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棒被妹妹看到了!_御书屋

      刚起床,林溪穿着条睡裙,缎发披散在肩上,领口很宽,两抹白腻浮现出冰山一角,若不带旁的心思去看,会觉得肉肉的两只小白兔挺美,可加上中间的沟,和明显凸出来的两个尖尖,就很难让人不起旁的心思。
    林效虽然是哥哥,但也是男人,年轻力壮,血气方刚,  又是在早晨这种时候,当兵叁年母猪赛貂蝉,这话不是说说的,而且林效当兵可不止叁年,此时面对妹妹青春鲜嫩的身体,积蓄多年的荷尔蒙翻涌不休。
    自己把脸上的印迹胡乱擦了,林效胡乱找了个借口回房间去了。
    林溪发现这个突然出现的哥哥只要心思异常了就会躲起来,比起她来更像个大姑娘。
    在军营接触的女人少的关系吧!
    该不会还是个处?
    都二十七了,还可能是处吗?
    不知道便宜了哪个浪蹄子!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林溪点开抽奖盘,淫荡值仍旧只有3点,捉急……
    一大早的周小宝就打电话来催,还附送一个榔头敲头的小表情,十五岁的小姑娘,不用化妆也很漂亮,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女孩子有一双漂亮的眼睛会很吸引人,她的眼型像杏眼,眼白和瞳仁的比例恰到好处,纯净而又灵气,却少了勾人的媚。
    林溪把眼尾画长,向上微微翘起,又剪了双眼皮贴把一双标准双眼皮贴成有点内双,水汪汪的,醉人心魄,就像狐狸的眼睛一样勾人,那种媚被人为的营造出来了。
    林溪只把眼睛修饰了一下,其他没有弄,及肩的头发松松散散地披着,衬的脸小小的,清纯中又带点勾人的媚,正是花骨朵初初绽开的时节。
    ··
    军营里并不管制手机,除非在执行特殊任务,林效的军衔是少校,自由度就更高了,但他却不爱把眼睛时时盯在手机上,一开始是克制,后来成了习惯。可现在躺在床上林效却迫切的需要用手机转移注意力。
    因为某个隐秘部位正在不断的提醒他,它的亢奋。
    林效拍了拍翘得老高的老兄弟,吃兴奋剂了?大早上就没完没了的挺出来。
    老兄弟被拍的非常不爽,抖了抖表示抗议。作为一根有追求有梦想的肉棒,追求的是天天吃肉,梦想的是天天炖肉,无肉不欢的我你却让我吃了二十七年的素,偶尔才给我用五指姑娘加餐,没带着两个行囊离家出走就够可以的了。现在美肉当前,老兄弟我只是有了点想法,你就拍我……
    老兄弟怨念很深!
    拍了几下不管用,林效索性就让它硬在那里不管,拿过手机翻新闻看,思绪纷乱的看不进去,耳畔好像还有少女用软糯的音调在喊哥。
    扔掉手机,林效做起了俯卧撑,只是老兄弟把帐篷撑得太高,做俯卧撑时顶端一戳一戳的戳在床上,搞得像在练铁头功一样。
    林效一个轻捷地翻跃下床,朝卫生间走去。
    握住,撸动!白炽灯下愈发显得林效手里这根东西是多么的巨大,皮表下盘绕的粗硕经络无不透露出它勃发的欲望。
    五指收紧……坚硬抵在手掌心里,愈来愈快。
    甚至带了点粗暴。
    拇指和食指夹击,进一步刺激着勃发的欲望。
    忽然,林效眼神变得灰浊,空出的一只手撑在瓷砖墙壁上,手臂上一条条肌肉坟起,像是虬龙在游动,充斥着狂暴粗野的气息。
    ··
    林溪走到卫生间,顿住了。
    这套房子老装修了,那时候并不注重隔音,所以林溪很轻易的就听到了卫生间传出的轻微动静。
    作为理论经验丰富,实战经验为零的姑娘,一时分辨不出卫生间里的粗重喘息因为什么产生的,略一停顿后林溪情急之下忘了敲门就拧开了卫生间的手。
    入目所见的情景怔在了当场,微微飞起的眼尾旁爬上绯红,美眸眨巴眨巴,紧紧盯着不放。
    在见到林效第一眼的时候,林溪就设想过他的肉棒,想象里不会小,毕竟这么高大英武的男人配根小肉棒委实违和,但事实证明她的想象力还是太贫瘠了。
    林效的肉棒何止是不小,那是能让人喷鼻血的粗大。
    林溪胸膛中的那颗心鼓跳的要涨破一般。
    一时间兄妹俩谁也没开口,空气像是突然凝滞了。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