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校园男神有点爽、_御书屋

      而在这时,林溪双指围拢住龟头一个深度抽挤,插在后庭内的食指同时在某个点上轻轻一压,就在李烺理智即将完全奔溃,肉体欢愉的要飘上云端时,林溪如他所愿,抽出了手指。
    那根还在脉动的青涩凶器弹了弹,正是最硬的时候。
    林溪把那手指伸到李烺鼻尖下,“你闻,你的屁眼也是臭的,所以,低下你高傲的头颅吧!”
    “唔唔唔唔……”
    她是恶魔,毫不留情的,啃啮他的尊严,李烺望着淡黄下女孩愈发精致美丽的脸,气的咬牙切齿。
    “哎呀看我,玩的太投入,我都忘了你现在说不了话。不过现在先不给你解开,我怕你接下来叫的太淫荡,招人来围观。”林溪用矿泉水洗干净手,体贴的说道。
    她要做什么?
    她又要做什么?
    李烺再无法冷静。
    可为什么抗拒的同时隐有期待?
    内车队下,李烺颀长匀秀的腿微微分开。
    林溪看到了他细微的动作,神情轻嘲。
    李烺羞的立马闭紧腿。
    林溪在装蔬菜的大环保袋里掏了掏,掏出一根最粗的黄瓜,黄瓜还带着新鲜的棱刺,拿到李烺面前给他看,“多新鲜啊,给你用也不算浪费,用完了我还能喂给你吃。”
    看着又粗又长的黄瓜,以及一粒粒尖起的棱刺,光想想要用它,李烺就感觉屁股疼的不行,再想想还要把它吃掉,胃里又一阵阵翻涌,李烺仿佛看到林溪头上长出两个恶魔角,向他嚣张的招摇。
    黄瓜炒鸡蛋,凉拌黄瓜这些李烺都很爱吃,但他发誓,从现在起,再也不吃黄瓜了。
    林溪举着黄瓜在李烺菊花口比划,浅褐色的小菊花紧紧缩起,看一眼李烺吓到发白的脸色,林溪叹了口气,说:“看你的样子好像不太想用黄瓜。”
    不是不太想,是很不想……李烺拼命点头。
    万一受伤严重大便失禁可不是开玩笑的。
    林溪拿出勾线笔,在李烺大腿内侧写下一行字,取掉李烺嘴里的毛巾,让他念。
    看到字的内容,李烺拒绝念出来。
    林溪也不催,等了一会儿悠然开口,像是在说给自己听,“当着无数人的面玩肉棒想来会很刺激吧,尤其是迷妹很多的校草,她们应该也很想看看校草肉棒被玩是什么样的吧。”
    李烺咬牙,“我念。是不是我念了你以后就放过我了?”
    林溪,“我只能保证悄悄的玩。”
    林溪,“转校就别想了,不然你会后悔的哦!想想李煴……”
    林溪,“十四岁的男孩子,鲜嫩可人就不用说了。”
    李烺刚刚就在想转校的事,可听到林溪的话李烺不敢赌,她既然能无声无息就让他全身没力气,谁知道还有什么样的莫测手段,他一个人遭‘毒手’也就罢了,不能把弟弟李煴也搭进去。
    “李烺是林溪的狗。”
    林溪斜眼看他,“有气无力的我听不清。”
    “李烺是林溪的狗。”
    林溪严肃看他,“毫无感情色彩我听着不喜欢。”
    “李烺是林溪的狗。”
    林溪声音平淡,“你是不是在心里骂我?”
    李烺脸一白,嘴唇颤抖,摇头否认,“没有。”
    林溪说道,“以后每天对着我念叁遍,放假的时候你就对着我社交号语音发给我,听到没有?”
    “听……到了!”
    “还有,不能碰其他女人,也不能让其他女人碰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媚媚,对不起,是我辜负你了。
    想到今后再无法拥有媚媚那成熟多汁的肉体,和今后可能面临的悲催生活,李烺生无可恋,说完他便闷着头不说话了。
    林溪原以为驯服李烺要花些功夫,没成想会这么的顺利,莫非是她隐藏了某种特殊天赋?
    “狗最主要的是忠诚听话,现在,你去把它干了。”林溪指着被挤到一旁的充气娃娃。
    李烺终于明白林溪买充气娃娃干什么用了,敢情让他操的。
    对着胶味十足的娃娃,李烺刚刚还神气活现的肉棒蔫蔫的,一点精气神都没有,就像李烺的两条眉毛。
    见李烺垮着脸,林溪毫无负担的下达指令,“掰开娃娃的腿,用你的肉棒干它。这还要我教吗?”
    自己这么坏,自己以前怎么不知道呢?林溪美滋滋的想。
    她其实也不是多气李烺对她的无视,单纯的就是想为小林溪出气,在林溪心里,李烺就是个作者君笔下的npc,npc而已,过分一点又能怎么样,况且她也没有真正的伤害他。
    软筋散好东西啊,居家旅行必备良药,欺男霸女必备神器,有了它,暗恋算什么,一步到位。
    林溪重新燃起了挣淫荡值的热忱。
    精┊彩┇文┊章: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woo18.vip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