苏茉闭着眼睛,赵岩技巧极好,操的她舒爽的不想说话,手臂也很有力量。苏茉软软的靠在他怀里:看来干净男人吃多了,偶尔吃个脏鸡巴换换口味也不错。
    赵岩将苏茉死死搂住,她刚刚的表现太让人火大,难得的娇弱反而惹人怜惜,他胡乱的吻在她娇媚的脸上:“茉茉,舒服吗?我操的你舒服吗…”苏茉微微掀开眼帘,伸出一截粉红的舌头,立马被赵岩含住拽进口中。
    苏茉突然兴奋起来,身躯微微颤抖,呼吸也变得急促,她反客为主,舌头搅进赵岩口中,吮着他的舌尖,来来回回扫荡了几遍,然后绞紧水汪汪的小逼,一大波淫液浇在龟头上,赵岩被刺激的小腹一紧,噗嗤噗嗤射了一大波白液进去。
    “嗯…呃…啊啊啊啊!!”苏茉的下身绞的极紧,赵岩头皮发麻被她榨完最后一滴精液,粗喘着抵着她的额头。
    苏茉柔软的双臂缠住他的脖子,娇弱的将脸埋进他的脖颈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肌肤上,赵岩颤了颤,随即含住她的耳垂,哑着声音问她:“刚刚你说的…什么意思?”
    苏茉吻了吻他的脖子:“乖,把我抱上去,回头告诉你。”
    赵岩掐着她的细腰把湿淋淋的鸡巴抽出来,湿润的小嘴儿忍不住挤压着他的棒身,赵岩闷哼一声:“真骚。”苏茉被他打横抱起来,圆润的奶子抖了几下,看的他禁不住又硬了。
    苏茉被放在床上,媚眼迷离的看着他,手指探入红唇进进出出,下身也岔开露出渗着白精的穴来。
    美不胜收。
    赵岩咬着牙,鸡巴立马硬邦邦的指着她。苏茉喘息着:“唔…小岩闻到了吗,你的脏鸡巴射出的骚液和我流出来的骚水味儿?”赵岩忍无可忍的扑到她身上:“骚货,当然闻到了,真欠操啊苏茉,老子的脏鸡巴操的就是你这个骚逼!”
    赵岩拉着她的腿狠狠入了进去,然后便是狂风暴雨般的操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