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2_御书屋

      一次,晏安安已经忘了自己是又犯了什么错了,她那时候在山里犯得错多了去了,一件件的记不过来。
    她被罚的很重,抄写了好久的书,最后她恼了,想要报复,但是又不敢打砸,怕到时候被徐建白打,于是整只狐狸咬牙发狠,当即给自己剃了个头。
    头顶的毛毛被自己剃的如同狗啃的一般,参差不齐,乱糟糟的一团,就这么昂首挺胸招摇过市了一圈,最后出现在正在讲经的大殿中,坐在了徐建白不远处的蒲团上。
    徐建白那时神色不动,瞥了她一眼,当即瞳孔就缩了缩。
    大殿中其他的小道士们也跟着纷纷压低声音笑了起来,最后笑声越来越大,晏安安就坐在蒲团上,整只狐狸理直气壮的很,三条尾巴摇摆着,看上去格外的张扬。
    徐建白训斥了弟子们,然后看向了那只狗啃脑袋的狐,眼角抽了抽。
    晏安安见他那凌厉严肃的目光看过来,顿时坐的端正了些,狐狸尾巴盖住了自己的爪,略有些心虚,虚张声势的率先道:“你弟子们做什么笑我?没有定力,又实在是失礼。”
    小小的一只毛绒小狐,摆出那副架势装腔作势的,看上去更是可爱好笑了。
    其他弟子们憋得脸都红了,被徐建白冷冰冰的一眼给瞪了回去。
    晏安安那时候紧张的爪都抓住了蒲团,生怕下一刻徐建白就要抬抬袖子一下子把她给挥出去,毕竟有弟子就是这样被挥出去的,晏安安见过,印象非常的深刻。
    幸好这个道士的涵养非常不错,即使是她这幅德行,依然安稳的坐在原处,徐建白移开目光,仿佛多看她一眼都是折磨。
    等着弟子们都走了之后,晏安安也跟着起身,抖了抖尾巴,就准备撒腿跑,谁知道还没等跑,就已经被定在了原地,眼睁睁看着徐建白朝着她走了过来。
    小狐狸仰着脸,看着穿着一身道袍的清冷俊逸的道士,尾巴也不摇晃了,心虚的叫道:“你干嘛?我要去吃饭了。”说着挣扎了两下,“再不去饭堂就没吃的了!”
    徐建白俯身,拎着她的后脖颈把她拎起来,一只袖子盖住了她的脑袋,就那么把她整个裹在其中,带回了房间里。
    晏安安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敢轻举妄动,但是嘴里却不断地给自己狡辩道:“你做什么抓我?是,我是剃了个毛,但是你要知道,狐狸总是要剃毛的,大春天的,怪热的。”
    说着,小狐狸声音也小了下去,知道自己说的不太在理。
    徐建白声音不带情绪,哦了一声:“怎么,四月份的天热着你   了?”
    小狐狸悻悻的闭上嘴。
    等着到了房间里,徐建白把小狐狸随手放在一个篮子中,然后找了找,拿出了剃刀,挽了挽袖子朝着她走来,
    晏安安:!
    小狐狸圆睁着眼睛,想要往后退,爪子搭在篮子上,叫道:“你做什么!你拿刀做什么?我没犯错!那时我自己的毛毛,我想剪就剪了,你管不着我!”
    徐建白眸色沉静,半点也不为这只小狐的叫嚷所动,他坐在她旁边,摸了摸她的脑袋,有些难以忍受的别开了眼。
    他声音清凉的道:“既然热,不如全剃了,我看着也轻快些,省的成天掉毛,你还要天天清理。”
    是的,晏安安掉的狐狸毛都是自己清理的。
    一到了换毛的季节,简直是灾难。尤其是晏安安叼着枕头想要去徐建白房里睡的时候,徐建白这个人刁钻的很,特别的严苛,他房里一根狐狸毛都不许有,一根!都不许有!
    可怜的小狐狸只能趴在他的床铺上,一根一根的收拾好。
    不过这也没什么,小狐狸想,反正她基本上天天受罚,一受罚就打扫卫生,总该是她打扫的,自己的毛自己整理,应该的。
    晏安安听到徐建白要剃光她的毛,顿时震惊了,狐狸耳朵压平了看向徐建白,颤着声音问道:
    “徐、徐建白,你不是认真的对吗?”
    徐建白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转了转剃刀,语气冷淡:“你是想要把毛全剃了,还是化成人型,以后规规矩矩的梳妆?”
    晏安安鼓起勇气道:“我不!”
    对上徐建白的目光,又有些后悔,小声道:“我喜欢这个发型!”
    徐建白低笑一声,抬眸看看她,拿起剃刀:“那我给你换个更凉快些的?”
    小狐狸:“不用了吧……”
    徐建白手指在小狐狸那柔软的一头毛毛中摸了摸,摸到不整齐的地方的时候,皱了皱眉,开始给她修理起来。
    晏安安被定住了没有办法动,只能忍耐的停留在原地,时不时的盯着近在咫尺的俊颜看。那冷冰冰的面孔,此时带着认真,眸子中满满的都是她,,那么仔细的帮她修剪毛毛。
    小狐狸的思维开始发散,这剃刀为什么放在徐建白的房间,是用来做什么的?难不成是剃胡子的?想象着这剃刀刮过他下巴,那面无表情的样子,莫名的感觉有些亲密。
    徐建白正拿着剪刀修剪着,就听小

- 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uk