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7_御书屋

      爪一蹬跳到了水中。
    她的水性很好,溅起一个水花之后,一条鱼就被她给丢到了岸上。
    小狐狸四只爪有规律的蹬着,三条尾巴晃一晃,看到一条大鱼,悄无声息的过去,一尾巴甩过去,还没等那鱼反应过来,狐狸就已经张大了嘴在那里等着了。
    连续两次得手,小狐狸也骄傲的很,在水中来回游动着,想着要不要再抓一条,正要潜入水底的时候,突然看到水底一道黑影迅速的游了过来。
    看样子是一条大鱼。
    晏安安的爪停顿了一下,在考虑要不要等等把这鱼给抓了,谁知道那鱼眨眼间就到了眼前,凶恶极了,一口咬住了她的两条尾巴。
    只剩下一条尾巴不断地拍打着那鱼头。
    晏安安都要惊呆了,疼的嗷嗷叫,一张嘴就灌了水进去。看着这鱼胆大包天,小狐狸也凶性大法,就要上爪。毕竟她已经三条尾巴了,这鱼肯定是打不过她的。
    然而对上那双鱼平静的眸子,晏安安不知道怎么的被惊了一下,然后就见鱼就那么离开了。
    小狐狸恹恹的上了岸,整只狐狸湿漉漉的,她扭头看看尾巴,其中两条尾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秃了一小节。
    她气的不轻,抬爪恶狠狠的踢了一块石头下水。
    鱼肯定还是要吃的,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当然要吃到嘴里。
    晏安安就地点了火,一边烤着鱼,一边烤着自己身上的毛毛。
    只是可惜没有调料。
    就在鱼变得焦黄散发出香气的时候,一道脚步声响起。
    小狐狸一转头,就对上了徐建白那张清冷无波的脸。
    她一半身子毛毛被烘干了,一半依然是湿漉漉的,狐狸尾巴也秃了,就那么出现在徐建白眼前。
    小狐狸恼羞成怒,恶向胆边生,叫道:“你看什么看!”
    徐建白看着她这个样子,竟然罕见的弯了下唇角。
    那一笑仿佛初雪消融,天地春色与他相比都少了几分颜色。
    小狐狸塌着狐狸耳朵,鱼都要烤焦了,把尾巴毛秃了的那部分藏了藏,然后重重的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高兴。
    徐建白走到小狐狸旁边,把鱼给放了下来,把小狐狸给转了一下,烤另一边毛毛。
    晏安安那时实在是有些心惊胆战,虽然平时皮的很,但是现在半点不敢不老实。
    她怕等下受罚,于是绞尽脑汁在想借口:
    “我下水潭洗毛,有两条鱼也咬了我的尾巴,我就把他们给抓了,这算不算是一报还一报?应该的是吧!这符合、符合……”小狐狸歪着脑袋仔细想了想,确定道:“符合道法自然!”
    徐建白轻飘飘的瞥了她一眼:“你确定是这两条鱼咬了你的尾巴?”
    小狐狸也跟着往那两条   鱼那边看了看,鱼虽然不算小了,但是咬她尾巴咬成这样,估计还差点火候。
    然而,小狐狸昂着脑袋,很是坚定:“就是他们!”
    徐建白看了眼死无对证的两条鱼,罚了这只小狐狸去饭堂擦一月的桌子。
    晏安安在睡梦中一边擦着桌子,一边后悔自己都没有吃到嘴里,就受了这么大的惩罚,简直是冤死。
    她隐隐约约知道这不是真实的,是在梦境中,待反应过来之后,小狐狸顿时一摔抹布,不干了。
    小狐狸大摇大摆的走出饭堂,打算再去后山把那条黑鱼给抓出来,刮了鱼鳞,让他敢咬秃她的尾巴。
    然而刚刚去了后山,就见徐建白正站在水潭旁边,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风吹起他道袍的袍角,看上去仙风道骨的很。
    听到动静,徐建白转头,见是她来了,有几分讶异:
    “怎么来了这里?”
    晏安安已经知道是在做梦,胆子大的很,见他还是这样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顿时露出凶狐本面:
    “要你管!我自己的梦我爱去哪去哪!你成天冷着脸对我,我欠你钱了吗?你刚刚还罚我去擦桌子!我吃鱼有什么不对吗,我是狐狸想吃鱼就吃鱼,这叫生物链!”小狐狸嚣张的道。
    徐建白愣了一下,像是没想到这小狐狸竟然敢这么对他说话。
    擦桌子?徐建白回忆了一下,恍然。
    大概是这小狐在睡梦中进入回忆,误闯到他这来了。
    这么多年过去,她竟然还记恨着当年不让她吃鱼?
    徐建白看着面前女孩瞪圆了眼睛指责他,像是忍了很多年了,不自觉的笑了下。
    小狐狸见他不说话,更是得意:“怎么了,没话说了?不懂了吧,生物链是什么你不知道吧!”
    徐建白想说他懂,然后就见这只小狐狸靠近他,那张精致漂亮的小脸几乎要贴上来。
    她小声嘀咕:“让你把我丢在地上,现在做梦还不是落在我手里了!”
    丢在地上!徐建白心头猛地刺痛,面色顿时白了下,几乎神魂不稳,他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
    一转头小狐狸已经亲了上来,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