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跑了。。_御书屋

      年轻的爸爸看出点门道,却不好对儿子说,“叔叔他在感受水的温度。”
    水的温度?嗯,温温的,很舒服。可是为什么叔叔的表情不像是舒服的样子?
    男童还想问,可是他爸爸挡住他的视线和他说起了另外感兴趣的事,这个疑问很快被男童忘到了脑后。
    她是妹妹,她是妹妹,林效一直提醒自己,可这提醒更像在极力说服。
    效果嘛,肉棒越来越硬了,不太满足于轻微的摩擦,更想……情欲迷了心窍,快感麻痹了大脑。
    林溪嘴巴双手过足了淫瘾,浮出水面换气。
    林效拉住她,阻止她再沉下去。
    林溪拨拨他的手,“干什么,我还要练憋气呢!”
    林效的手稳如磐石,“你那是在练憋气吗?”
    林溪反问,一字一顿的,“那你说我在练什么?”
    再说下去,那点心照不宣的暧昧就要袒露在阳光下了。
    林溪搂着林效的脖子,笑的像个胜利者。
    林效咬咬牙,没把她扯下来。带来刺激的不单是唇与手,因为人。
    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了林效所能控制的,转业这事儿还需斟酌。
    远处的泳池传出女人的尖叫,没一会儿就围聚了好些人,林溪也要去看看,林效拧开饮料瓶盖递给她,林溪做了个o的唇形,又舔了舔嘴唇,林效目光凝结成冰,冷冷的看着她,拧回瓶盖,顺便收回手。
    林溪:不给喝就不喝,回去她要喝牛奶!
    事情都不用林溪打听,从周围人七嘴八舌的谈话里,林溪就拼凑出了发生的事情。
    有小孩溺水了,人工呼吸也救不回来的深度溺水。小孩的妈妈,也就是一开始盯着林效下身不放的那位大姐,玩手机玩的太投入忘了看着孩子,以至于酿成惨剧。周围的人都在谴责孩子的妈妈,那位大姐六神无主只知道哭,还是好心人给打的急救电话。
    家庭矛盾避免不了啦。
    林溪希望弱小的生命能挺过这一关。
    出了这种事,人们都没了下水玩的心情。林溪靠着林效的肩膀,小声问,“她会没事儿吗?”
    孩子是个八九岁的小姑娘。
    林效道,“不好说。”
    十分钟左右,急救中心的医护人员到了,为首的医生经过林溪时,正好在林溪抬头的时候,轻轻扫过他的胸牌。
    主治医师:程想
    程想这个名字在《女王身边的男人》出现频率很高,因为程想和李烺一样,都是女主冷水媚的后宫团之一。
    说到这个程想,真的是个很厉害的人物,用洋气的形容:开挂模式的人生
    程想郦阳市人,普通家庭出生,小学跳级,初中跳级,高中跳级,作者君笔下的这个设定合不合理无从考究,程想比同级人小了四岁考进京市医学院,就学期间就曾在柳叶刀上发表过论文,毕业后分到郦阳省一院急诊中心做实习生,两年时间,在同期实习生还为了临时工与合同工挣扎的时候,程想已经凭着他稳如老狗的手及精湛的技术进入了编制。
    进京进修一年,回来升级为副主任,没过几年主任退休虽然返聘回来,但主任的位置却落在了程想头上。
    不到叁十岁的大主任全国可能就他独一份。可这么厉害的男人也栽在了女主冷水媚石榴裙下,甘愿同好几个男人一起共享冷水媚,林溪觉得很令人惋惜,更觉得有义务把程想捞出来。
    截胡,也算吧,捞进自己碗里就不会觉得惋惜了,嘿嘿!
    现在的程想还没去京市进修,还是个主治医师,成就并不如何亮眼,但程想还有一重身份,女主冷水媚小时候的邻居,从小就喜欢他,之后程想跟随父母搬走也一直没有忘了他,冷水媚之所以到现在还不让李烺睡,是因为她想把处女膜留着,给程想。
    两年后程想进京进修,会和女主重逢,不过女主的处女膜却早被霸道总裁凌均然破掉了。书中对凌均然的性格设定霸道强势,说一不二,李烺做不到的事在他手上完全不是事儿,对女主感兴趣后马上就睡上了,强而有力的肉棒征服的女主早忘了处女膜要留给谁了。
    林溪觉得,征服女主的可能不是凌均然的肉棒,也不是那些性格,而是“总裁”,凌均然有钱,超有钱,李烺虽然家资也丰厚,但和凌均然比起来就成了屌丝。你见过女人不爱总裁爱屌丝的么?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林溪看着程想等医护人员在给溺水女孩做抢救,人是救醒了,但之前的不专业急救造成了控水,胃内容物反流,女孩被抬进了急救车。
    争分夺秒的抢救让程想分不出一点时间看其他地方,急匆匆来,急匆匆去。
    发生了这样的事,林溪也没了和林效在泳池玩吃棒棒的游戏,兄妹俩换上衣服往外走。
    出来时天有些黑了,林溪提议去吃烧烤,林效开车,带着她来到一家看起来环境不错的烧烤店,林溪主动去点菜。
    每当老板娘把烤好的食物端一盆上桌,林效的脸就黑上一分。
    烤韭菜,烤羊腰,烤猪腰,更绝的是还有几串烤猪鞭。
    见林效一声不吭也不动筷,林溪好心提醒,“林效你吃啊,韭菜有壮阳草一说,你多吃点儿,那些腰子你也多吃,吃啥补啥嘛。”
    林效再无法保持蛋定,“林溪,你究竟想做什么?”
    “你真要我直接说出来吗?”
    “你还是……”
    “我说。”林溪打断林效的话,“我想你的大肉棒操我啊!”
    妹妹她,她竟然说出这么淫秽的话语!
    林效蛋定不了,棒也定不了,疾言厉色道,“浑说些什么呢。”
    林溪倔强的看着他,“我没浑说,就是实话实说。”
    他无声地叹口气,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由不得他再逃避下去,或许这次请假回来本身就是个错误,“我是你哥。”
    “我知道。”肉体上的哥哥,灵魂上可不是。
    看看这坦率的样子,林效心情复杂,像坐过山车一样高低起伏。
    扪心自问,他不想吗?没为她的话肉棒搏跳吗?
    可是——
    她,是妹妹。
    “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学习,别想这些不该想的。”
    林溪把手放到他腿上,爪子轻轻的挠,“可我得不到它,看不进去书。”
    意思就是:想要我好好学习,你就牺牲一下你的肉棒。
    林效望她良久,时间长的让林溪感到不安,该不会气到想打人吧?老板娘端上最后一盆肉串走了,他才听林效开口——
    “这辈子你只会是我妹妹。”
    长兄如父,妹妹走了弯路,作为长兄,必须将她带引回来,而不是放逐欲望,和她一起在弯路上越走越远。
    一抬眼,林效和林溪的眼撞个正着,那双干净清透的眼睛此时含着一泡泪,水雾迷离,林效如同被尖冰击在心头,蓦然一痛,身体的反应比脑子更快,在他伸出手的时候脑子还不愿意发出停止的指令。
    林效把林溪搂进怀里,摁在自己的左胸口,心脏跳动的地方。
    眼神静寂如深海,藏着旁人看不清的汹涌波涛。
    “男人光鲜表面下都有一颗龌龊的心,包括你哥我,所以,别轻易去碰成年人才玩的游戏,你还小,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哥能理解,但控制不了也要学会控制,生而为人,不能太随心所欲。”
    ··
    林溪梦想中的牛奶没有喝到,林效昨晚扔给她一通大道理后在她早上起来发现他不告而别了。
    逃避能解决问题吗?
    林溪会用事实告诉他,不能。
    习惯了两个人相处,突然一个人了,林溪有点不适应。林效说的那些话她怎么会不懂,就如杨至勇,看着爽朗大气,和林效称兄道弟,还不是暗地里使着劲的占她便宜。地铁里从被动到主动揉她奶子的鸭舌帽青年,不也如此?
    林溪不是真的小女生,相反,她有着大胆无畏的灵魂,不随心所欲,但也不会太被世俗束缚。
    兔子没草啃,心情很不好!
    林溪给李烺发消息,“出来玩。”
    一分钟后李烺回过来消息,“没空。”
    这一个两个的,都把她晾一边,随你吧,又不是没男人活不下去。
    这时,杨至勇发来消息,“出来玩吗?”
    林溪回复,“没空。”
    心情好像好点了。
    女人心情好起来的最直接办法就是逛街购物。卡里的钱多的够她挥霍,林溪打车去商场,即将换季,商场里有很多打折活动,林溪拿着看中的裙子正要去试衣间,眼角余光看到个熟悉的人。
    高挑帅气,双眉飞扬,不是那个说没空的李烺又是谁。
    李烺的身边站着个女人,个子挺高,快一米七的样子,身段很漂亮,腰很细,胸很大,穿着紧身的裙子,好身材完全凸显出来,从每个经过她的男人都要往她身上看几眼就知道有多吸引人了。再看脸蛋,媚里媚气的,和她的身材很是相得益彰。
    她是女主冷水媚,在看到女人的那一瞬间,林溪就确定了她的身份,真的很漂亮呢,就是以前的她也不敢说就比冷水媚更漂亮。而且女主身上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的欲就让林溪甘拜下风。
    她的境界比起女主来还有不如啊!
    胸前的那两个大球,连身为女性的林溪看了也是手痒痒。
    特么的,好嫉妒啊!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