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意外的拥抱

      第二天季流萤把猫塞书包鬼鬼祟祟地躲着季云笙出了门,也没吃阿姨做的爱心早饭。
    季云笙看了她两眼没说什么只是默默把自己床上的猫毛清理了。
    路过她偶尔吃的早餐摊她停下买了六个包子一杯豆浆。
    毕竟作为一个高强度用脑的高中生还是挺容易饿的。
    她到学校时宋琛还没到,这人是迟到大户了。
    她也不在意把猫放出来透气,小猫绕着她的手指一直喵喵叫边叫边蹭。
    鉴于她出门前给它喂过奶了,所以应该不是饿了。
    “学委,这是你的猫呀?好可爱!”不知道第几个同学凑过来好奇地摸了两下。
    “不是我的。”她耐心地又解释了一遍。
    上午第一节是语文课,宋琛迟到了,懒散地站在门口喊了句报告。
    袁老师斜他一眼让他进去了。
    这人家里有钱,塞钱进的一中,该劝的他都劝过了,他还能说什么。
    下课后他慢悠悠地拧上茶杯盖,夹着语文书走之前说:“下课,学委跟我来一趟。”
    刷题的季流萤动作一顿,站起了身。
    把一直安静呆在她课桌里的小猫拿出,递给后面的宋琛,也不管他错愕的眼神从后门跟上了老袁的步伐。
    老袁坐在自己座位上给了她一张表:“之前你数学老师让你做的那张试卷她看过了,她今天有事来不了所以让我和你说一下还是可以再考虑考虑参加竞赛。”
    季流萤抿了抿唇,乖巧接过报名表:“好的。”
    之前林老师找她报名的时候她没同意,后来就给了她一张竞赛试卷让她做。
    宋琛站在后门门口等着季流萤回去叫住了她。
    她收起表礼貌问他:“宋琛同学,有什么事吗?”
    “……谢谢。”虽然听起来有点底气不足但似乎相当心甘情愿。
    “不客气,毕竟也是我没搞清楚它是不是家猫就带回来家。”她不假思索地说完就要进去,然而这人依旧堵着她。
    “还有什么事吗?”
    轻柔的语气扫在他心扉,他喉结滚了滚说:“昨天,不许说出去。”
    季流萤知道他指的是那一下踉跄了,不由得觉得好笑,这人还挺爱面子的。
    但她故作沉吟,在宋琛心都提起来后忍住笑意说:“昨天?昨天有什么事发生吗。”
    既然少年人爱面子,她不介意顺着他说说话。
    宋琛反倒愣住了,没想到她这么好说话,又小声问了一遍:“真的?”
    “当然。”她唇角笑意加深,“我昨天只是和平常一样抄了个近道而已。”
    “那么,我可以进去了吗?”她询问。
    未等宋琛开口走廊上突然蹿出一个人撞了季流萤一下,她一时不防被迫扑到了宋琛怀里,宋琛下意识地伸手扶住她。
    “......”
    “......”
    总之就是非常尴尬,但季流萤面上仍是从容不迫地直起身子问宋琛:“你没事吧?”
    宋琛撒开手一声不吭假装镇定地转身回到教室坐下。
    季流萤看着他红彤彤的耳朵若有所思,原来这么容易害羞啊。
    宋琛内心实在不平静,他还是第一次和女生这么近距离接触,回想起来觉得她又香又软。
    “宋少爷,你耳朵好红,干什么去了~”陈文一脸奇特的表情看着他。
    “滚!”
    “好好好,我滚~”陈文滚回自己的位置上看到季流萤进去还和她打了个招呼。
    季流萤和他微笑示意后回到自己座位上,看着报名表呆愣了一会儿拿起笔唰唰地写上个人信息,但没急着交。
    按照流程,如果参加竞赛暑假要去夏令营待十天左右。
    她不是很确定自己能不能离开季女士那么久。
    “流萤,你要参加数学竞赛呀?”俞鹿凑过去看了两眼夸她,“好厉害。”
    季流萤无奈地看着她,“你过几天不也要去参加化学竞赛初试吗?”
    “哈哈,化学和数学不能比啦。”
    “加油哦,你是我见过数学最厉害的人了!”
    俞鹿的凳子突然被轻轻踢了一下。
    她扭头瞪了应文池一眼。
    应文池勾勾手指让她靠近和她说悄悄话。
    季流萤内心微微叹气,这人醋劲真大,看不得女朋友夸别人是吧。
    “对了流萤,周末要不要出来玩?”俞鹿说完悄悄话又拐回来问她。
    “我们学校后面开了个新的图书馆,去吗?”
    季流萤:……你管到图书馆写作业叫出来玩?
    “嗯……那里从后门进地下还有打台球的地方,一起玩玩?”她小声说。
    某人制造的冷气已经要蔓延到她身上了。
    虽然不知道这两个地方到底是有关联才会放在一个店里,但是她思索了一下还是点头:“好。”
    应文池瞥她们两个一眼,扯唇冷笑。
    俞鹿权当没听见,看向他旁边问:“宋琛,你来不来?”
    上学期开始她们四个就是一个学习小组的了,奈何宋琛从不和他们一起学习,和应文池还好,和她们俩之间关系就平平了,每次都是例行一问罢了。
    应文池踹了一下旁边人的凳子。
    宋琛回神:“……嗯,什么?”
    俞鹿看了两眼他的耳朵,又重复了一般刚刚对季流萤说的话。
    “可以。”
    这话一出应文池都多看了他两眼。
    宋琛:“……什么意思?”
    “没什么。”应文池语调散漫,“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转性的一天。”
    宋琛心虚地飞速瞄了两眼季流萤的后背,没说话。
    他没反驳什么,揣着小猫翘课了。
    应文池余光落在那只猫身上,又转到季流萤身上,眸光微动,漫不经心笑了声。
    俞鹿还是有些懵,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宋琛转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