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h)勾栏瓦舍_御书屋

      王慕才脸色变了几瞬,一向温和的他竟走到那太监面前,狠狠提起他的衣领。

    “你愿意博荣华富贵,我不拦你。但你敢把主意打到公主头上,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哈……呃!”那太监刚要笑话他这好大的口气,猛地被松开,身子向后倒去,登时撞在后面的花圃外栏上,痛得他倒吸一口冷气。

    他踉跄着站起身道:“看来王公公是被最近的盛宠迷了心智,等着瞧吧!”

    王慕才正欲离开,听到这话冷笑一声,道:“好啊。”

    他冷着脸去安排余下的事,忽地意识到自己竟不知不觉间对公主有了极强的占有欲——他不愿她再碰别人。

    他不禁苦笑,王慕才啊王慕才,你只得了几天宠爱,便恃宠而骄到这个地步了吗?

    只是话说回来,他确实不能再这样弱小无用下去了。

    想到昨天公主同他说的搬到宫外一事,他抖抖衣裳,匆匆前往五皇子的府邸。

    周沫在屋内闲着无聊,便调出系统商城研究。

    她已经调查过了,这个历史上不存在的朝代民风十分开放,勾栏瓦舍遍地都是,无论男女,都敢于享乐。各类享乐的玩意应时而生,塞入下面的东西花样百出,还有身上的各类挂饰——有些淫靡的装饰比正经环佩更贵重。

    周沫现在还没有开铺子的本钱,但是系统说她可以将自己现代的存款转化为系统商城中的金币。她打算好了,用不能转成金币的古代资本开店、布置,再用自己的存款进货买卖。

    过几日便要出宫了,有些事她想仔细安排下。她召人去唤王慕才,却得知小太监早就跑出去,不知去做什么了。

    好,很好,出门都不和她打声招呼。

    周沫有点不高兴,但理智尚在,知道小太监是个独立的个体,他有权去做自己的事。

    她长叹一声,没想到自己谈恋爱是这个样子。

    等等,她和王慕才算是谈恋爱吗?

    周末觉得自己每次见他都只想干他,这样实在是不算浪漫,盘算一下,决定做点谈恋爱该做的事,比如给他备些小礼物。

    她唤人来梳妆打扮一番,而后找了马车前往宫外。便宜来的皇帝爹给她配的侍卫不用白不用,为了安全,她一并带上了。

    这一番出宫,一是给小太监挑礼物,二是再实地考察下现在勾栏里都用些什么东西。

    出了宫门,空气都清新自由了许多。她撩起马车帘子左右瞧了瞧,发现这朝代男子的颜值普遍很高。

    不过嘛,都没她家小公公瞧着顺眼。

    到了街市,她走下马车,逛去一家首饰店。首饰店里分东和西两面,东面卖正经珠宝首饰,西面卖的是用在淫靡之处的饰物。

    周沫在东面买了支鎏金发簪,给小太监束发用,出了首饰店又到裁缝铺买了几套男子的衣服,穿在小太监身上想来会很好看。

    礼物备好,她又进了家首饰店,这次她去的是西面。

    单是乳钉便有百八十种花样,男性和女性的贞操锁亦有不少,其余小玩意更是多得数不过来。再往里走,各种大小的玉势铺满在桌上,还有些贵重的暖玉被锁在木柜里,尊贵客人来了才会拿出来。

    周沫走近些,刚好听到掌柜的在和客人介绍:“我这玉势是整个京城最好的!这暖脂玉啊,入了穴里又暖又滑,用得最是舒服。而且您看,这上面的把手有个小环,若是要在上面绑些个狼牙套之类的东西,能用这里钩住,保证不会掉进去拿不出来,好用得很。”

    周沫眼前似乎出现小太监含着玉势呻吟的场景,她叹了声气——又想他了。

    真恨不得把他时时刻刻囚在自己身边,可她舍不得。

    小太监性子既有柔也有刚,他并非是完全愿意接受摆布的人,他有自己的想法。

    也不知道他回宫没有,若是回去见不到她,他会不会如自己这般想她?

    周沫又去了勾栏,她是女子身,老鸨喊人将她带到小倌的馆子,周沫选人时只觉得这个脂粉重、那个太媚俗,看来看去都不如她的小太监。

    她随便点了几个,向他们问了些平日床上用的小物件,然后摆摆手,把这些人丢给有龙阳之好的侍卫,让他们享受完再回宫,随后自己带着剩余人马返程。

    回到宫里,周沫离远便瞧见王慕才端着手候在苍林宫外,心中顿时流过一股暖流。

    下了马车,她将手搭在小太监手上,问他:“你先前去哪里了?”

    王慕才想给她个惊喜,支吾片刻,说是去置备了些宫里需要的东西。

    周沫瞧出他在撒谎,却未戳破,差人将礼物取出来,进寝宫后一一拿给他看。

    “这件衣裳你穿一定好看,”周沫牵过他的手,“快去换来让我看看,我想了一路呢。”

    王慕才拿起衣服不知去哪里换,周沫向下指指,道:“就在这儿。”

    他又羞了,周沫觉得有趣,这朝代如此开放,便是女子都能在外面挑选玉势,他怎么就这么害羞呢?

    王慕才羞着脱下外衣,尽管身上还穿着亵衣,可公主看他的目光太过赤裸,他感觉自己和没穿衣服差不多。

    他换好衣服,理了理,周沫拿起发簪,抬手插进他的发髻里。

    “果然很好看。”她满意地笑笑,而后搂过他的腰,吻住他泛着水润的唇瓣。

    “唔、唔……”王慕才被她吻得几乎喘不上气,手却诚实地回抱住她,双舌交缠。

    感受到他的回应,周沫忍不住把他推到墙上,腿弯顶进他两腿间,撩起衣袍,隔着亵裤摸向他娇嫩的下体。

    他抓紧她的衣服,低声道:“等、等等……哈啊……阿沫,你、你有没有用晚膳?”

    “光想着你了,想早点回来见你,没吃。”周沫在他脖颈上轻咬一口,“你不专心,该罚。”

    他轻吸一口气,心里痒得厉害:“阿沫,求你……”

    果然受不住了。周沫弯起嘴角,扒开他的衣领,又吸又吮:“嗯,求我什么?”

    “求、求你先去用膳,饿着对身体不好……”

    周沫顿了一下,忽地笑出声。

    她的小太监怎么这般可爱?

    见他一副说什么都要让她先吃饭的样子,她只好听了他的话,放开满脸通红的他去准备晚膳。

    王慕才站在门口缓了缓神,感觉身上没那么痒了,这才推门出去。

    结果他刚一踏出门槛,后穴里的东西忽然动起来,吓得他一个激灵。

    他匆忙关上门,夹紧屁股,深吸几口气,吩咐膳房准备,然后唤来今天陪公主出去的小宫女问:“公主今日去了何处,天都擦黑了,身为贴身伺候的宫女,怎么不知叮嘱公主用晚膳?”

    他声色俱厉,小宫女吓得跪下,忙道:“公主最后去了勾栏,进屋前明明点了一桌菜的,奴才也不知公主为何没有用膳!求公公饶恕!”

    去了……勾栏?

    他失神地看向寝宫,让小宫女去伺候公主,没再多说什么。

    回到配房休息,后面的东西还在动,他却管不得了。

    王慕才想,他真傻。

    但他还是喜欢公主,愿她开心。

    原本还想把那欲为公主送来健壮男人的太监逐出苍林宫,现在想想,若是公主喜欢,他拦住这一个,又能拦住其他男人吗?

    罢了,罢了……

    他这一颗心,算是彻底栽在公主身上了。

    只愿公主日后有了别人,偶尔还能想起他来。

    他毕竟……只是个太监啊。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