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舔·水越多的骚穴!_御书屋

      忽然,胸口一阵湿热传来,原来李烺已经含住了她的乳头,舌尖抵在乳晕上,缠绕着的舔圈圈。
    动作规范,力道适中,完全熟手的样子。
    痒意爬上每一个毛孔,夹杂着一丝异样的酥麻,莫名的让林溪心慌,她想推开李烺,可想到她正在享受女主有过的待遇,林溪就忍了下来。
    “啊……”
    林溪微张着嘴,发出自己从没听过的呻吟。
    李烺握住一边玲珑圆润的奶子,手指不断收拢又松开,变化着角度。白嫩的乳间散溢着少女甜美的馨香,自带辅助功能,催化少年舌头活动幅度。
    李烺的心脏跳动频率加快。
    一方面愧疚对媚媚的背叛,一方面可耻的乐在其中。
    如果说开始的时候李烺还有点心不甘情不愿,那么现在的李烺一切行为都是出于本心。
    努力用舌头和手侵扰小恶女的敏感部位……
    唇齿肆意的吸吮、舔吮、啃吮,这些手段他好像天生就擅长。
    在李烺近于老练的噙吮间,林溪年轻的身体为欲望屈服,痒意萌动,溢出的蜜汁淹没了花蕾。
    难怪冷水媚那么喜欢李烺这张嘴。就连她也不得不承认,李烺这张嘴真的让人很爽,林溪挺着胸迎接李烺火热的嘴唇,湿濡的花蕾颤抖起来。
    李烺吮了一遍又一遍,知道火候差不多了,接下来就该吮她下面的骚穴了。
    “我要亲你的骚穴了。”
    小狗子还敢拿粗言猥语反击她……林溪狐狸眼眯起,“你说谁骚呢?”
    李烺不吭声了。
    十五岁就会用尽手段绑了男人玩他的肉棒,你不骚谁骚?
    可这话李烺只敢在心里腹诽一下,不敢说出来。
    林溪今天在外套里面穿的是白色连衣裙,上身领口下有一排扣子,解开就能露出胸脯,但下身撩起来就能……这条裙子的设计特别适合做坏事,李烺怀疑她早就有预谋好了。
    很快,褪下内裤后,林溪最私密,最敏感的部位首次展露在男性面前,空荡荡的感觉,林溪忍不住想夹腿,深吸一口气,她把腿张大,摆出淫秽的姿势。
    李烺心里冷嗤,摆成这样,你不骚谁骚?
    淫荡值+1
    抽奖盘中间的开始按钮又是可爱的绿色了。
    竟然在李烺身上刷到了5点淫荡值,意外之喜。
    不过林溪并不打算马上就用掉,先存着。
    这时,李烺埋首在她腿股缝中,含住她柔嫩的小花瓣,如同接吻一样,含着吮吸,并啜饮上面的蜜汁。
    “小狗子,主人的小妹妹香不香?”
    林溪用粗言秽语回击回去。
    吮吸着女孩的小花瓣,李烺没工夫搭理女孩的恶意弹性。他没闻到香,只闻到了骚。
    李烺用嘴唇把两片小花瓣压迫成张开的姿态,舌头旋转起来,一圈一圈的舔舐花瓣缝隙内的鲜嫩。
    小狗子这也太会舔了吧……
    这样连续几圈停下来,林溪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就连张嘴逗弄你李烺也忘记了。不断有蜜汁流淌出来滋润小穴,以至于任凭李烺如何的舔吸,也无法舔至干涸,反而是越来越湿。
    李烺的舌头不断舔舐着花瓣,里面的鲜嫩被他舔尝了无数遍,也使足了手段。用舌台研磨,用舌尖抵压,又觉得差不多了,然后李烺把舌头伸入花道之中,就连鼻尖也贴在了裂缝里,舌头灵巧的进出。
    李烺的舌尖明显感觉到花道在不断的收缩,林溪的身体也因兴奋在微微发颤。逐步推进下,这样的结果是必然的,这种事情他在媚媚身上做过几次,驾轻就熟。
    不过林溪流出来的骚水比媚媚还要多。闻着这味道,他也兴奋的不能自己,想把肉棒插进这个骚穴里。
    身体似乎要烧起来了一般,林溪红润的脸颊满是湿渍,烧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看着埋首在她腿股间的少年,恨不得他的舌头再深一点,再快一点……
    欲望已经从萌芽状态快速抽条生长,即将超越理智,
    “小狗子,你的舌头,你的嘴,你的人,从今以后都归我了。”林溪霸道的宣布。
    李烺摸了摸自己坚硬的肉棒,眸色沉浮。
    既然是整个人,那他的肉棒也应该包括在内。忍到发痛的欲望再也按捺不下去,如暴风掀起的海浪,狂烈无比。
    李烺旋转舌头的同时,手在白嫩的股间大力揉捏。舌头沿着肉缝卷住花蒂,又是一番吸吮,逐渐逐渐地往上,微隆的阴阜,光坦的小腹……
    林溪正处于意乱情迷中,忽然感觉到一根硬邦邦的东西往她的小穴里插来,但没有马上进,在口子边研磨,麻酥酥的,挺舒服。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