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哥哥看光光了。_御书屋

      ··
    “咳咳……”
    “等着,我去给你倒水。”
    还是个孩子呢,吃个饭还能呛着,林效先去倒水,回来又给林溪拍背。林溪敢说,就照这两天林效的做法绝对是好哥哥的模板,这也是她不忍心破坏这份单纯兄妹情的原因之一。
    下午两叁点,林溪果然收到一份快递,粗粗长长的擀面杖打磨的十分光滑,林效也看到了,问她是不是想吃手擀面,林溪就坡下驴答了是,回到房间林溪就脱掉内裤,给私密的腿心部位来了个特写。
    点击发送。
    附带第一句:我是你永远得不到的爸爸。
    附带第二句:除非你喊爷爷。
    淫荡值+1
    林溪冲着手机笑,开心的打滚。
    而收到林溪这条消息的李烺脸越来越黑,什么毛病,小姑娘的,喜欢听别人喊爷爷。
    再看那张图,肉瓣招展,两片小肉翅可爱的生长在肉瓣内,也同样在招展,像素太高了,形状细节都拍的一清二楚。那幼嫩的颜色像粉红色的樱花瓣,尽显少女初长成的美,又有着女人特有的欲感,浑然天成,牢牢地抓住男人的眼球。
    那个小小的肉洞,他的肉棒曾插进去一点,肉褶紧环在龟头上,感觉太过强烈,过了几分依然记忆犹新。
    李烺深吸一口气,脸更黑了。
    他竟然会觉得林溪的小妹妹可爱漂亮……
    他竟然会怀念插她小妹妹的感觉……
    李烺发送出一行字:你当我稀罕啊?
    林溪回复:我怎么听着有点口是心非之嫌?
    李烺输入:错觉。
    林溪回复:直觉。
    李烺把手机摔到沙发上,原地转了几圈,又拿起手机输入:哪个女人没有逼,你的连媚媚一根毛都不如。
    林溪回复:老黄瓜专治贱人。
    李烺又摔了手机。
    ··
    林溪开心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小婊砸,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走到厨房,林效正在擀面,穿着一身舒适的家居服,林溪给买的,可是林效的腿太长,露出一截小腿,看着不太合身,袖子被林效卷起来,手臂上坟起的遒劲有力,不但不觉得违和,反而有一种别样的吸引力,林溪伸手在上面轻轻抚过,见林效朝她看来,做贼心虚的缩回手,“我就是想感觉一下你的肌肉是不是如看起来那么硬。”
    林效把整条手臂伸给她,林溪瞄他一眼,用她细白的爪子圈住,捏了捏,这肌肉怎么练的,也太有手感了吧!
    窝边草长得太好,她这只兔子快要把持不住了。
    林效站在那里,有些心不在焉起来,妹妹对他似乎……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事儿,他把手臂给她,就是为了深一步的验证,验证后的结论他的猜测应该没错。
    他和妹妹相处不多,关系并不亲密,但这次回来妹妹明显对他有了点不同于亲情的绮思,或许该回部队去了。可一想到妹妹身边的小崽子们可能在觊觎她,林效就放不下心一走了之。
    老父亲有操不完的心呀!
    林效收回手继续擀面,手臂上被捏过的那一段似乎还残留着女孩手指的热度,有点微微的痒,有点微微的麻,还有点微微的热。
    林效收敛起心神,专注于手上的事。
    ··
    暑假的生活就在林溪每天给李烺发发私密照,气一气他,又垂涎一下林效的男色中慢慢过去。
    偶尔再和周小宝闹闹嘴仗,林溪闹的开心,却不知道周小宝的痛苦,天天迈着左腿五十斤,右腿五十斤的沉重双腿锻炼,体重依然稳如泰山,周小宝同学深深地悲伤了。
    周小宝:“减肥失败,我想死。”
    林溪:“死吧死吧,我会给你临终关怀的。”
    周小宝:“听到你的话,我特么又不想死了。”
    林溪:“听说胖的男人肉棒都不会大,要不你给我看看你的肉棒吧,喂……周小宝,你还在吗?装死,我挂了!”
    扔掉手机,林溪看着抽奖盘,  淫荡值刷到了10点,林溪决定把它挥霍了。
    沐浴净手,林溪点下开始,双手合十,祈祷能够好运,抽奖盘快速转动,最后停下一个打着问号的箱子上。
    外出拜访退伍战友的回来的林效刚进家门,就听到妹妹在房间里飙粗话。
    林效没有多想,推开本就微开着的房门,这些天来,为了避免兄妹俩不必要的绮思,林效从未踏足过妹妹的房间,这次情急之下就顾不了那么多,直接冲了进去。却在见到房间内情形时呆住了。
    只见妹妹躺在床上,身上一片寸缕都没,纤瘦玲珑的少女身体毫无保留的被他收进眼里,胸脯不大,却鼓胀胀的,白的仿佛会反光,而上面隆起的粉尖却如花枝上最粉嫩的那一段,鲜嫩的让人恨不得去舔,去咬。
    下身的小穴颜色同样的粉嫩,绝对有那种将男人隐藏在深处的欲望和狂暴等属性激发出来的能力。
    身为男人,乍然看到这么一具让人怦然心动的青春肉体,都做不到无动于衷,抛开亲情,不谈爱情,林效也只是个男人,还是个憋了二十七年的男人,林效的身体比大脑更快一步的做出了反应。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