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2_御书屋

      安顿时皱眉,看样子对着枚丹药的很是抗拒。
    城隍大人什么都好,唯独做的丹药实在是太难吃了,她的小伙伴山猫都觉得难吃的那种。
    徐建白看她这个样子,手指顿了下,转身找了找,只从匣子里找出了仅剩的一小块冰糖一样的东西,两样一起递到了晏安安的面前,
    “是我不好,下次不会这样了。”徐建白摸摸她的发丝,道。
    晏安安顿时抬头,发现他竟然是认真地,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他好。
    倒也不必……
    其实她还是挺喜欢亲亲的,又不是他一个人想要。晏安安从他手心拿走了冰糖和药,两样一起吃下,顿时整张小脸都皱起来了,又苦又酸又甜,真的要了命了。
    算了算了,她觉得以后还是不要亲亲的好,她妥协了!!!
    徐建白安抚的摸着她的后背,等着她吃完。
    晏安安吃下去之后,缓了缓,抬眼正好看到了徐建白之前打开的那个小匣子,忍不住凑过去看看,
    这该不会是大人的糖匣子吧?每次等着她吃药的时候,就往她嘴里塞一颗,仿佛这样就不苦了一般,可惜现在大人一颗也没剩下了。
    现在冰糖哪里还有这样的吃法了,晏安安想了想,从自己的袖里乾坤中拿出了好多色彩缤纷的水果糖,将刚刚那个匣子给填满,
    徐建白站在她身后看着她,见小狐狸转身,用她的糖塞满他的地方之后,认真的对他道:
    “你以后也不要再吃冰糖了,换换口味,看看我给你的糖是不是更甜一点?”
    徐建白看了眼他的匣子,也没有说那不是冰糖,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摸摸她的脑袋。
    陪着大人办公了一会之后,实在是困得要睡了,徐建白看了她一眼,把手中的公务放下,把她变成小狐狸,抱到了自己的房间。
    晏安安还处在半睡半醒之中,感觉到自己在大人怀里,迷蒙着道:“大人忙完了?”
    徐建白低头,小狐狸此时的样子格外的可爱,徐建白笑了,伸手挠挠她的下巴:“没有,你要起来和我一起吗?”
    小狐狸思想上挣扎了一下,身体倒是格外的果断,闭上了眼睛,一副睡死过去的样子。
    徐建白站在床前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小狐狸   睡在他的枕头上,看上去安静又听话,他不由得想起以前,以前在他的道观中,这小狐狸总是想一些奇奇怪怪的理由,叼着枕头来到他的房间,义正言辞的表示自己要借住一晚。
    他那时候把她给赶出去,这小狐就站在他的门槛上挠门,划拉划拉的,一晚上要是不理她,也不知道会在观中闹出什么妖来,罚了她她还生气,生气又委屈,一只小狐狸气哼哼的拖着尾巴,被气得要哭的样子,看上去竟也有几分可怜又可爱。
    所以经常,也会被这小狐给得逞几次,睡在他的床边,就占一点点的位置,只有那时候她才格外的听话。
    那天这小狐又叼着枕头来了,外面下着大雨,不好再放她去门槛上睡,正思索着,就见那狐厚着脸皮把她的枕头摆在他的旁边,认真的提议:
    “要不以后你就把我的枕头放在这吧,反正我我每天过来,免得我拖来拖去怪麻烦的。”
    徐建白简直要被这狐狸气笑,允许她来一次竟然还当做是应当的了。
    他冷着脸没收了她的枕头,勒令她回去,就见那小狐站在原地,震惊的看着他,许久之后,自怨自艾的蜷缩成一团,趴在冰冷的地面上,那双黑亮的小狐狸眼睛湿润极了,
    “你就收留我一晚吧,我好怕打雷,我度雷劫的时候被劈的差点要死了,好不容易活下来,我害怕的……”
    徐建白本打算不留情的把狐狸丢出去,然后就看到这小狐眸中竟然真的带着惊惶,外面的一个霹雳下来,她条件反射的一抖,尾巴盖住了自己。徐建白垂眸,那毛茸茸的一小团,看上去无助又可怜极了。
    最终,他还是默认她留在房间里。
    小狐狸厚着脸皮,半夜偷偷摸到了他的床上,挤在了他的旁边,说地面太冷了,她怕冷。
    徐建白又想丢她下去,谁知这小狐狸抽抽搭搭的,说要不是被他给强行带上山,她现在就在家里睡着,她家里富裕爹娘疼爱,现在一定是高床软枕,什么时候会睡地面?
    越说越委屈,眼看着又要哭,徐建白忍了又忍,紧紧皱着眉头,放任了她在他的床上。
    第二天醒来时的情形徐建白现在仍然记得,天光刚亮,他习惯的起身,就感觉身上被什么压住,漆黑如锦缎般的发丝铺在他的胸前,小狐狸大概是睡着之后又热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化成了人型,正抱着他的胳膊睡得香甜……
    夜里城隍庙的雨越下越大,雷声阵阵,连窗户都被映的亮如白昼。
    原本打   算去继续办公的城隍大人最终还是停了下来,站在了他的床前,迟疑了片刻,伸手抱住了小狐狸,将她的脸埋在自己的怀里,捂住她的耳朵,免得被雷声给惊到。
    怕打雷……这些年到底是怎么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