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甘甜

      “由此产生的额外热量将导致太阳的外层向外膨胀,太阳将变成一颗红巨星。太阳最终会变得巨大无比,以至于从地球看去,它的直径充满了整个地平线……”
    纪录片的声音洋洋盈耳,赵津月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
    意料之中的变化,也很正常,她没有新奇感,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的兴致。
    凉意被覆盖,赵沉的身体顿时滞住,手中的橘子掉到了一堆橘皮上。
    掌心下的皮肤温度骤然变高,炙热蔓延扩散。
    橘子早已扒好,上面的白色橘络也剔得干干净净,正如他自己,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她面前。
    吃与不吃,他不确定。
    他只希望给她的体验是甜的。
    从袖口伸进来的手还在动,衣襟勾勒出游走轮廓。
    赵津月目不转睛地盯着纪录片,看上去很投入。她的掌心若无其事地抚摸着胸肌,指尖肆意拨弄着坚硬的一点。
    电视发出的声音遮掩了赵沉的喘息,一种不切实际的梦幻感油然而生,如同漂浮在无边无际的宇宙之境。
    尖锐的痛感突然袭来,他找到了重心。
    那颗红豆被她无情扯拽,几乎快要揪下来了。
    他的身体沁出了汗,修长有力的手紧紧扣着沙发边缘,青筋暴突。
    人生第一次被她触摸身体,好似直接抓住心脏的痛感很真实。
    两人的距离也真实地拉近了。
    胸肌光滑结实,手感很好,掌心下的身体在颤抖。
    赵津月停了下来。
    疼痛得到了缓解,可他的心空了。
    越是疼痛,越是感受到了她的在意,哪怕,只是他的幻想。
    “在通往黯淡、虚无的未来之路上,时间之箭为生命的出现打开了一扇窗,但这扇窗的开放时间极为短暂……”
    电视画面发出的光很暗,风在吹拂。
    清凉的触感微微发痒,是几缕发丝飘了过来,赵沉恍惚了。
    压感忽地轻了,风似乎漏了进来。
    他一把按住了衣襟里正要抽离的手,心得到了片刻充填。
    “结束了。”赵津月轻淡地扔出叁个字。
    像在说纪录片,又像在说别的。
    痒意更明显了,不是发丝。
    赵沉清楚地感受到了什么叫脑子一热。
    贴上她唇瓣的霎那间,他开始后悔、惧怕,维系多年的关系极有可能崩毁瓦解。
    心跳得极快。
    他舍不得离开,可又不敢深入,怕被她推开,露出让他绝望的厌恶与嫌弃。
    极度纠结中,他睁开了眼睛。
    赵津月很平静,这样一个突然的吻在他那里掀起了惊涛骇浪,而对她来说稀松平常,仿佛只是被风碰了下。
    赵沉索性破罐子破摔,“我不想……不想做你弟弟。”
    她的手还压在他的胸膛上,强而有劲的心跳很剧烈,温热的气息紧密纠缠。
    赵津月忽然发现他的睫毛很长,一双认真的眼睛也很好看,亮若星辰。
    她并不意外,反而觉得很有趣。
    “那你想做什么?”
    轻松的语调似乎带着笑意,赵沉更恍惚了,自认为不可能成真的幻想好像有了变成现实的可能。但是,他看不透她,尤其是她现在的反应。
    “我、我想……”他支支吾吾地不敢说出来,“想照顾你……”
    她明知故问:“你不是一直都在照顾我吗?”
    还不够。
    他没有说出来,不知所措。
    赵津月贴靠着沙发靠背,他的手臂支撑在她的身侧,两人的距离近在咫尺。
    “你还想怎样照顾我?”
    她的声音很轻,覆住胸膛的手在他不知不觉间向下游移了,指尖轻轻划着腹肌。
    他的身体不由得绷紧,喘息越发清晰,心跳快得厉害。
    短裤系带被她的指尖勾住,即将被拆穿秘密的紧迫感侵袭而来。明明有衣服遮掩,可在她面前,他仍觉自己赤裸。
    他不知道她会怎样看他?
    她的指尖漫不经心地缠绕带子。
    他还是猜不透她。
    正如现在,她倾身吻住了他的唇,像极了做梦。
    她的吻不像他那样浅尝辄止,十分娴熟地深入进攻。他连手都不知道放到哪里,只能直愣愣地继续撑在她的身侧,懵懂地迎合,任由她肆意汲取稀薄的呼吸。
    如果真的是梦,他希望永远都不要醒来。
    赵津月很满意他的青涩,掌心覆了上去,隔着裤子勾勒出早已硬挺的形状。
    赵沉陡然一紧,下意识地后缩了下。
    她咬住了他的唇,惩罚似的不放过。
    真实的痛感再度袭来,赵沉一时间分不清是被捏住命脉的生疼,还是嘴唇被咬破的刺痛。
    血渗了出来,沾在她的唇上,她轻轻吮了下。
    的确很甜。
    “会了吗?”她一笑而过,“不过,只有我可以,你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