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溪·我是你永远得不到的爸爸_御书屋

      迷乱中,本来林溪是要扭动着屁股迎上去的,可潜意识里她觉得不对劲,回过神就知道这根是什么东西了,屁股猛然往旁边一挪,摆脱开了,顺便踢了李烺一脚。
    看着李朗,冷声道:“想使坏是吧?”
    李烺被林溪这么一踢,撞在了车门上,肩胛骨一阵剧痛,差点没痛呼出声,本来就是谁也不服谁的年纪,再加上李烺脾气算不上好,被林溪单方面压制了这么久,早积了一肚子火气,李烺把林溪踢他的那只脚扣住,一个倾身,压了上去。
    “小狗子,你要造反么?”被压在下面,林溪脸色都变了。按照林溪的剧本,被李烺舒舒服服舔弄完,回家睡觉。可是现在剧情突然反转,让她猝不及防,从李烺扣着她的力量来看,好像软筋散的药性过了。
    对了,软筋散!
    在背包里。
    林溪伸手去够背包,指尖从包带上划过,够不到,还差一点点。
    李烺掰回她的手,压在颈侧,声音温柔极了,“手别这么不老实。”
    林溪脸色变了又变,打蛇人终还是要被蛇咬了。最坏的结果就是挨一顿操,她只是不甘心把第一次给了李烺。
    对她的心思李烺猜到几分,而这个猜测让他十分不痛快,“让我舔又不让我操,你想把处女膜留给谁?”
    李烺的话直白而又不客气,将林溪隐秘的不堪完全说出来,林溪木僵着脸看他,想去忽略抵在她小穴口,仿佛下一秒就要冲进去的肉棒,却被肉棒喷出来的热气弄的起了丝羞人的渴望,吐出口气,林溪说:“你那个真爱不也只让你舔不让你操吗?为什么你不质问她去?”
    质问媚媚?李烺从来没有想过,为媚媚做什么事情都是理所当然的,他怎么舍得质问她。再说了,小恶女凭什么和媚媚比。
    从他神情林溪能猜个大概,林溪就没打算和他揉碎开掰扯,羞红着脸搂上他,身体和他紧偎在一起,“其实我早就馋你的身体了,刚才让你舔完本就要让你继续做下去的。”
    “踢我那一脚怎么解释?”
    “脚抽筋了吧!”
    “……就当是你脚抽筋了吧!”
    “小狗子,用你的大肉棒操我吧,进入我的阴道,磨擦我的子宫,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我们才是真爱。不过小心点,别把大腿内侧那行字擦掉了,那是我们真爱的见证。”真爱两字林溪咬的很重。
    肉棒头艰难的挤进紧窄的花道口,太紧了,难以推进,听到林溪的话,本来想要一挺而入的李烺慢慢停下来。是了,她早就馋自己的身体了,自己竟还想满足她的渴望……
    真爱,鬼才和她是真爱。
    那行字,鬼的真爱见证,耻辱的见证还差不多。
    差点就如了恶女的愿,幡然醒悟过来的李烺猛的从林溪身上下来,下是下来了,只是高涨的情欲却不肯快快歇下,尤其是看到林溪双腿分开,中间的花谷被他的肉棒戳出小小一个洞口,也在微微张开,水光晶莹,如露滴牡丹开,他的肉棒就精神饱满的很,想继续去冲锋。
    李烺侧开脸不去看,然后听到一阵窸窸窣窣,恶女在穿衣服吧?
    忽然,李烺感觉到身体状态不好了,就像在开车时那样,力气被抽走,浑身软绵绵的没力气,李烺气急败坏的看向林溪,“你又对我做了什么?”
    林溪笑了,“狗咬主人,当然要惩罚一下喽。”
    李烺捏了捏拳头,不甘心地问,“你刚才说那些话……故意的?”
    林溪看了他一眼,淡淡的笑,把带着点体液味道的内裤扔到他脸上,拎起自己的东西拉开车门跳下车,回头过头笑容飞扬,“我是你永远得不到的爸爸。”
    ··
    冷水媚坐在李烺家的客厅里,看了好几遍时间。
    电话不接,信息不回,李烺搞什么名堂?那么听话的小奶狗玩起了失约,这让冷水媚挺不愉快的,心里已经打好了质问的腹稿,就等着李烺俯首认错,更加卖力的侍弄她。
    李烺的那张嘴啊,真的让她爱到不行不行的,每次都把她舔的欲仙欲死,想到和李烺在一起的画面,腿心又开始痒了。
    冷水媚刚要再看看时间,复式楼二楼的房门开了,李煴下来开冰箱拿吃的,见到坐在客厅的冷水媚,李煴没有要打招呼的意思,径自走了过去。
    看着少年已经抽条的身体,和那比女孩子还要精致的脸蛋,不禁咽了咽口水,说:“李煴,你哥有没有跟你说几点回来?”
    李煴拿了吃的就往楼上走,头也没回:“不知道。”
    “总吃这些速食对身体不好,我给你叫外卖吧?”
    “我更不喜欢吃外卖。”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