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蒂(6)

      妈妈抱着白挽坐在床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书房里爸爸的怒吼声和白谨的闷哼不时传到半阖的房间。
    白挽安安静静的垂着眼睛,像从前一样悄无声息。尖尖的下巴和苍白的小脸看上去格外楚楚可怜,娇小的身体缩成一团,看的妈妈心都要碎了,她不敢想象这样瘦小的身躯里孕育了一个生命——和她的哥哥。
    想到这里她就感觉一片黑暗,恨不得这是一场梦。她颤抖着抚摸白挽的脸颊:“挽挽,是不是……哥哥…逼你的?”白挽抬起头疑惑的看她,澄澈的眼睛又大又明亮,妈妈忍住喉头的哽咽:“是不是哥哥…强迫了你?”白挽突然推开妈妈跳下床,光着脚闯进书房。
    白谨跪在地上,清瘦的身躯挺得笔直,衬衫被皮带抽的裂开,露出身体上的血痕,领带也歪了,冷肃的脸上有通红清晰的指纹,金色边框的眼镜碎在地上,他紧咬着牙,父亲气的眼睛都红了,他怒斥他,说他不要脸,侵犯自己的妹妹,说他是畜牲,禽兽,害了挽挽一生。
    这些他都认,可是父亲最后一句话像一把刀狠狠插进自己心口。
    “从此以后,你滚出去,永远不许见你妹妹,你要是敢回来,我会报警,说,你强奸了自己的亲妹妹,让她怀上了你的孽种。”
    白谨猛地瞪大眼睛,他膝行几步到他脚下拽着他的裤腿:“不…不要…爸,你不能拆散我和挽挽…”父亲狠狠扇了他一巴掌,看着倒在地上的儿子恨恨的踹了一脚:“畜牲!拆散你们?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被别人知道会怎么样,不止是你,不止我们家,你妹妹以后都会被人指指点点,抬不起头!白谨,我怎么就生出了你这种禽兽不如的东西,你给我立马滚出去!”
    白谨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还没有稳住身体,怀里就扑进来一个娇小的身体。他被扑的跌在地上,护着怀里的女孩儿:“挽挽,你怎么来了…”话音未落,怀里一空,白谨伸出的手僵在半空,眼睁睁看着父亲扶着白挽转身接给慌忙赶来的母亲:“你带挽挽出去。”
    白挽挣脱开妈妈的手,她那么小一个,还怀着孕,没人敢用力阻挠她。她跪坐在白谨双腿间,抱着他的腰,一言不发的把脸贴在他的胸口。白谨小心翼翼的搂住他,抱住了全世界一样,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父亲打骂他的时候他根本想不到疼,满心都是白挽无助柔弱的身影,但此刻,她就被自己满满当当抱在怀里,父亲勒令他远离的话给他带来的惊恐和绝望都烟消云散。
    爸爸妈妈又惊又怒:“挽挽,快放开他,到爸爸妈妈这儿来!”白挽松开手起来看着他,一字一句说道:“哥哥,你走吧。”白谨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一记重拳打在他胸口一般,笔直的身躯晃了晃。他的耳边嗡嗡嗡的,像耳鸣一样,周遭的世界都离他远去,只有面前的女孩儿凑在他耳边:“哥哥,挽挽是骗你的,挽挽一点也不爱你,哥哥还是听爸爸妈妈的离挽挽远点吧,我啊,最嫉妒最讨厌哥哥了。”
    白谨的脸一下子唰白,他跌坐在地上,看着柔弱可欺的小姑娘站起来回到父母身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狼狈的模样,什么都说不出来。
    白挽无助的揪住妈妈的衣角:“妈妈陪挽挽睡觉好不好?挽挽好怕…”爸爸的脸上满是哀伤,他摸了摸她的头无声的抚慰她,妈妈心疼的揪起来了,狠狠瞪了一眼失神的男人,搂着白挽的肩膀走了。
    白谨却突然回过神,扑过去抓住白挽纤细的脚腕,她转过头俯视他,如同看无关紧要的垃圾一般蹙着眉。白谨哀求的眼神毫不掩饰对她狂热的爱恋和失去她的恐惧:“挽挽…宝宝…别丢下我啊…”他的手握的很紧,妈妈气急的蹲下去掰他的指头:“不许你再用那种恶心的称呼叫她!”
    父亲严厉的呵斥和妈妈用力的手指都被他排斥在外,他等待白挽的答复,最后的处决。
    白挽笑的像蜜糖一样甜美:“是哥哥强暴了挽挽,所以,这辈子都不想看见哥哥了,否则,挽挽,就去死。”
    万念俱灰的松开手,爸爸妈妈急忙把挽挽带走安慰她。而白谨,留在原地,只有他…一个人。
    白谨消失在了她的世界,妈妈不再去公司上班,爸爸也尽量把工作带回家,所有来拜访的亲戚朋友都不许提起白谨半个字。
    她失去了他。
    妈妈轻手轻脚走到她的房间门口,看见她背对着门,自从堕胎后,她变得更加憔悴娇弱,看上去根本不像18岁的,青春活力的小姑娘。
    她总是看着窗外,呆滞的眼睛里一丝光亮都没有,如果说从前的她沉默寡言,而此刻的白挽显得没有半点生气,她的呼吸非常微弱,微弱到不凑在她鼻子底下根本不知道她是否还活着。
    每次看见她这副模样,妈妈就恨毒了自己的儿子,她的挽挽啊,从来不在他们身边,变成了这副模样,却又被自己的家人玷污强暴。
    他们每天担惊受怕的看着她,不敢让她自己一个人待太久。
    直到那天——
    白挽轻轻跳下床,像只猫一样轻巧,她走到书房,爸爸妈妈正在讨论想找个心理医生来开导她,一抬头发现白挽站在门口,这是她第一次来主动找他们。
    爸爸妈妈有些受宠若惊。白挽被妈妈扶到沙发上,她看着爸爸:“我…”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看见他担忧的眼神,白挽踌躇了,她咬了咬唇:“我…很想哥哥…”
    看见他们大惊失色的脸,白挽低下头有些后悔。
    第二天她就被送到一家诊所,那是爸爸妈妈找到的最有名最好的诊所,她被哄着进去了一间房间。助手小姐在门口和他们交谈,然后关上了门,阻断了他们忧虑的眼神。
    她坐在沙发上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面前突然响起一道声音:“那么,白小姐,你的父母说你被你哥哥强迫了,是这样吗?”
    她没有抬头,医生耐心的等待她回答,终于,白挽声音小小的:“不是的。”医生没想到是这种答案,顿了顿:“那么…事实是什么呢?”
    白挽平静而缓慢的说出了她所有的想法。
    小时候,我的爸爸妈妈把我留在了老宅,我问管家爷爷为什么…他说…我的哥哥生病了,所以爸爸妈妈要带他去国外治疗,就把我留在爷爷奶奶这边,后来他们回国却没有来接我,而是到了首都的总公司。没有人记得我还在那里,他们…不要我了。爷爷奶奶不喜欢我,所以他们从来不管我…不对,所有人都不喜欢我,他们总是打我,不给我饭吃,说我没有家人,说…他们丢下了我。
    可是,不是这样的啊,我有爸爸妈妈和哥哥,我和哥哥应该一人一半的爱,我都给哥哥了,可是他没有还给我,他把他们都带走了…等到他们要来接我回去的时候…我已经不想回去了,我不想…看见他
    但是…我是个坏孩子,因为…我好喜欢哥哥啊,喜欢他温柔的跟我讲话,喜欢他抱我亲我,喜欢他对我做的所有事情…
    挽挽很后悔,很后悔把哥哥赶走,很后悔骗爸爸妈妈是哥哥强暴的我,对不起哥哥,挽挽错了,其实挽挽离不开哥哥…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眼泪串成珠子般落下,泣不成声。
    头顶传来深沉的叹息,一双手臂抱住了白挽,他蹲下身,将她用力按在怀里。白挽闭着眼睛,全身都在颤抖,死死揪着手下的衣服:“呜…哥哥…哥哥…挽挽最喜欢哥哥了……挽挽骗你的,从来…从来没有不喜欢过哥哥…”女孩哭的喘不过气来,说话也是断断续续含糊不清,但是每一句白谨都听的清清楚楚。
    他心疼又温柔的擦去她的泪,但白挽的眼泪像流不尽一样。“明明是挽挽不要哥哥啊,为什么哭的是挽挽呢?”白挽摇着头:“没…没有…不是的…呜呜…”她捂着脸,无助又迷茫。
    白谨单膝跪在她面前,抓起她的手,故作轻松的说:“本来哥哥想,挽挽真的不要哥哥的话就把挽挽锁起来,现在看来挽挽觉得是哥哥不要挽挽了,那哥哥就证明给挽挽看,我有多爱你。”白挽的无名指突然套进来什么东西,她睁开眼,模糊的看见是一个戒指,她猛地抱住他的脖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像要把这辈子的眼泪的哭完。
    白谨由着她发泄情绪,把她抱到沙发上,让她侧坐在自己的大腿。
    不知道什么时候白挽的哭声渐渐小了下去,白谨抬起她的脸,被她捂住眼睛,浓浓的鼻音听起来既可怜又软糯:“别看…丑…”
    白谨拿开她的手:“挽挽在床上被哥哥操到哭的时候怎么不怕哥哥嫌你丑?”白挽撅着嘴不看他:“你敢…”白谨贴着她的脸蛋嗅了一口:“哥哥不嫌弃你,上次你尿到哥哥脸上哥哥不是也没有嫌弃你?”
    白挽推他的脸:“你好烦啊,怎么老是想到那种事情上,讨厌死了,流氓!”白谨不说了,白挽疑惑的去看他的眼睛,却看见他湿润的眼角。
    “挽挽…疼吗?”
    白挽一开始对他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突然想起来什么,挣扎开他的大手,白谨怀里一空,那种慌乱的感觉又来了,他把人拉回来抱得很紧:“跑什么?哥哥又不会吃了你…”白挽咬着娇嫩的唇:“流了好多血…他们给我打了很多麻药,把我绑在手术台上然后把他取出来…很小很小的一团…”
    白谨沉默的把脸埋进她的颈窝,凉凉的液体划过她的肌肤引起一阵战栗。
    “对不起…对不起挽挽…哥哥不应该…不应该…”男人的声音带着哭腔和浓浓的悔意。
    “哥哥,那是你的孩子,我没能留住他。”白挽平静而苍凉的告诉他。白谨的心痛的快呼吸不过来,他根本没有想过挽挽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也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只是一味的索取和占有,甚至还想让她成为自己的笼中鸟。
    他不知道怎么办才能补偿她,也许永远都补偿不了她童年的痛苦和他亲手给他带去的伤害。
    白挽抚摸他的脸:“哥哥,都是挽挽的错,是我不懂事,所以挽挽希望哥哥以后遇到的女孩子都不会像我这样。”
    白谨慢慢抬起头,气氛陡然冷了下去:“挽挽什么意思呢,在玩哥哥吗?”白挽摇了摇头,目光变得憎恨:“挽挽对不起哥哥,但是挽挽也不会原谅哥哥,是哥哥害了我,是哥哥快要害死挽挽。”
    她突然推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刀狠狠扎向心口,刀尖没入时,白谨死死钳制住她的手腕,力气大的快要把它捏碎,他的眼睛通红,目眦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