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蒂(4)

      白谨的心里仿佛有个魔鬼叫嚣着,要他杀了她,一口口吃掉,和她血肉交融,共同走向灭亡。但是他不能这么干,他爱她,决不能再伤害她。
    那次之后挽挽烧的厉害,滚烫的身体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让人不忍直视,像被狠狠轮奸了一般。白谨悔恨懊恼的一拳砸在墙上,镜片后的眼睛闪烁着寒凉的光。
    白挽高烧不退,安安静静待在床上毫无声息。白谨拉着她的手将脸埋在里面呜咽,此刻的孤独和恐惧拉到最大,但在这可怕的孤寂中却又滋生出诡异的满足来,就他们俩,谁也不会离开。这种念头就像黑暗潮湿处疯长的青苔霉菌,猖狂的蔓延,遮盖住缝隙中唯一的光亮。
    私人医生低着头进来要给白挽做检查,在白谨毒蛇般阴暗的目光中紧张的颤抖,他不敢深想为什么白挽会被弄成这副模样,也不敢回忆那天晚上为什么白谨衣衫不整面色阴沉的抱着她冲进来,他不敢看他裸露出的肌肤上抓痕齿印,也不敢看两人衣服上的血迹斑斑。
    等着白挽被送回来的时间格外难熬,度日如年。于是她一出现在他的视线中,白谨就把她抱进怀里,护士沉默着极力稳住哆哆嗦嗦的手,帮她扎针挂水。
    白谨贪婪的盯着她柔弱苍白的小脸,旁若无人的吻她紧抿的唇,含住下唇吮出的滋滋声让一室的医护人员都加快了速度把头埋的更低,然后鱼贯而出。
    病房里又只剩他们了。
    白挽醒来已经是一天后的事了,她虚弱的睁眼看见躺在她旁边盯着她的男人,眼里都是红血丝,下巴上长了青茬,本就清瘦的脸颊有些陷下去。
    白挽被吓了一跳,心脏都骤停了,她急促的喘了几下,声音哑的不像样子:“哥哥?”白谨起身给她倒了杯水,将她扶起来,杯口抵住她的唇,白挽喝了一整杯才停下。
    白谨去找了医生,她的烧已经都退了,撕裂的下身还没修复好,动一动都疼。白挽有些不自在,白谨盯着她一动不动,也不说话。
    她把脸转向另一边让他瞧不见他的表情。白谨沉下脸强硬的掰过她尖尖的下巴:“挽挽怎么不看哥哥啊?”白挽垂着眼睛一言不发。白谨扯着嘴角问:“挽挽怪哥哥吗?哥哥也不想把挽挽弄伤的,但是挽挽太坏了,背着哥哥去找别的男人,他对你做了什么呢?亲了你的小嘴吗,有没有揉你的奶子,有没有…插你?”他问一句,眼神就更阴毒一分。
    白挽沉默了片刻才回答:“没有,他舔了我的脚,用手指插了两下。”白谨整个人围绕着一股戾气:“那么挽挽,你害死了他。”他的声音依然轻轻的带着温柔。白挽却勾起唇角:“是啊,他本来就该死。”出轨家暴的男人都该死。
    白谨在她昏迷期间早就查清楚了:“为什么挽挽不跟哥哥说呢,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白挽歪着头纯真的看他:“因为想试试哥哥之外的男人啊。”
    白谨失去理智的扫落床头柜上的东西:“不许!不许试别人!!挽挽是哥哥一个人的,不可以被别人碰,明白吗?”他阴毒的目光死死撷获住她。白挽嗤的笑了一下:“不明白,哥哥只是哥哥而已,管不了挽挽想和谁上床啊。”
    白谨俯下身,双手撑在她两侧,靠的很近很近,嘴唇挨着她的:“那哥哥会带着挽挽一起去死的,挽挽想吗?”白挽没有回答他:“哥哥现在要操挽挽吗?”
    白谨拉开和她的距离冷着脸:“你还没有恢复好,等你回家哥哥会把挽挽全身都操遍的。”白挽温声道:“那哥哥现在喂挽挽吃鸡巴好吗?”白谨摘下眼镜,邪肆而颓靡。
    他解开长裤,拉下内裤:“挽挽真馋啊,一天都离不开哥哥的鸡巴。”他坐在床上,由着女孩儿趴在他腿上凑近那根热腾腾的棒子。
    白挽先亲了一口冒水的小眼儿,沾的嘴边亮晶晶的,然后张口纳入硕大的头吸嘬,白谨仰着头喟叹一声,摸着她柔顺的长发。
    白挽蠕动着嘴儿努力的把整根吞下,鸡巴太大让她几欲作呕,她含着眼泪花涨红了小脸,费力的吞吐着,口水混着前精流的到处都是。白谨的凌虐欲都快被她激发出来,忍不住想挺着胯把鸡巴全都送进去口爆她,但是挽挽白挽突然跪起来,撑着他的大腿快速的深喉,眼泪模糊了视线,粗胀的鸡巴一跳一跳的,白挽哭出声来,呜呜的引人怜惜,但动作越来越快幅度也越来越大,她主动用哥哥的大鸡巴狠狠口爆自己,白谨低沉的声音也情不自禁响起来,难耐的充满欲望,他看见女孩被自己的东西玩的哭泣,可怜又淫荡,明明吃不下,还贪心的全部吞吃。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挽脱力的倒在他腿上,呆滞的眼哭的通红,头发沾在脸上,小嘴也肿起来,只有一小半鸡巴在外面,而她的舌头还不自觉舔弄他,白谨捧着她的脸拨开她的头发,露出那张楚楚可怜的脸然后挺着腰在她口中驰骋起来,牙齿时不时刮到他,不疼但极刺激,白挽乖巧的由着他对她如此粗暴。白谨深深盯着她,闷哼一声拔出来快速撸动几下射在她脸上。
    白挽还在抽抽搭搭的哭泣,脸上满是白浊,像被玩坏了一样惨兮兮,可怜巴巴的盯着他:“哥…呜呜呜哥哥…挽挽好喜欢…好喜欢哥哥…好喜欢…”她含糊的重复这几句话,白谨的表情都软下来了,他长臂一捞捡起纸巾盒,抽出几张纸擦她狼藉的脸然后让她贴着自己的小腹:“哥哥最爱挽挽了,所以挽挽不能离开哥哥知道吗?”
    白挽像突然想到有趣的事情一样,圆而大的眼睛绽放出强烈的光芒:“哥哥让挽挽怀孕吧,挽挽怀孕了就再也不会离开哥哥了,只吃哥哥一个人的鸡巴~”
    白谨低头看着她愉悦的脸,心里的不安越发的扩张。
    “挽挽太小了,等挽挽长大哥哥就和挽挽生孩子好吗?”白挽皱起鼻子像小朋友一样撒娇:“可是挽挽现在就想要宝宝。”
    “挽挽自己还是个宝宝呢,哥哥现在只想照顾好挽挽一个宝贝,挽挽乖,不着急。”白挽没有回他,只是低头埋在他小腹上。
    白谨没有得到回应皱着眉去捧她的脸,白挽躲开他的手,无声的赌气。
    唉,白谨叹气,但又感到新奇,这是挽挽第一次有这样鲜明的情绪,奇异的满足感荡在他心底。
    不过最后白挽还是被他哄好了——他认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